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怕寂寞的春霞同学> 第一卷 邻桌女生爱听我撒谎 第四章 邻桌女生想做那事

第一卷 邻桌女生爱听我撒谎 第四章 邻桌女生想做那事

「哎。」

第一学期的最后一天,我留在空无一人的教室中独自叹气。

成绩单已经发下,期末考试算是有惊无险地度过了。

尽管学习会不欢而散,春霞和大空却都考及格了。看来她俩的成绩也没糟到那种地步。

而我考得非常烂,不过这无所谓了。

自从向春霞表白以来,我骗过了她无数多次。

每次我都以『她们出手在先,我是正当防卫』作挡箭牌。知道了真相后,我必须住手了。

之前所谓的后宫计划,如今折磨着我的良心。

然而一切都晚了。我已经向春霞表了白,两人的关系已经好到了互叫『诚君』『春春』的地步。唯一庆幸的是,我还未指染过她。面对如此性感尤物,我居然窝囊到不敢亲一下,此等危机管理能力值得褒奖。事到如今,哪怕撕烂嘴,我也说不出『表白是假的啦,你别当真哦』这种屁话。

头顶上睡着懒觉的谎言妖精,此时打着哈欠说道:

《打起精神来吧,在这唉声叹气也不顶用。》

(少在这说风凉话。当初是谁一个劲地劝我步入邪道的!都怪你,害我去表白了!)

《行啦行啦,大爷我错啦,全都是小人惹的祸。》

她满口说着歉话,脸颊却在微微抽动。摆明了是在忍笑。她虽自称妖精,说话时却透着浓厚的恶魔味。

可悲的是,此时我能依仗的只有她了。

「德比我问你,要多少UP才能将表白一事抹去。」

《时光倒流、修改历史,这可是大工程呀,得一千万吧。》

「一千万!开什么玩笑!」

《如果只是篡改阳的记忆,花不了那么多。》

「那得多少?」

「承蒙五十万。」

好贵。我已经有将近十万,继续努力攒下去也并非遥不可及。但是这还不够。

她看穿了我的心思,继续说道:

《加上大空的话,得加倍。女高中生一人五十万,两人一百万。哇,我这话听着好猥琐。》

没错,必须一同消去大空的记忆。

《掂量着一算,你还不如一条路走到黑哩。》

大空的攻略UP是五十万,再多加十万便可将二人收入后宫。比起花一百万改记忆,这可要划算得多了。

《你管她们有没有骗你,等最后弄到手了,她们又不会怪你。别当好人了,狠下心来黑到底吧!》

「不行,她们归她们,反正我心里过不去。」

正当防卫的挡箭牌一倒,同时剥下了我虚伪的面具。单是表白这一错事就压垮了良心,我实在骗不下去了。

消去二人的记忆还需九十万UP,我还得舍去春霞这座UP宝矿。

(这可怎么攒啊……况且我已经没脸见春霞了。)

用一个词形容,便是万事休矣。

我瘫软在桌上,却被人拉了拉胳膊。

「没事吧?不舒服的话去保健室吧?」

听这细若蚊吟的声音,来人正是春霞。我吓得一个激灵,挺起了身:

「没、没事,我没有不舒服。」

她一双乌黑光润的眼珠正担心地瞅着我:

「诚君自从学习会后就没精打采的,肯定是受刺激了。」

幸好,她错把我的丧气归于妹妹身上。

那天妹妹的偷拍一事暴露,学习会也因此草草结束了。说实话,我老早就知道她是爱哥狂魔,偷拍啥的也不奇怪。妹妹现在还躲着我,我相信等时间久了自会和好的。

「没有受刺激啦,春霞你不用担心。」

「不是春霞,是春春。」

「嗯……对,春春。」

「嗯,我最喜欢你了,诚君。」

我应了句「我也是」,她一听便鼓起了脸蛋:

「不准说『也是』,像以前一样说清楚。」

她想听的是我爱她。

「我是全世界最喜欢你的人,春春。」

我改口说道,她满足地眯起了眼,一下把额头挨在了我的肩膀:

「嘿嘿嘿,全世界最喜欢我……太好了。」94100→94400

如今见到UP上涨,我的内心反而隐隐作痛。

「比起这些,你说散学礼后有事找我,那是啥事?」

「『比起这些』这话太伤人了,诚君喜欢我比一切都重要。」

她不满地嘟起了嘴。她说有事找我,我才留在了教室。起初我还盼着她提分手,看这样子并不是。

「那个,有个人想见你。」

在春霞的催促之下,一位脸熟的男生走进了教室。

「哟,卯曽月君,好久不见。」

「还以为谁哩,是美川啊。」

来人正是美川太一。他为人热情开朗,是文艺青年中的尖子。即便面对最底层的我,也从不吝啬笑脸;真是个好青年。这般上流人士,竟然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哀求道:

「求你了!卯曽月君!把春霞同学让给我吧!」

我惊得瞪直了眼。

实不相瞒,当下最好的收场是分手。这下有人跑上门来讨,简直是天助我也。麻溜地把春霞甩给他,我正好专心去追求大空。

可这一切,都要建立在他真心喜欢春霞之上。不是我对他的性取向评头论足,攻略UP只有八千六的他真的喜欢春霞吗?

「等一下!我不能接受!」

我下意识回绝了。春霞则慌张地插道:

「不是这样的!美川君没说清才让你误会了!」

「误会?到底咋回事?」

在春霞的催促下,美川改口说道:

「暑假期间,请把春霞同学借给我们电影部!」

接着他解释了一番,原来是虚惊一场。

我们学校有个电影部,每年的校祭都会上映一部作品。

说是电影,实际是二十来分钟的小短片,观众也不过几十人。去年校祭时我还看过海报,确实不怎么出名。

「今年是由我来编导,春霞同学正适合当女主角。」

「噢,那是啥故事?」

「嗯——简单来说就是,『在童话中失恋的女主角,来到现实世界后再次坠入爱河』。」

「童话的女主角?」

奇了个怪,春霞这自闭女怎么适合演女主角。她连日常交流都不利索。一个零经验的外人,再怎么合适也不可能让她去演女主角。

德比斩钉截铁地断言:

《肯定是看上了她的胸,他们想用性感泳装来吸引观众。别人是招财猫,她倒成了招财奶牛。不然怎么可能让阳演女主角嘛。》

(我听着怎么像在损春霞。)

我回顶了一句,心里想的却和她一样。

「所以是啥童话?」

「总算问到关键了。我们的新作正是——『美人鱼』!」

(《果然!》)

见我怀疑的眼神,美川连忙辩解道:

「说是美人鱼,其实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泳装。毕竟在校祭上播的,而且我也讨厌打擦边球!」

美川举起拳头振振有词,他头上的数字依旧是八千六。他的话姑且值得一信。所以哩?

「明天就开始拍摄,暑假我们不能在一起了……可以吗?」

看来春霞是真心想演女主角。

自从露脸露乳沟之后,她的交友范围广了不少。她肯定是想尝试更多,让自己脱胎换骨。

「春春想吗?」

「嗯,美川君的剧本我看过了,太感人了。」

说实话,我是反对的。

抹去表白一事可是需要一百万,暑假期间我想和她在一起多赚UP。而且,我不愿见到她演员梦破碎后伤心的样子。

「这不挺好的嘛,你想去就去吧。」

然而,我只能由她而去。

我是一个只会虚情假意表白的骗子男友,有什么资格限制她。

倘若没有拍电影一事,恐怕整个暑假我们会待在一起;要演一个多月的假男友,我又怎么受得了。

「有个条件你得答应我:拍暴露戏时叫上我,我带摄影机来一起拍。」

「才没有这种戏哩,诚君大色狼!」

春霞登时染红了脸。松了一颗扣子的上衣里,玉团正在摇晃。

「女生的裸体是留给未来丈夫看的,色色的事也只能结婚后才做。」

身材如此火辣,贞操观却异常老旧,春霞是连牵手都会害羞的纯洁少女。我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不免夹了一丝失望:

「不愧是我的女友,够贤淑。」

「嘿嘿嘿……刚刚你为我发脾气,我很开心。」

当晚,大空发来短信,找我兴师问罪。

大:【我问你,干嘛让春去演美人鱼?你这男友怎么当的!】

诚:【她本人想演,又轮不到我插嘴。】

大:【你说一个不字,她哪会不听。况且她之所以想演戏,纯粹是为了配得上你呀。】

诚:【我说,你为啥这么生气。】

大:【因为春根本演不了女主角啊。】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