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怕寂寞的春霞同学> 第一卷 邻桌女生爱听我撒谎 第五章 邻桌女生爱我——也不一定

第一卷 邻桌女生爱听我撒谎 第五章 邻桌女生爱我——也不一定

周日那天,晴空万里。

春霞那边剧组休息,我前一天熬夜赶完学生会的工作,向会长请了假。两人才得以一同出去。

目的地是县体育馆,我俩去为大空加油打气。

两人定好了在体育馆旁的车站碰头。

《说起来,游乐园那次以后,你俩是第一次约会。》

那是不堪回首的回忆。游乐园那次约好了三人一起去,结果大空爽约,我却误认为是存心的,于是报复地向春霞表了白。

那次也是在车站碰头,当时春霞还穿了哥德少女装,惹得路人侧目连连。明明才过了没三个月,却仿佛是陈年往事了。

我看了下手表,十点五十五分,来早了五分钟。

此时没见春霞的身影,下一趟车她才来到。

「诚君,久等了。」

「哟……早上好。」

一周不见的春霞,如同换了一个人。她染了发,仔细一瞧还化了淡妆;穿了一条无袖花纹连衣裙,乳沟隐约可见。仿佛是杂志上的模特,名副其实的高中美女。

「你今天好可爱。」

我不由赞叹道,『可爱』一词发自肺腑,UP也一动不动。

「真的吗?好开心。」

换作平时,她肯定羞得脸红耳赤,这次却自信地笑了笑:

「剧组的化妆师,听说我难得一次约会,便帮我挑衣服、化妆、还染了发。」

《哇塞!》

(厉害!)

我吃了一惊。她连说话声都大了,吐字也清晰了。虽然还带点怯生,比起以前可谓天差地别。

「你说话也正常了。」

「诶……是吗?可能是我每天都练嗓子吧。」

练嗓子也练不成这样。她每天混在剧组,接触的人多了,与人交流也自然顺畅了。她是真的成长了。

「你真是太努力了。」

「都是你的功劳。」

「我哪有——」

「真的,全是你的功劳。我之所以变可爱、说话变流利、也不再裹胸、连今天天气这么好……这一切的一切——」

她越说,腰越挺直,玉团也摇晃起来。而她并不为意,只是直勾勾地望着我,微笑道:

「全都要谢谢你。」

何为花开般的笑脸,我这回是见识到了。她的笑容不亚于偶像写真集的封面,不知不觉勾走了我的魂。

「天气都算上,也忒夸张了点。」

我忍着害臊回道。这样一个美女,为啥对我死心塌地,至今仍是谜。不知为何,望着眼前清凡脱俗的她,我却怀念起了以前她披头盖脸的样子。

两人出了车站,朝体育馆走去。

「电影拍得七七八八了吧。」

「嗯,已经拍完了,我就差配音和拍海报。他们说剪辑要花一周,到时在盂兰盆节开试映会。你要来看吗?」

「当然来啊,太期待春春的演技了,美川的剧本也很有趣。」

「我也超喜欢这个故事,只可惜是悲剧。」

「记得结局是男主角被刺,倒在了血泊之中。不过美人鱼本身就是个黑色童话。」

「要是大家都有好结局,该多好啊……」

春霞打从心底叹了一句,随后眯起细眼,望向天空。虽然装扮变了,可她内心没变,依旧那么善良体贴。

「那不可能。有人赢意味着有人输,不然还办啥比赛嘞。不可能每个人都一样幸福。如果让你选,你会让谁幸福?」

我半带捉弄地问道。她苦恼了一会儿,答道:

「当然是你呀……不过今天特殊,我选小森。」

「好,我们一起为大空加油!」

「嗯!」

县体育馆坐落于森林公园,去年才落地建成,墙体还崭新锃亮。它符合国际赛事的规格,不单田径赛,足球赛、橄榄球赛也能办;健身房等设施一应俱全。

从上空俯瞰着雄伟的建筑物,德比感叹道:

《哇,壮观壮观……政府这样挥霍无度,不愧是税金小偷!》

(你一分钱税都没缴好吗。)

我们穿过宏大的前门,走进了体育馆。

跑道上正进行长跑比赛。场馆虽大,赛事规模倒不大,场上飘荡着一股轻快的氛围。参赛选手中不乏有小孩和老人。

我瞧了瞧接待处贴着的时间表,离女子跳高还有一段时间。

「怎么办?去找大空吗?」

「小森上场前要集中精神,还是别去打扰好。」

「噢……这样啊。」

观众们坐在长凳或草地上。我俩找了一块人少的草地,铺上了野餐垫,仿佛真在野餐。

天空一片蔚蓝。对大空一见钟情已有一年之久,可羞于看她的性感田径装,因此我从没去过比赛现场。

不过,场上的气氛也忒轻松了。

「这比赛咋一点也不紧张?」

被我一问,她先怔了怔,神情微妙地说道:

「小森去年秋天表现优秀,大家都认定她今年必进全国赛。只可惜在县赛上受伤,南关东大赛也被迫放弃了。」

县赛一般在五月份举行,成绩前六参加六月份的南关东大赛,再取前六参加八月份的全国赛。大空本有资格参加南关东大赛,为了养伤终究弃权了。

「她可懊恼了,说要是没受伤,现在就站在全国赛场上了。」

全国赛正巧在本周举行,举办地在爱知县。

「嗯……」

原来如此。这件事我虽知道,可是——

『我拿了县第三名,去是能去,不过保险起见还是弃权了』——当时大空爽朗地笑着解释,我还以为她没放在心上。

「所以这种低级别的比赛,小森本不该参加的。田径部的其他人也没来。只是她较上劲了,说一定要创下比全国赛更好的记录。」

确实,场内也没见到我们学校的人。

「她其实对自己很没信心,所以才会拼命地练,最终导致了受伤。她这人又固执,教练怎么劝也不听。」

「诶?」

我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德比也皱起了脸。

(那晚她还练了跨栏,这岂不糟了?)

《对喔,你还傻乎乎帮她摆栏杆。》

「怎么了?」

「没事没事,哈哈哈,天气好热啊……」

「那我们早点吃午饭吧?」

「行啊,你又给我做了?」

她这回做的是三明治。饭盒里摆得精致又可爱。

「有情侣餐的感觉了。」

「对吧,总算报了上次的仇。」

「上次?指你家祖传的炸鸡块三连盒么?那个也挺好吃。」

「幸好那次午饭把你俘虏了。当天回到家,我立刻对着神坛合掌还愿……不过仔细一想,约会时吃一大盒炸鸡块,是有点儿怪。」

春霞轻轻捶了锤头。

谁会为了炸鸡块表白啊——正欲说出口,我猛吸了一口气。

现在有两条路摆在面前。

一是坦白一切。告诉她当初是假意表白,我喜欢的人是大空,并从此与她一刀二断。这样一来,春霞或许会伤心,可我无须再撒谎。大空可能会暴怒,甚至一气之下与我绝交。她俩的关系也会蒙上一层阴影。

二是假戏真做。断了对大空的幻想,只专情于春霞。况且我不讨厌她,她长得标致甜美,胸部全校最大,还有啥好抱怨的。所谓日久生情,将来或许我会死心塌地爱上她。

等回过神,她正探着身子瞅我。

乌黑溜圆的眼珠,粉嫩的脸蛋,光泽的朱唇,全都凑得好近。

「哇!」

「在想什么呀?再这样发呆,小心我亲上去哟。」

说毕,她别有深意地笑了。

「行啊,有演员范儿了。你不会真想亲吧?」

「这可难说哟?」

没想到她还有小恶魔的一面。我记起了大空交代的『深吻』,不由咽了下唾沫。

(果然,还是选第二条路。)

我当即下定了决心,要专心当春霞的男友。这么爱我的女生,这辈子不会遇上第二个了。

「对了,我想让你喝喝这个。」

说着,春霞在竹篮子里翻找些什么。

我情不自禁按住了她的双肩:

「你听我说。」

「我在听呀,喝了再说也不迟,这是妈妈特制的。」

少见她这么执拗,非要让我喝东西。现在顾不上这些。

我要向她再表白一次,之后接吻,成为真正的情侣。这是我们最好的结局。

「春霞,我对你——」

忽然,场内的气氛陡然一变。四周的空气瞬间紧绷。

越过春霞的肩头望去,那位少女出现了。

田径服包裹着紧凑的胴体,短发随风摇荡,手脚苗条修长,加上小麦色的肌肤。

如此英气凛然的美人,看得我一时失了语。

「啊,是小森。她出来热身了。」

随着大空真森的登场,栏杆被拉高了一大截。

「这么高呀,看来是真拼了。」

我对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