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怕寂寞的春霞同学> 第一卷 邻桌女生爱听我撒谎 第三章 邻桌女生学习差

第一卷 邻桌女生爱听我撒谎 第三章 邻桌女生学习差

【昨天我在麦当劳里,听见了两位女高中生的对话。

A:「我现任那里好小喔。前任的可大多了。」

B:「喂!小点儿声!」

A:「男人还是大的好,小不伶仃的哪满足得了嘛。」

B:「这种话被人听到了不羞吗?」

A:「诶?我是说他的气量啦,有什么好羞的?」

B:「这样喔,刚才急死我了,还以为你在说他家。以房取人太要不得了。」

妈耶,电视上总说东京的女生有多开放,其实是骗人的!」

第二天早上,我出门晚了。迟到已是板上钉钉,干脆不紧不慢地走着,顺便发了SNS。德比在头顶上快活地飞舞:

《又发这些无聊话,这可挣不了UP哟。》

「但挣得了点赞啊,你管我?这是我的乐趣,不,是我的毕生事业。」

《随便吧,反正你和阳好上了,今后也不愁UP。事不宜迟,赶紧去学校,给她搞顿猛的。》

「少来,说得我要辣手摧花似的。」

见我一脸苦涩,德比不解地歪了头:

《怎么了?不开心?新鲜欲滴的小女友等着你哩。》

「这才是问题所在。」

当初昧着良心表了白,事后我却狠不下心。究竟如何面对这位过渡女友,我是一筹莫展。

我迈着沉重的步伐,来到了学校,第一节课已经过半了。

不知为何,换鞋处聚集了好几位男生。其中一个熟面孔见着了我,兴奋地来搭话:

「卯曽月,你看见春霞的那个了吗?亏她平时藏着捏着的,真是不可貌相啊!」

第一节是体育课。按例男生去体育馆打篮球,女生则去泳池上课。

他们之所以溜出来,怕是去偷窥了。传闻从旧教学楼的三楼走廊,能勉强望得见泳池。

如此刁钻的偷窥地是打哪儿找的,男生的荷尔蒙真叫人敬畏。

《看来阳露了额头,努力在克服心魔诶。》

德比如此感叹道。我的建议有被她听进去了,男生所说『藏着捏着的』,想必指的是额头。

「卯曽月也去看看呀。」

「我就不用了。」

「别磨蹭了,不去瞧瞧太可惜了。」

他们拽着我来到了走廊,朝窗外望去,见到了泳池中春霞的身影。她的刘海从泳帽挤出,如帘子一般,严实地遮住了额头。

「搞毛啊她,咋又藏额头了……咦?」

《哇塞,真厉害。》

额头是藏好了,她的两座巨峰却尽显曲线,堪称波霸级别了。学校泳衣被撑得欲裂,罩杯瞧着有G。我不是专业看胸的,仅凭眼力判断不了,可凭良心说一句——这胸真叫人销魂。

男生们咬牙切齿道:

「我日,这胸大得过分了!今天才见到长相,她还挺可爱的嘛。你们不是在谈恋爱么,都在食堂当众秀恩爱了。」

我本想否认,可仔细一想,我俩确实是情侣了。

「羡慕啊,那对大胸你没少揉吧,手感怎样?够不够软?」

「我碰都没碰过。」

「早知那么大,我就去泡她了。你是怎么发现的?」

「现在才知道好吗,又不是冲着胸去表白的。」

就在此时,春霞似乎耳朵入了水,单脚跳蹬了好几下。两座巨峰随之上下摇晃。我们看得目不转睛,头也跟着上下摆动。

「你就是冲着胸去的!这该死的猎胸者!」

「老老实实认了吧!恭喜发掘到宝藏女孩了耶!」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吐着酸话,我则一言不发地回到了教室。

事先说明,我可不会看胸取人。大空那么一马平川,我也照爱不误,也不会对春霞另眼相看——可等她回到教室,我不由瞪直了眼。

「春、春霞?」

「啊,卯曽月君,早上好。」

她一反常态地扎了单马尾,散乱的刘海之下,稚嫩的娃娃脸隐隐若现。她的裙子很短,露出了白花花的大腿。

变化最大的当数胸部,衬衣上面的两颗纽扣松开了。

露出的两团酥胸相互挤压,格外勾人眼球。之前她是绑了胸带么。

「你咋长了刀疤。」

「???」

「算了,当我没说。」

(昨天在游乐园听她提过,还以为说的是额头,谁知是胸啊!)

当时我还鼓励她,叫她露一半出来,今天她就乖乖听了我的。

再次重申,我不会看胸取人,是大是小压根不在乎。可有一说一,这也太暴露了吧?

以地球仪作比喻,她是从北极到北海道、本州四国、九州、冲绳都一览无遗。

说起冲绳,那儿一年平均温度超过二十度。四月份开放海滩,尽显南国风光。

再往下看便是赤道,那儿的海域并不安宁。海风无情,稍不留神便会化成风暴,挣脱而出。瞧瞧,从方才起男生们就直盼着,炽热的视线全集中在一处。

尽管是过渡女友,可作为男友,还是劝她一句忠告:

「咳咳,春霞,有句话跟你说。」

「什么?卯曽月君。」

她转过身来,胸脯也随之一抖。

我的天!她竟然是我的女友!难以置信!

「给我三十秒,让我冷静冷静。」

「对不起,有人叫我,我先去了。」

在教室的另一头,好几个人朝她招着手。平日没见她们交谈过,春霞也对此避而远之,如今却像乖乖犬一样奔了过去。

《她像是在避你耶。》

我松了一口气,心中却莫名添了些烦躁。不久开始上课了,之后的课休时间里,春霞也被拥簇在同学之中。我压根插不上话,一直到了午休。

「春霞,一起吃饭吧——」

「对不起,我先和小丽娜约好了。」

她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衬衣里的风光隐约可见。周边的男生顿时看直了眼,我赶紧扶她起来:

「没事没事,那就算了。我跟你说,你一弯腰,男生也得跟着弯腰。所以十五度鞠躬就够了。」

「???真的对不起。」

春霞不解地侧着头,向人群走去。

《嗯……这就是所谓的翻身上位吧?》

清纯懵懂的春霞,如今不单是男生们的宠儿,更被女生上流圈招入麾下。

(她撩开刘海之后,就是纯正的幼龄美女,胸部还那么大,人气暴涨也是正常不过啦。)

《你们从早上到现在都没聊上,这怎样攒UP嘞。》

(不还能网上聊么。其实也不坏啦,我也不用扮男友,乐得清闲。)

《嗳哟,说的倒是满不在乎,其实心里寂寞了吧。》

「胡说,我对真森是一心一意。」

话虽如此,要我一个孤零零待在教室吃饭,着实有点不自在。

我只好拿起饭盒躲到了上次的楼梯间。

我一屁股坐在楼梯上,饭盒搁到了双膝上。今天的午饭是由老妹亲手下厨,这还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说起来她昨天也挺奇怪的。)

昨天一回到家,妹妹便缠着我问个不停。我只好坦言向春霞表白了,她一听,泪水开始打转:

「我知道哥哥真正喜欢的人是谁。为了她你才会不得已表白。我都明白,哥哥没有一点错。」

为啥她知道我喜欢大空真森呢?

难不成她会读心?

我一掀开盒盖,顿时吓了一跳,只见白饭上用鱼松粉画了一个大大的爱心,还用海苔拼了一个『我爱你』的字样。我无力地耷拉着肩,喃喃道:

「哎……她哪会读心,只是个爱哥狂魔而已。」

「是谁在上面乱晃?难不成在打飞机?」

突然,传来了鸟啼般动人的声音,楼梯下面传来了动静。

来者何人不必多说。会开这种下流黄腔的女生,我只认识一位。而且她的声音我死也不会听错。

「我哪有乱晃。」

「什么!你那里没有乱晃?那穿的是紧身内裤咯?讨厌,干嘛性骚扰啦。害人家想这些。」

「想个头!」

来者正是大空真森。她是我的意中人,也是春霞的挚友,更是身价一百万UP的高岭之花。本校第一开口跪美女,却带着清爽的笑容登场了。

「话说我穿的是松身内裤哟……嘻嘻,你动邪念了吧?」

「动你个头!哎,究竟是谁在性骚扰。」66200→66300

行,我是说谎了。我承认动得不行。

「你竟然跑这儿来,真是少见。」

「哈哈,平时都和春一起吃的,可她今天要陪班上的女生。看来得习惯一个人吃了。我正找着地方,恰好遇见一位被女朋友甩了的孤独男在爬楼梯。坐旁边可以吗?」

「我又没被甩。」

刚一说完,我当场愣住了。

(旁边?谁的旁边?)

她没回话,只是一屁股坐了下来,近得几乎碰到肩膀。她将饭盒托在膝上,便开始动筷。我只要略一瞥眼,她那双玉腿便冲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