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全班都被召唤到异世界去,只有我被留下来> 第一卷 9 原来敲脖子真的管用

第一卷 9 原来敲脖子真的管用

就在夜兔答应刑警大叔的要求打算救出人质的时候,在教室那里,有一名恐怖分子的同伙前来查看状况。

「哟,这边状况如何?」

「没问题。」

「你是来干嘛的?」

「就只是来看看状况而已。」

「那正好,喂,你代我在这里盯著人质。我正好想去一趟厕所呢。」

「你……这种时候你还有那种心情?」

「又不会怎样?我都快尿裤子了。一下就好啦。」

「……快去快回。」

「嘿嘿,谢啦。我会很快回来的。」

壮汉这么说完便离开教室。

他在出门之后,便带著奸笑回望教室。

「嘿嘿,谁要回去那么无聊的地方?你们就在那里跟人质耗一辈子吧!」

壮汉说完这句话,便朝跟厕所无关的方向走去。

「要去哪里溜达呢?如果开枪会有枪声,要上小妞大概人也已经跑光了。要做什么好呢?」

壮汉这么边走边想,就在这时注意到眼前的楼梯。

他望著楼梯想了一下,接著似乎闪过了一个念头,开口说道:

「去屋顶上看看有多少警察好了。」

壮汉沿著楼梯上楼,快步往屋顶走去。

◆ ◆ ◆

壮汉离开教室去上厕所之后,留在教室里的恐怖分子便开始闲聊。

「真是的,那家伙真会惹麻烦。」

「他最近确实有一点过分了。」

「才不是一点而已。那家伙在之前袭击战的时候,趁乱杀了一个我们这边的人呢。」

「真假,老大知道吗?」

「当然不知道。要是知道,那家伙早就去见阎王了。」

两人这样聊了一段时间之后,跟壮汉交换的恐怖分子开始产生疑问。

「那家伙怎么还没回来?」

「真的太久了。」

「他该不会是呼弄我们,跑出去乱晃了吧?」

「怎么可能……不对,那家伙是有可能这么干。」

「我去找他。」

跟壮汉交换的恐怖分子在说完这句话之后走出教室。

留在教室内的恐怖分子也看著他走出门。

咚!!

「唔……」

就在那名恐怖分子离开教室,身影自门口离开的瞬间,门外传来一声闷响跟呻吟。

这让在教室里的恐怖分子大吃一惊,立刻在原地出声。

「喂,怎么了?有什么状况吗?」

没有回应。

尽管恐怖分子很想到外头确认究竟发生什么状况,但他办不到。因为如果他这时离开,就会让人质跑掉。

虽然人质都害怕地缩在角落,但也不能因此就让这里没人。

正当恐怖分子不知该如何是好,转头望向人质的时候,竟看到一个异样的光景。

「这、这是什么状况……」

仔细一看,所有人质不知为何都发出鼾声熟睡。

这样的光景让恐怖分子难掩惊讶。

毕竟不久之前他们都还面色凝重地坐在墙边。

「真的睡著了?」

恐怖分子狐疑地走向人质,想要瞧个仔细,不过所有人确实都闭著眼睛熟睡。不管怎么看都是真的睡著了。

怎么会这样?这种状况不可能睡得著。而且还不是一个人,是所有人都睡著了。

恐怖分子努力思考,然后得到一个结论。

「是被人弄睡的?」

「说对了。」

「唔啊!!」

下一瞬间,当这个声音传进耳中的同时,恐怖分子的颈部也遭到冲击。

这、这是……

恐怖分子在模糊的意识中回望,看见一名穿著这所学校制服的学生身影。

「你……是……什么人……」

「普通的学生。」

怎么可能?

恐怖分子在将这个想法转为话语之前就失去意识。

◆ ◆ ◆

「这样就搞定了。」

我看著昏倒的恐怖分子这么说道。其实没那么难嘛。

我一开始还想说该怎么下手,结果一个恐怖分子突然跑出来,所以我才在情急之下往他肚子上打了一拳,还好最后通通摆平了。

虽然一开始的那家伙,我只是打了他肚子,不过第二个人竟然有发现我有先让人质睡著,而他努力奖的奖品,就是被我敲脖子。

话说回来,这是我第一次用敲脖子这招,没想到真的管用。虽然实际下手的我这样说有些奇怪,不过我原本以为那是漫画里才管用的招式。以后对付敌人都用这招好了。

虽然大叔希望我能处理得自然点,不过这种状况他应该会设法解释吧。况且我都已经帮忙搞定恐怖分子了,他应该感谢我才是。

正当我让事情告一段落打算回屋顶的时候,挂在昏倒恐怖分子腰带上的对讲机响了起来。

『你们几个,是我。那边没问题吧?』

听到这个突然出现的声音让我楞了一下,盯著对讲机瞧了好一阵子。我全身开始冒出冷汗。

等等等等,我该怎么办?我该接起来吗?不对,如果接起来,就会立刻被人察觉状况不对吧?可是如果不接,对方肯定也会觉得奇怪。

在我为了是否要接对讲机这件事而苦恼的时候,对面的人开始不耐烦地催促。

『怎么了?你们搞什么东西?还不快答话!』

可恶,看来只能接了。

我硬著头皮抓起对讲机。

「久等了,这边没有状况。仍在监视人质。」

『……』

怎、怎样?我有压低声调,用像是坏人的感觉答话,这样混得过去吗?

『你是什么人!!你不是我们的人吧!那些人怎么了!?』

好吧,穿帮了。也是啦,不穿帮才奇怪。

『喂!你们几个快到关人质的教室去,那里有敌人!!』

在我听到这句话的同时,对方也切断了通讯。

我把被挂断的对讲机丢到地上,闭上眼睛想了一下。

这应该代表其他恐怖分子都会过来这里吧?

就在我正懊恼的时候,远处传来快步走下阶梯的脚步声。

可恶,非动手不可了吗?到头来还是变成这样。

「我一定要大叔再给我加叉烧。」

我被迫去思考处理恐怖分子的对策。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