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历史军事>昭周> 第二百八十一章 消息灵“通”

第二百八十一章 消息灵“通”

本来,外国使臣在本国都城遇刺身亡这种事情,绝对会成为第二天报纸的头版头条,奈何如今的长安城只有一家媒体,而且还不是实时媒体,因此至今长安风还没有刊载这件事情。

按照林简的意思是,等林昭回长安之后,由他出面在长安风上刊载一篇文章,说明吐蕃使臣是死于吐蕃人之手,与大周没有任何关系。

有长安风这样一个载体在,很快这件事就能传遍长安城,然后再从长安散发到天下各地,这样一来,即便以后吐蕃与大周打仗了,最起码民间不会把这件事推到东宫头上。

而且一旦经过媒体,这件事就算有了定论了,以后再有不怀好意之人拿这件事来找东宫麻烦,也无从下手。

甚至于……

就连皇帝也不能够再拿这个借口拿捏东宫。

这就是媒体的力量,在一些时候,只要媒体轻轻发力,不仅可以左右人心,甚至可以改变局势。

不过即便是大宗师林简,在林昭回京之前,也没有想过这件事可能是那位大周的皇帝所为,而他把这种可能纳入考虑范围的之后,才有了刚才的那番话。

意思是,让林昭先写一份稿子,送到宫里去,交给宫里审核,如果宫里没有什么问题让这件稿子通过了,那么说明这件事便不是宫中所为,最起码不是那位疑神疑鬼的老皇帝所为。

而如果宫里否了这个稿子……

事情就变得复杂了。

想到这里,林昭低头考虑了片刻,微微苦笑道:“七叔,我这样算不算试探圣心…”

林简叹了口气,开口道:“先前我没有想过你说的那个可能,如今经你一提,我也觉得有些凶险,这件事不着急,你回去好好想一想,做不做都随你。”

“东宫这边,与你本就没有太大干系。”

林昭有些无奈的站了起来,对着林简躬身道:“七叔待我大恩,既然七叔吩咐了,侄儿自然是要照办的,只是七叔……”

林三郎顿了顿之后,开口问道:“假如宫里不愿意让长安风澄清此事,您……”

“该何去何从?”

林大宗师坐在自己的椅子上,脸色有些阴沉:“若果真如此,便是圣人的错处,我等做臣子的,自然要上书劝谏。”

很显然,林简口中所说的天子错处,并不是因为天子有废太子之心,而是因为天子因为要废太子,竟然不惜与吐蕃结怨,如果两国真因为此事打了起来,那么当今圣人就是为了一己之私,让无数大周百姓,去跟凶残的吐蕃人搏斗拼杀!

如果天子真这么干了,便是……失德!

得到了答案之后,林昭点了点头,对着林简微微一笑:“七叔,我需要去一趟吐蕃的会馆,与那些吐蕃人交流一番,才好动笔。”

这个时代土生土长的林简,自然不知道这种举动叫做“拜访”,他只是以为林昭压要去搜罗一些证据,当即开口道:“明日我就让礼部主客司分一个会说吐蕃话的人与你,让他陪你一同去吐蕃人的会馆。”

林昭点了点头:“那好,三天之内,侄儿一定把稿子送到宫里去。”

林简点了点头,开口道:“除了这件事之外,三郎你还需要好好考虑考虑自己的前程,如今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第一条自然是去吏部报道,这几日想法子情周家人吃顿饭,让吏部给你准备一个相对合适的空缺。”

“第二条路,就是为叔在信里与你说的,到崇文馆去做学士,这样可以有个东宫官的身份,未来在朝堂上,升迁的速度会快上不少。”

林昭低头思考了一番,然后微微低头:“七叔,这件事情等我去完吏部之后再说罢,况且现在,侄儿心中有一种预感……”

林简诧异道:“什么预感?”

林三郎微微叹了口气,低声道:“我这么个小人物,圣人自然是记不得的,但是如果我给宫里递了稿子,圣人多半就会想起我,到时候……”

“想做什么便由不得咱们了。”

听到这里,林简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微微摇头,叹息道:“有劳三郎了。”

…………

这天晚上,林昭母子与谢澹然三个人,就在平康坊林家住下,其中林昭被留在林简的书房里,叔侄两个人一说就是半宿,第二天早上刚起来没有多久,林昭便顶着个熊猫眼,打着哈欠把林二娘以及谢澹然送回了长兴坊,好让她们正式在长安城安顿下来。

当然了,林夫人是执意挽留的,一定要林二娘还有谢澹然母子,在平康坊住下,甚至不惜抹了眼泪,一家人之间说了不知道多久,林夫人才勉强答应她们单独住在长兴坊。

送完母亲以及未来媳妇之后,林昭便跟着礼部主客司一个会说吐蕃话的官吏,一起去了一趟已经被大理寺派人团团围住的吐蕃会馆,林昭亮出了自己新科探花加上八品官的身份,软磨硬泡,也没有办法突破大理寺的防线,最终还是拿出了林简的腰牌,大理寺的人才给了这对探花叔侄一个薄面,把林昭给放了进去。

当然了,主要还是给林简这个储相的面子,至于林昭的面子……

在越州或许还有些用,但是在长安城……

便不值一提了。

成功进入了吐蕃会馆之后,林昭连同这个礼部派来的“翻译”,问了这些吐蕃人不少问题。

从使臣寿比赞意外死亡之后,这些随行的吐蕃人便陷入了慌乱之中,因为他们心里很清楚,赞普的老师死在了长安城,而且还是死在吐蕃使团的人手里,他们这些人回了吐蕃之后,一定会被赞普怪罪。

一旦被赞普怪罪也就意味着他们的生命基本走到尽头了。

因此,这些人一旦回到吐蕃,就绝对不会说寿比赞是死在吐蕃人自己手里,而是会把这件事推到周人手中,来让自己免于责罚。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从寿比赞被杀之后,这些吐蕃使团的成员,就被大理寺给关在了会馆里,一个也没有能够离开。

林昭带着这个翻译,在这座会馆里待了差不多半天时间,询问了不少问题,主要是关于前几天寿比赞的死亡过程。

因为林昭不是吐蕃的赞普,因此这些人基本上都没有怎么说谎,口径也相对一致。

到了下午快傍晚的时候,林昭大致整理了一番自己问到的答案,在心中默默打了个腹稿之后,便一起与礼部的翻译一起,出了吐蕃会馆。

离开了这座会馆之后,林昭先是与礼部的“翻译”分开,然后带着自己从这些吐蕃人口中问出的材料,一路回到了长兴坊。

这个时候,在林二娘以及谢家人的共同努力之下,两家人基本上已经在两个院子里安顿了下来,下午的时候,谢家一家四口人还出去在长安城里逛了一圈,买了一些欠缺的生活必需品。

两家的院子并不挨着,林家的院子在长兴坊坊北,谢家的想对偏南一些,因为要写稿子送到宫里去,林昭便没有再去谢家院子寻谢澹然说话,而是径直走向了自家院子。

这个时候,林二娘正在这座新院子里,收拾自己与林昭两个人的房间。

林昭走到院子门口,正准备推门走进去,他脚都已经迈了半步进去,突然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一个颇为熟悉的身影,他猛地一顿,停在了原地,扭头看向站在自家新院子旁边没有多远的中年人,摇头苦笑了一声。

“你……消息还真是灵通啊。”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