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晚上九点,阳台对面的女神学姐只属于我> 第一卷 第四章 学姐的脸庞如此温暖、学姐的睫毛微微震颤

第一卷 第四章 学姐的脸庞如此温暖、学姐的睫毛微微震颤

马上就要到晚上九点了。

旭深吸了一口气。为了整理状态,旭让母亲给他泡了一杯香草茶,喝了下去。刚才,他往学姐的阳台扔了一个纸团。之后,他就关上了窗,但是并没有拉窗帘。学姐的房间则是窗帘紧闭。

旭拿起手机,打开了通话记录。

他给学姐打了一个电话。

这是旭第一次给学姐打电话。

学姐立刻就把电话给接通了。

『——旭?』

几天前——周一接到学姐电话的时候,旭自己也是这样的声音吗?学姐的声音充满了惊讶与疑惑,不知何事——让她的声音夹杂了一份警戒。旭提出了一个建议——

「学姐,要不要来吵一架?」

如同旭所预料的一样——学姐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欸?』

「给学姐打电话打得这么突然,真的很不好意思。但是和前几天学姐做的一样,这个电话仅限今天。……我想从这个坐以待毙的特殊时期早日解脱。我有一个提案。学姐能看一下阳台吗?」

学姐房间的窗帘被拉开,用手机听着电话的学姐现出了身影——她美丽的脸庞上满是疑惑。旭打开了窗户,学姐也打开了窗户。……没人知道,今天晚上椿有没有在监视他们。学姐环视了一眼阳台,视线停留在了纸团上。

旭在窗边低声说道——

「就是那个。请读一下」

『等一下。让我把手机调成免提』

学姐把手机切换成免提,放在了一个适当的位置上。之后她伸出手,捡起了纸团。她没有走出阳台,而是在窗边展开了它。学姐读过旭写的文章之后,睁大了眼睛。

『……旭,你是认真的?』

「学姐不想这样吗?如果学姐讨厌这样,我会想一个其他的办法。但是,只能慢慢等待椿释怀让我很痛苦。我也理解椿的想法,不过一码归一码。虽然对黄昏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我——」

『——旭』

学姐打趣地说道。

在夜晚对面,在窗台对面,学姐小声说道。

『旭是想尽早一刻和我在窗边聊天呢』

「学姐呢?」

『我当然想尽早一刻看见只属于我的旭的表情呀!如果是为了这个,我自然愿意演这出戏。旭也是我的共犯的话,撒个谎也别有一番趣味。……旭』

学姐微微歪了歪头,直直看向了旭。

因为被盯了好一会儿,旭欸了一声,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脸颊并不热。他应该没有那么慌张才是。学姐也没有一脸满足地叹息,更没有高兴得直打哆嗦。学姐的嘴角露出了微微笑意,说道:难道——

『是有什么让旭着急的原因吗?』

旭并没有回答,而是看向了学姐的眼睛。……旭心想:到底在哪?——但是他无从得知。从容并未从学姐的脸上消失。应该不会有问题。学姐笑着,拿起了放在一旁的手机。

『……我很期待。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需要注意的地方我也已经记住了,你就放心吧。我更担心旭的演技呢。……但是,旭会专门给我打电话,真的是干劲满满。雨已经不再下了,小椿或许还在呢——我还在想:要是旭让我亲他我该怎么办?』

旭知道,学姐是为了让他害羞才这么说的,虽然旭极力想要保持冷静,但却无能为力。接吻的记忆是如此得鲜明,仅仅只是回想起来,就会无意识地开始兴奋。学姐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绯红,她抖了一下。脸上满是喜悦,她的目光落在了手机上。

她应该是想查明天的天气吧——免提通话的同时,她操作起了手机。旭此时作出了反击——

「学姐,我刚才不小心看了一眼你的手机主界面」

『——欸!?』

实际上他根本没有看见。他只是用言语下了一个套。

这是因为他早就已经下定了决心——只要有机会,就这么说一下。

「我看得不怎么清楚,不过,我有点在意。学姐能把手机转向我这边吗?」

『欸、欸,这……让我很害羞……不能这样』

「为什么会害羞呢?」

『……不为什么。这是秘密』

旭想到了两点。

第一点是旭这句话出乎了学姐的意料。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学姐也会忸怩不安、心神不宁。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学姐并非总是如此地从容,她这么从容是有原因的。

学姐自然会有失去那份从容的时候。

第二点,就是学姐的手机壁纸。

……或许,亚季说的是真的。

*

风和日丽,万里无云。

或许是连绵不绝的雨,洗净了大气中的微尘,空气十分清新。如果能在这种天气下,在夜晚的时候和学姐在窗边聊天那该有多好。星星一定很漂亮——皎洁的月光,一定会让学姐的头发更加美丽。夜风一定会送来学姐的气味,带着两人的声音远去。

因此,旭要在今天解决一切问题。

要让椿和黄昏都相信——旭和学姐,什么都没有。

早上,教室里出现了椿的身影。旭上着第一节的英语课,思考着关于椿的事情。

学姐是这么形容和椿的邂逅的。

——别看我这样,我其实还挺受欢迎的。

不管怎么看,不管从哪儿看都肯定受欢迎啊——旭心里这么想着,倾听着学姐的话。

——这不是我自卖自夸,事实就是这样。我初中的时候比现在好像还要受欢迎呢。但是,拒绝他人的好意,是很让人难受的不是吗?说实话,我上了高中之后之所以会公开宣言不会和任何一个人交往,也是因为这个。

这听起来就像是在自卖自夸——旭心想。同时他也理解学姐的心情——但也只是出于想象、以及他那为数不多的经验就是了。过去给旭情书的那个女孩儿被伤到的时候,旭也伤害了她。这既是因为亚季,也是因为旭原本就不打算回应这份恋心。

——因为旭拒绝了对方对自己的好意。

学姐迄今为止的这种经历,想必远超旭的想象。学姐这般倾城的美人,想必自她懂事起、自出生起便已称得上是闭月羞花。

或许这一点,给学姐打小就留下了阴影。于是她便装上了〝全民女神〟的铠甲,无意识地开始远离恋爱——直到和旭透过窗户开始聊天。

——因此,我经常会被人叫出去,被对方告白。小椿也曾经看到过一次——对方是我的同级生,对于当时在上初中一年级的小椿来说,对方要大她两岁,所以我也就没放在心上。但是那个人让小椿很生气。她嘴上一直在说:他是打算伤害学姐吗?

她是想让学姐按她说的来吗?

学姐必须找一个更合适合她的人。

不然,学姐就会受伤。我不会饶过让学姐受伤的那个人。我绝不允许学姐受一丝伤害。配不上学姐的人向学姐告白,无论是当下,又或是何时,受伤的只会是心灵善良的学姐。收回你的告白。让它停留在憧憬的阶段——。

——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能批评小椿一顿真的是太好了。会不会伤害到我、要决定配不配得上我的,并不是小椿,而是我自己。

正是如此。是学姐选择了旭——她选择的并非是旭以外的其他人。现在的旭几乎可以确信——所谓的恋爱,是两人的人生复杂交错之后,所得来的东西,绝非如人想得那般单纯。因为喜欢上的那个人并非命中注定,故事才会如此跌宕起伏,充满戏剧性。

——学姐那时候是怎么回答的?

——这件事我也有错。实际上,不用自己亲口拒绝对方,让我也松了一口气。小椿当时哭了。哭天抹泪。或许就是因为我没有生气,把那件事一笔带了过去,才会发生现在这件事。旭,对不起。

旭被老师点到了名字,站了起来,他看了一眼吞吞吐吐读着英文的椿。椿学习并不算好。倒着数很快就能数到她——但她不是不聪明,而是学习的时间比较少。

因此,椿能在这个教室,让旭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意志。

为了和学姐进同一所高中,椿肯定想尽了所有办法,挤出时间,在考前拼命学习。

……我只是憧憬学姐,这不是恋爱。但学姐要是对我告白了,我或许就会和她交往呢——旭曾经听到椿对同班同学半开玩笑地这么说。

但是,两人之间终有两学年的差距。两人只有一年能上同一所高中,而且学姐也已经到了毕业年,最后那几天还不知道能来几天学校。实际上这要比一年短得多。即便如此,椿还是拼命学习,上了和学姐一样的高中。

她只是目击到了别人向学姐告白的现场,学姐也没有回应对方——可是这却让她惊慌失措,嚎啕大哭。

她能够用一口气不停说出学姐的优点。

例如——太阳能如此美丽,是因为学姐在这世上。

旭心想——这和恋爱没区别吧。

无论是不想让学姐受伤,亦或是不想把学姐交给其他人。既然椿是为了自己的恋爱才妨碍他人——即便对椿的想法有所共感

(继续下一页)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