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客气

临近两点钟,这就看到外面两人下车,从门口进来。

杨光良招呼一声,下面人赶忙上来了。

只触及金克神色,明显感觉对方,没了上次的意气风发。

不自觉和王轩对视一眼,眸底各有情绪,显然觉得似乎是猜对了。

这次还真有什么事儿?

但也觉得金克不地道,如果不是自己死咬着要问,他可就把陆潇潇坑了。

真觉得是小姑娘家家的,所以就不在意吗?

心里虽然有不舒服,不过看对方好像也心情不太好的样子,只能暂时作罢。

先看看情况再说就是了。

一会儿功夫,陆潇潇和金克两人就从楼下上来,倒是看到多一个人,陆潇潇眼神有些意外。

“这位是王轩,你们可以喊一声轩少。”

“轩少大名还是听说过的,不过没见过面就是了。”

陆潇潇一脸笑嘻嘻,倒是不客气。

“轩少好。”

后面金克微微一躬身。

“杨先生好。”

两声招呼,各有恭敬,不怪乎如此,毕竟两位都是能人,也是自己惹不起的人。

就和那边一样。

如果不是他们,自己也不会变成这样,更不会沦落到贩卖祖产这一步,实在是过分了!

眼神趋于冷漠,金克一瞬间的情绪变化,让杨光良微微皱了眉头,看来事情确实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先坐下吧,有事儿慢慢说。”

杨光良开口打破了沉默,一众人这才坐下,只是各自心里,各有想法。

气氛不自觉的,似乎又陷入了沉默当中。

而后打破平静的,是王轩接到的电话,过去一旁接了,半晌回来将手机递给了杨光良,上面一条短信,让人大致清楚了情况。

果然当时自己的直觉,没有猜错。

“金老板,你是真的想把店铺卖出去吗?”

抬头看过去金克,杨光良问了一句。

面对这个或许根本不是真心想卖店铺的人,自己确实想等他自己说出来真相。

不然,这个朋友也就没必要做了。

自己当金克是朋友,金克却当自己是冤大头吗?

“怎么了吗?”

陆潇潇面上有些迟疑,看杨光良表情,似乎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直觉是今天的事儿,有什么问题。

此时也是想起来,当时听到事儿的时候,就让自己去问清楚,而自己相信金克,所以没质问什么。

现在看,是相信错了吗?

旁边金克此时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环顾四周,在三人面上顿了顿,最后定在陆潇潇脸上,眼眶有些湿润。

“对……对不起……”

“你还真骗了我吗?”

陆潇潇当即就炸了锅,什么情况,现在人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相信的人吗?

是不是太过分了!

自己是因为信任,所以当初选择合作,也是因为信任,所以选择直接问金克,而不是背地里去调查。

这不是朋友该做的事儿。

自己确实是存有半分天真。

但金克呢?

却真正的让自己失望了,彻底的失望了。

“对……对不起……”

金克声音沉默,充斥着愧疚,也是此时真正面对,才清楚这件事情,自己到底有多错。

不只是辜负了陆潇潇的信任,也辜负了自己的信任。

“说说情况吧……”

杨光良声音缓和,虽然王轩那边查到了一些情况,但自己还是想听听金克的说法。

其一是出于尊重。

其二也是出于试探。

算作信任的基础,如果金克再有半句谎言,这边自己也不会再帮忙,从此以后,金克是金克,发生什么事儿,都和自己没关系。

自己和金克并没有利益牵扯,以后说形同陌路也好,分道扬镳也罢,都无所谓。

是金克自己的选择。

不过,已经临到这一步,金克面对这个场面,或许心里也是有更多的后悔。

所说的,倒是和调查所得,相差不离。

金克祖籍陇州省,从太爷爷辈开始,就已经在这一行,从最开始的学徒,到后来的老板,经过了三代人的努力,

确实,这是一个家族传承的担子,如今落在金克身上,也是异常深重。

金克有心将这个担子再发展得更好一些,更上一层楼,但是却引起了有些人的眼红。

如今这个世道,背靠家族,就可以横着走,背靠二流家族,就可以跳着走。

背靠一流家族的,根本不屑于走。

这一次金克招惹上的,就是背靠二流家族赵家,名下同样做餐饮的月华酒店。

杜月华,同辈的叫一声华子,晚辈的叫一声华哥,在陇州省也是有响当当的名号。

和王龙比较,衬托的王龙一下就不上档次了。

毕竟王龙只是在安饶市一枝花,而杜月华却是势力遍布整个陇州省。

真正做到了背靠大树好乘凉,一支独大,风头一时无两。

至于和金克的关系,也就简单多了,近期杜月华看上了金克的祖业,准备花一个亿强制购买。

金克当然不愿意,自己所有铺子加起来,一年的利润都不止一个亿。

现在却让自己一个亿卖出去祖业,简直是天方夜谭。

也是因为久居外地,不知道那个杜月华到底是什么来头,这一拒绝,可就是真正捅了马蜂窝。

接连半个月,从故意吃霸王餐捣乱的,到恶意投诉,恶意检查,生意可见就下来了。

最后还被杜月华威胁,五千万就要收购所有铺面,直搞得自己叫苦不迭,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么多年自己兢兢业业,只想着怎么做好服务,做好自己的日料,哪里经历过这些事儿。

事情走到这一步,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父亲年事已高,也不敢因为这种事情叨扰他的晚年生活,搞得一家子都不得安宁。

最后自己想出来一个办法,那就是另外找个人来接手,找一个自己信得过,而且能够和杜月华正面对抗的人。

确实自己心里所想的就是杨光良。

上一次的海丰酒店开业,自己可是知道情况的,盛况空前。

虽然多数人是陆潇潇请来的,但真正的关键人物,却是为了杨光良而来。

从那时候开始,自己就清楚杨光良的身份不简单。

今日一见,更是如此。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