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全班都被召唤到异世界去,只有我被留下来> 第一卷 12 对了,出门飞行去吧

第一卷 12 对了,出门飞行去吧

人有时就是会突然想做某件事。

像是突然很想吃某种东西,想去某个地方那样。

我,神谷夜兔现在就是处于那种状况。

「好想飞。」

我这突如其来的话语,让坐在地上的夏莲露出「这家伙在胡说八道什么?」的表情。

「你说什么疯话?脑袋有病吗?」

她真的说出口了。话说回来,我完全忘记夏莲在我房里这件事了。

现在我跟夏莲都在我房间内看书。从恐怖分子那件事之后,学校就被迫临时停课。由于今天是周六,因此夏莲也不用上学。

至于夏莲为何会在我房间里看书……其实我也不清楚。

她就是突然跑进我房里来,问说「我可以在这里看书吗?」这样。

虽然我也想问她为何特地要跑来这里看书,不过长年相处的经验让我知道就算问了她也不会给我答案,所以我就乾脆同意了。毕竟我也没有理由拒绝。

「没有啦,就只是说说而已。」

我这么说完之后站了起来,将手里的书收回书架。

「你要出门吗?」

「嗯,你可以待在这里没关系。」

「……是喔,路上小心。」

夏莲眼神冷淡地给我如此回应。

仔细一看,她的视线垂到了地面,手也在紧抓自己裙襬。这是她感到有些失望时的反应。

难道夏莲是因为不能跟我在一起感到失望吗?

……怎么可能。我在乱想什么,夏莲才不是那种个性。

「那我走啰。」

我说完这句话便离开房间。

好,走吧,去飞一下。

◆ ◆ ◆

我打点了一下,便从玄关转移到可以飞的地方。

要在天上飞,地点必然会有所限制。因为要是被人看到,那可不是闹著玩的。

如此这般,我现在位在沙漠正中央。至于为什么要选在沙漠……其实我也不知道。

因为在转移的时候,我只有设定是要转移到没人的地方,结果竟然会跑到沙漠来。

这里的阳光好热。沙尘也让眼睛刺痛。

尽管我很想换个地方,但【转移魔法】还挺耗魔的。而且消耗的魔力还会随距离改变。

以我现在的魔力,要绕地球三圈都不成问题,但考虑到回程与飞行时要用的魔力,也不能随便浪费。

而且要换地方也麻烦,乾脆这里就好了。

谨慎起见,我先施展了【气息察知】,接著开始练习飞行。

首先是要怎么飞的问题,这次我决定用【风魔法】来飞。

因为我刚才在房间看书打滚的时候,也在脑袋里查了一下跟魔法有关的东西,结果找到了用【风魔法】飞行的方法。

「飞行。」

在我念出咒文的瞬间,我脚下便出现绿色的魔法阵,同时我也感受到下方有强风吹拂。

只见我的双脚逐渐远离地面,整个人腾空起来。

喔,浮起来了。我感到相当兴奋。

话说回来,让自己浮起来原来是这种感觉。还挺特别的。

我在享受了一下这种独特感受之后,接著便开始试著飞行。

呃,我想想下一个步骤。

我试著想像朝后方吹出强风。只见我的身体随著往后喷发的强风开始前进。

喔,原来是这样。

在知道要怎么飞之后,我便开始享受飞行乐趣。能飞真好。迎风飞行的爽快感真是棒呆了。感觉就像是变成鸟一样。

我愉快地飞行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启动的【气息察知】侦测到有人进入范围。

这种地方竟然有人,而且还只有一个?

会独自在这片广大的沙漠中行走,是遇难吗?如果是那种状况,我好像应该快点去救人才对。

没办法,去看看吧。

我抱著这个想法,往收到反应的地点飞去。不出所料,我看到有个人正倒在地上。

那是一名衣衫褴褛,脸上满是胡须,年纪约五十多岁的男性。

拜托,这种时代还会有这种像探险家模样的人吗?而且还是单独行动?这机率也太低了吧。

「喂,你没事吧?」

「唔唔……□□□□□□□?」

糟糕,我完全听不懂他说的话。

突然听到陌生的语言,让我一下不知所措。

只知道日语的我,根本听不懂外语。我只能从只字片语中勉强听出不是英文而已。

真伤脑筋。这下该怎么办?不理他吗?如果能听懂对方的话也就算了,这种状况我该怎么办?

正当我觉得手足无措的时候,我决定先站起来。

「□□□□!?□□□□□□□□□□!!」

我的举动似乎让对方误以为我要拋下他,只见那名男子紧抓住我的裤管,似乎在激动恳求些什么。

等等等等,我并没有要丢下你的意思!我只是先站起来罢了!

「拜托!别扯了!裤管会被扯破的!」

「□□□□!?□□□□□□□□□□!!」

虽然我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不过我明白以这个人现在的精神状态,很难跟他讲道理。

「真是的!!麻烦死了!!」

「□□□□!?□□□□□□□────」

越来越不耐烦的我,决定将那个紧抓我裤管的男子转移到附近的城镇。

那家伙真缠人。搞得我满裤子都是沙。

我拍了拍裤子上的沙粒。

「换个地方好了。」

为了换地方,我再次施展转移魔法。

这次我转移到了周围完全被森林覆盖的丛林。

这种地方应该就没问题了。

由于刚才转移了一个遇难者,让我消耗了不少魔力。之后不要再多用转移比较好。

我立刻接著施展【风魔法】,让自己飞到天上。

喔,这真是壮观。放眼望去都是满满的绿意。

我享受著自己初次亲眼目睹的丛林风景,接著听到一阵鸟叫声。

我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看见大批鸟群一齐朝我飞来。

啊,不妙。

我连忙转换方向避免冲突。

就在我成功避开鸟群歇一口气的时候,紧接著又有长矛飞了过来。

唔哇,超危险的!!我以毫厘之差避开长矛。

我往长矛飞来的方向一看,看见那里有几名不知是哪个部落的原住民。

啊,糟糕。我这次忘记先用【气息察知】了。

下次得要小心点才是。

我这样反省完自己的错误之后,接著听到原住民激动地朝我喊叫。

「○○○○○○○○○!!」

这样我怎么听得懂?

再次听到完全听不懂意思的语言,让我一头雾水。

这次是什么状况?这次的语言是跟刚才的遇难者不同,不过我一样是听不懂。

该怎么办?我该先随便说点什么吗?

「我没有伤害你的意思!!所以你放心回家去吧!!」

「○○○○○○○○○!!」

我的叫唤似乎惹到了原住民,对方接著朝我丢石头。

真是莫名其妙,我究竟做了什么会被人丢石头的事了?

在我边躲石头边感到困惑的时候,那个原住民接著发出高亢叫声。彷佛像在呼唤什么。

没过多久,便有越来越多跟他相同装扮的人跑来。

我最早看到的那个原住民用手指著我,跟他的同胞不知在说些什么。

只见他们所有人突然转头瞪我。

啊,情况不妙。

在我闪过这个想法的瞬间,那些原住民一起朝我扔出他们手中的长矛。

我就知道!那你说说我到底做了什么啊!!

我连忙飞远避开长矛,同时也判断跟这些人多说无益,因此再次转移。

我这次逃到一座不知是哪里的雪山。

而且还是一座正开心刮著暴雪,保证会让人陷入山难的雪山。

就算说是要找个没人的地方,这也太闹了。待在这里不冻死才怪。

「……回家吧。」

在我转移到雪山的瞬间,我便明白要继续实践飞行已经不切实际,因此我决定回家。

当我转移到家中玄关的时候,正巧遇到夏莲从客厅走来。

「你怎么了?怎么会弄得这么脏?」

「唉,实在是一言难尽。」

夏莲说得没错,因为沙漠的沙尘跟雪山的暴雪,让我全身又湿又脏。

我敷衍了夏莲的疑问之后,便立刻走向浴室。

◆ ◆ ◆

当天晚上,我在客厅看电视的时候,看到一则奇妙的新闻。

『今天上午七点左右,在埃及萨哈拉沙漠失踪的考古学家英迪哥?乔尔斯,在离萨哈拉沙漠有相当距离的城镇被人发现。英迪哥令人费解地表示「我看到一名奇怪的少年」────』

「真的好奇怪喔。」

「啊、嗯……对啊。」

我尴尬地看著那则新闻。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