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共为魔> 第69章 火祭

第69章 火祭

“膳房在哪儿?”四人在屋顶上吃了一夜的露水,此时天色将晞未晞。

“若是饿了,我让侍者做好饭菜送去你房中。”半落看向芫芜。

“不是,我是想去找缘何。”芫芜起身,“看他用了一夜的时间,有没有鼓捣出什么东西来。”

“摇情,要不要同去?”她又看向摇情,“那小家伙修为不肯用心,做出的菜肴却是难得一见地好。”

“好。”

四人一同飞身下了屋顶,由半落领着朝最近的膳房而去。

可是到了之后,却只见来往忙碌的侍者,而不见缘何的踪影。

“可曾见过一个这么高的小童?”半落走到一个俯身行礼的侍者面前问道。

“回禀主君,不曾。”主君接待了三位来自海外的友人的消息已经通过告示在举国传开,此时听半落如此问话满室的人纵然好奇,却也十分从容。

“去别处看看吧。”半落转身道:“城中膳房不止这一处。”

但是一连看了三处膳房,距离他们的居所已经有数里之远,还是不见缘何的踪影。四人的神色,也越来越凝重。

“不必再去下一处了,”芫芜停下脚步,“缘何定是出事了。”

“我即刻派人搜寻。”话落,半落的身影消失在原处。

“阿芫。”摇情此时的脸色已经趋于煞白,她清楚自己和半落在无启国中的处境,所以明白几日前被人扣上“灾星”之名的缘何忽然失踪意味着什么。她想要宽慰芫芜,却发现不知该如何开口。

“若是有人抓到了‘灾星’,他们会如何处置?”芫芜忽然问道。

摇情听得一愣,但随即反应过来:“会想法设法将其销毁……”

往来城志中原本鲜少有人知道的记载,和主君收留海外来客的消息,几乎是同时在国中传播开来的。

“千年前的那个孩子被往来城主带回去……销毁。”芫芜接着问道:“如今他们不可能将缘何交给你,那会使用什么方法?”

“……火祭!”摇情神色大变,“国中子民害怕受到诅咒,所以从不敢妄动一个人的心脏。”

“但是有一种古老的方法,据说能够减轻诅咒的力量。便是众多人同时做一件事情,通过神火祈告神灵,只要参与其中的人足够心诚,便能一同分担所要降下的诅咒。人数越多,每个人需要承担的诅咒就越少。”

“在何处举行火祭?”

……

无启国古老的祭坛处在整片国土的最南方,与海相接。据说这是上古时期落成的,那时神族还是人族中天生有灵根的一个支脉,三界也并未分立。所以这座祭台,具有上通神灵的力量。

它在这片海滨不知道立了多久,虽然亿万载暴风骤雨的侵袭和无数次滔天巨浪的击打都不曾将其毁去。但是岁月两个字,还是在它身上留下了痕迹,以至于让人看上一眼便能立即联想到“古老”两个字。

芫芜几人赶到的时候,祭坛已经淹没在人海中——这里居然已经有不下万人聚集,摩肩接踵地立满了正片海滨。

“祭!火神!”一声高喝,万人一同跪倒在地。

芫芜得以看清祭坛上的情形,那祭坛不知是什么材料垒成的,呈现出烈火一样的红。而在一片火红之中,瘦小的白色身躯被和祭坛同种颜色的链条绑在一根圆柱之上。

她没有片刻停顿,跃身而起凌于下方众人之上飞向祭坛。

“阿姐!”

“你是何人?”

芫芜落身在祭坛之上,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前者出自正在奋力挣扎的缘何,后者则自祭坛下方传来。

两声叫喊之后,下方虔诚跪拜祷告的万名子民也纷纷抬头看到了忽然出现在祭坛之上的四人。

“那是昏君和妖女!”有人识得半落和摇情,高声喊道:“他们要救走灾星!”

海滨顿时一片混乱,芫芜却顾不得其他,落地之后立即拔出上邪,朝着捆绑缘何的链条砍去。

“砰!”无需灵力便能削铁如泥的上邪被反弹回来。

此时已经有原本跪拜在下方的人跃上祭坛,祭出刀兵攻向四人。

芫芜头也不回,屏息凝神蓄注灵力于上邪,再次向前挥砍。

然而此次颜色诡异的链条仍旧没有丝毫损伤,不仅如此,她整个身子更是被弹得向后跌去。

陵游飞身接住她,同时从她手中接过上邪。将芫芜稳稳放下之后,上邪第三次砍向链条。

第三次,仍旧未见丝毫效果。

“这是怎么回事?”芫芜转头朝半落和摇情喊道,此时二人已经和冲上祭坛的人战作一团。

“那链条一直和祭坛同在,是上古流传下来的。”半落手中的弯月刀一举削掉两人手臂,“一旦启用,要么火祭之后它自行断开,要么需由开启火祭的人亲自打开。”

“那人在何处?”芫芜立即四处找寻,奈何目之所及一片喧嚷混乱,于上万人的流窜中寻找一人,难度可想而知。

一名持剑男子突破了半落和摇情的防守来到芫芜背后,被陵游一掌击下祭坛。

“阿姐救我!”芫芜再次转头,却看见未设任何可焚烧之物的祭坛之上,居然凭空生出火焰。那足有一人高的火焰像是拔地而起,将缘何包裹其中。

“阿姐!陵游哥哥!”最开始燃起的火焰在最外层,距离缘何还有丈余的距离。但是很快,第二圈也迅速升起,和缘何的距离瞬间减少了一半。然后是第三圈……

雾霾一样的黑气自陵游掌心涌出,将已经蔓延至缘何近旁的火焰堪堪压制住。

“这火要怎么灭?”芫芜大怒,上邪横扫向前,在来人前身留下了见骨的伤口。迸溅而出的血液洒在了最外层的火焰上,火势瞬间减弱。但是不过顷刻,再次变成了一人高的火墙。

“要用血来灭吗?”短暂的惊喜过后,一双凤眸之中逐渐显现猩红,“要用多少人的血才能灭掉?”

话落,又一人持剑的手臂被上邪斩断,掉落在火焰之中。那人捂着伤口跌倒在地,亲眼看着它化作灰烬。

最外层的火焰,又有了短暂的减缓。

可是最接近缘何的那一层,却即将冲破陵游的压制。

而缘何虽然不曾被火焰近身,巨大的热浪也已经让他难以承受:“阿姐……陵……陵游……哥哥……”

“你们就这么想死吗?”又有两人跃到了陵游背后,举刀欲砍,被上邪直接贯穿身躯。然后,芫芜才来至近前:“我成全你们。”

“阿芫,不要!”

在摇情的惊呼声中,芫芜将两人的身躯丢入了火焰之中。他们和方才那条手臂一样,转眼便化为了灰烬。至于那附有诅咒的心脏,自然也跟着消失了。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