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拉偏架

武校里除了教文史一类的老师,基本上都是星武者。

不过大多数,都只是低级星武者。

他们没有太好的天赋,也没有足够强的实力,有的是从战场退役回来,也有的是受了伤,不得不留在学校里授课。

但对于普通学生来说,却都是一个高不可攀的高峰,是普通人与超凡者之间深不见底的沟壑。

所以在学校里,老师这一个等级,是完全压制在学生上面——除了精英班的学生。

所以,当有老师冲过来,对着张狂咆哮的时候,四周的学生们顿时噤若寒蝉,不由得悄悄往后退了几步,甚至在后面的人偷偷溜走了。

张狂倒是不怕。

他挺直着背,对着面前咆哮的老师冷笑道:“怎么?我哪里做错了?”

“你还没有做错!”

那老师指着王海洋折断的手臂,“下手这么狠,你说你有没有做错!”

作为武校,任何一名新晋的星武者,都称得上是宝贵的财富,可以被列入年度统计中的重要数据。

而且还是王海洋这种刚刚成为星武者,就学会了技能的人——虽然失败,但并不影响他成为在场老师眼中的天才。

在他们看来,王海洋未来必定能够成为中级星武者,超过他们中绝大多数的人。

这样的人,是人类的中坚力量,也是未来抵御星兽时的重要战力。

至于张狂,虽然实力很强,很厉害,但是不是星武者,在未来就起不到任何作用,只是战场中的炮灰。

一个是显露天分的新晋星武者,一个是现在有点厉害的普通人。

在以星武者身份为荣的人们看来,这个选择题根本根本不需要有任何考虑。

因此,王海洋以星武者的身份欺负普通人他们不在乎,但作为一个普通人竟然敢打伤星武者,那就是“大逆不道”!

张狂来到这个世界18年,很清楚这就是当今社会的环境。

这件事情就算是拿出去说给其他人听,他也是会被大多数的人声讨的人。

不仅是星武者们如此认为,普通人们其实也是在心底这么想。

因为这就是联邦政府潜移默化的纵容,让人们自发的将星武者抬上了特权的宝座。

张狂很清楚,联邦政府之所以如此做,其实就是想让更多不甘心的人成为星武者。

成为星武者很难吗?

是的,联邦总有33亿的人口,但是却只有2亿不到的星武者。

除去与星兽集群对峙的星武者部队,扫荡人类区域内危险星兽的高等治安军,护卫城市的守卫者,捉拿超凡罪犯的搜捕队。

还可以活跃在人类社会中的星武者,数量不足一千万,分散到各个城市里,人数就更是少了很多。

还有从政、经商、教学之类的,剩余的星武者数量就更少了。

那么一旦与星兽发生战争,人类就很难提供足够的后备部队,前方的星武者死掉一批,都无法补充上去。

那么真的想要成为星武者,难度大吗?

并不大。

联邦曾经有过一项研究,人类与星力的契合度高的惊人,几乎人人都有成为星武者的可能。

只是需要极端痛苦的修行,将人类自身的体魄升到极限,将人类的精神升华,随后或多或少的经历一些特殊的“事件”,就能成为一名星武者,跻身成为特权阶层。

条件很简单,联邦所有人都很清楚,但星武者的诞生依然还是少数。

因为有着太多的因素,导致了星武者难以诞生。

怕痛,怕累,贪玩,叛逆,有钱不在意,有权不愿意,担心去前线送死,性格懦弱等等许许多多的因素,导致了星武者的稀少。

越是如此,上面的人就越是推波助澜,让星武者的特权深入人心。

现在闯入现场的老师,在这样的环境下,自然对张狂极为不满,不管王海洋是首先发难的人,而对他咆哮,也就显得很正常了。

但即使再正常,张狂也不会自认有错。

他冷笑着看着面前的老师,哼了一声说道:“一个普通人和星武者战斗,还需要普通人收力?”

他这话一出,顿时就将面前的老师噎住。

就连在一旁哀嚎的王海洋,声音也不由自主的小了许多。

一旁围观的学生们小声的窃窃私语起来,心中也是如此认为。

确实,一个星武者哎,竟然还需要普通人留手收力,说出来都让人可笑。

星武者为什么会成为特权阶层,不就是因为星武者自身的实力在那里吗?

连一个普通人都打不过,也好意思出来嚷嚷?

前方的老师脸色阴沉了下来。

这让他怎么说?

刚晋升的星武者,相对于普通人来说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增长。

无非就是更抗揍,打人更疼一点。

没有经过系统的训练和成长,王海洋还没有资格代表星武者。

以前打不过的人,变成星武者之后,依然还有一定的几率打不过。

张狂这个人他非常了解,毕竟是全满分入学的学生。

无论是体魄强度,战斗意识,格斗技巧还是其他搏斗素养,都堪称是完美。

这样的人物,在入学的时候就已经被学校的老师们有所了解。

可惜再完美,也依然还只是普通人,没有成为星武者,也入不了他们的眼。

但他的实力却已经被很多老师认可,能够击败一名新晋的星武者,说实话,虽然让人吃惊,但细想起来却没有任何的问题。

“少在那里狡辩,学校的规矩你都忘了吗?不允许对他人造成严重的损伤!”

老师闭口不谈其他,只谈张狂所造成的的后果,指着王海洋说道,“他的胳膊,都已经被你打断了!”

张狂冷冷的说道:“胳膊断了也算是重伤?以现在的医疗技术,十天半个的时间,就能治好了吧。”

“我可没有将他的胳膊打粉碎,这一点轻重我还是很清楚的。”

在与星兽对峙的百多年内,联邦什么科技的发展都没有医学发达,骨头断了而已,很容易就能修复过来。

“很好,到现在还在狡辩。”

那老师被憋得没话说,只能强硬的开口道,“既然你认为自己实力强,那么和我来试一试如何!”

“如果你能击败我,那么一切到此为止,但如果你输了,就给我滚到小黑屋里好好反省一下吧!”

这一位老师脱去自己的外套,随手丢到地上,对着张狂招了招手,“过来!”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