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全班都被召唤到异世界去,只有我被留下来> 第一卷 27 要坚持把魔法说成变魔术,实在太难了

第一卷 27 要坚持把魔法说成变魔术,实在太难了

没想到差点被龙攻击的人就是夏莲。

为什么夏莲会在这里?这个时间她应该在家里才对吧?

「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才要问你在做什么呢。」

面对我的质疑,夏莲则是看著倒地的巨龙对我提出反问。

好吧,也难怪她会想这么说。跟龙对打的人肯定比较令人在意。

可是我该怎样解释呢?

「呃,打龙吗?」

「为什么是疑问句?」

不确定该怎样解释的我,不知为何用疑问句的方式给出答案。

然用用冷淡眼神吐槽的夏莲,突然脸色大变地喊道:

「啊!后面!!」

夏莲用颤抖的手指指向我身后。

在我后方的巨龙爬了起来,正准备对我吐出龙焰。

「嘎喔喔!!」

龙焰伴随巨龙的愤怒咆哮疾射而来。

不过我早就已经有所准备。

我只是站在原地,让脚往地上一蹬。

「烦不烦啊。」

下一瞬间,我跟巨龙之间出现一道土墙,龙焰就这么被土墙挡在后头。

已经奄奄一息的巨龙,只要土墙就足以挡下它的龙焰。

「你也该死了。」

我隔著土墙这么说完,便用风刃砍下巨龙的脑袋。

之所以特地隔著土墙这么做,是我为了避免让夏莲看到血腥场面而做的安排。

「嘎喔喔……」

虽然隔著土墙没法看见,但我确实砍下了巨龙的脑袋。

伴随著那虚弱的死前咆哮,巨龙开始化为光粒消失。

这次真的解决它了。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巨龙凭空消失,而我松了一口气的模样,让夏莲瞠目结舌。

啊,惨了。我不小心跟平常一样施展技能了。

不对,反正刚才我跟巨龙对打就已经漏馅了。我该怎么解释才好呢?

「呃……这、这是魔术。」

我说出这个颇烂的解释。

「拜托,鬼才会相信。」

夏莲用跟往常一样瞧不起人的语气这么说道。

也是啦,我自己说完也觉得很扯。变魔术这解释太烂了,简直就跟以前大叔会有的想法一样。

我对自己糟糕的解释感到傻眼。

不过到这个时候,我才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还没有做。

「对了,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

我得先设法处理这个状况才是。现在街上肯定已经乱成一团了。

为了替这个状况划下休止符,我创出了一个新魔法。

【您已学会〈技能:删除魔法〉。】

很好。这样就能把城市居民的记忆跟相关事物全部消去了。

为了消除大家的记忆,我立刻开始施展【删除魔法】。

【删除魔法】只能消去我眼界所及的东西。所以我要搭配其他魔法。

我先是用【空间魔法】指定范围。

范围是除夏莲以外,这座城市的所有人。

如果要说为何要将夏莲除外,是因为我猜我在用过魔法之后,我会因为耗尽魔力而昏迷。

所以为了有个人帮我,留下那个人的记忆比较好。最糟的状况下,我认为夏莲也是个我可以告诉她我力量秘密之人。

指定好范围之后,我便用【删除魔法】将跟龙有关的所有记忆,还有相关事物全部删除。

(删除,开始。)

我在心中念出咒文之后,紧接著便感受到浑身失去力气的感觉。这是我魔力迅速消失的证据。

而且我接著突然开始头痛。症状来了。

「咦?等等,你怎么了?」

看到我用手按住头,夏莲靠了过来。

对了,我得先跟夏莲说明状况。

「夏莲……我等等……会……昏一段时间……之后……麻烦你了……」

我努力维持自己逐渐模糊的意识,对夏莲这么说道。

【您已学会〈技能:精神耐性〉。】

就在这个时候,似乎是我努力苦撑的关系,我还获得了新的技能。

真是赚到了。这样我应该可以少昏迷一段时间。

当我对这意外取得的技能感到幸运之后,我也不再坚持。

◆ ◆ ◆

我现在相当混乱。

先是巨龙落在身边,然后哥哥出现,接著哥哥用奇怪的招式解决巨龙,在我正想问哥哥是什么状况的时候,哥哥又昏了过去,让我感觉实在是莫名其妙。

现在哥哥正昏倒在我腿上。因为我想说就这样让他躺在地上也不太好,所以才让哥哥躺在我腿上。

虽然地面让我感觉有些痛,但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虽然我还是搞不清状况,依旧一头雾水,但是……

「我又被哥哥救了。」

我唯一知道的事实是哥哥又救了我一次。

哥哥真是每次都会挑这么刚好的时候来救我。

那个时候也是这样。

那是我在小学被人欺负的时候。当时我还没有反击的胆量,经常成为班上女生欺负的对象。

「神谷,你来学校做什么?」

「你不用再来了啦。」

「你很碍眼耶。」

在放学后四下无人的教室内,我被班上的女生围在中间承受谩骂,而我只能摀著耳朵哭泣。

我不想再这样了。好想死。

就在我几乎要对一切都感到厌烦的时候……

「你们在对我妹做什么?」

哥哥出现了。

哥哥从那个时候就是个有些达观、个性文静的人。

然而哥哥却开始跟那些欺负我的女生吵了起来。

「你们这么做很开心吗?」

「你们这种行为太可耻了。」

「有空干这种事,还不如去找其他事情做。」

「碍眼的人是你们才对。」

这些陆续从哥哥口中说出的话语吓走了那些女生,最后她们通通狼狈地逃开。

确认那些人离开之后,哥哥对瘫坐在地上的我伸出手。

「我们回家吧,夏莲。」

听到这个令人安心的话语,让我再次放声哭泣。而我这个举动害得哥哥不知所措的模样,我至今都还记得十分清楚。

隔天我上学的时候,班上女生就没有再欺负我了。

因为我遭到欺负的景象,已经有照片跟影片在学校里传开。

这一定是哥哥做的。虽然哥哥坚持说自己不知道,但我能肯定是哥哥做的。

因为哥哥实在不会说谎。

由于我遭欺负的状况被摊在阳光下,因此那些身为加害者的女生有人停止了对我的欺凌,也有人匆匆转学。

这次哥哥可能也会努力装傻,但这次我绝对要让他说出真相。

「谢谢你……哥哥。」

我对昏迷的哥哥这么说道。

谢谢你一直照顾我。谢谢你来救我。我最帅气的哥哥。

哥哥明明昏了过去,但在听到我道谢的时候,嘴角似乎微微浮现笑意,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