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盗墓开局进入鲁王宫> 第三百一十一章:死亡颂歌

第三百一十一章:死亡颂歌

潘子受伤太重,到现在也没有醒来,医生告诉他们醒来是迟早的事,只是要他做好心理准备,没有任何人能够从容接受自己成为残疾人的事实。

众人倒是不太担心这个,花钱请了一个护工,专门看护他,以潘子的魄力,要从容接受自己成为残疾人也不是多难,因为他是一个看透了生死的人。

众人在阿贵家里住了两天后,忽然有一天,寨子门口传来一阵骚动,有人抬着几具尸体走到了寨子门口。

陈浩看到那几具尸体,已经意识到死的有可能是云彩他们一家人。

因为阿贵一家人是塌肩膀张起灵的眼线,其他眼线得知塌肩膀已经死亡,自然会将其余的眼线抹杀,这样才能保证他们的秘密不会暴露。

陈浩,胖子,吴邪三人,赶紧走过去围观,掀开裹尸布一看,果然那几具冰冷的尸体,还真的就是阿贵一家人!

尸体总共有三具,其中云彩两姐妹,再加上阿贵,三人的额头正中都有一个弹孔,早已死去多时,被溪水冲到了附近,才被寨子的村民打捞上来的。

胖子一看到那些冰冷的尸体,顿时就呆住了,脑子里一片空白,难以相信他看到的这一切。

原本他们以为,从古楼出来以后就不会再有人死亡,结果现在连他最挚爱的姑娘,她们一家人都被人杀害了,胖子当场就崩溃了。

“天杀的!谁——谁干的!”

胖子抱着云彩的尸体仰天怒吼,声音回荡在整个寨子内。

吴邪也呆住了,但他很快就猜测到凶手是谁,他没有像胖子一样失去理智,想到了他没有想到的问题。

令他难以接受的是,连塌肩膀自己都死了,为什么还有人要去杀害如此可爱的生命,为了保证秘密不被暴露,真的用得着这么残酷吗?

这一刹那,他不禁再次想起了爷爷曾经对他说过的那句话:“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

此刻,吴邪只觉得好累好累,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去面对同伴的悲伤,走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抽烟。

几天后,陈浩跟着吴邪一起回到了杭州,他要帮吴邪解开最终的谜底,完成系统的任务,离开这个充满悲伤的世界。

胖子一个人留在了巴乃,整天守在阿贵的那栋木楼烂醉如泥,这些陈浩他们想管,却也管不了。

潘子被留置在当地的县城医院进行治疗,这次他真的是废了,恐怕下半辈子只能在轮椅上度过。

那是当晚最晚的一班车,整个大巴上除了司机以外,就只剩下陈浩,吴邪,还有一个扎着马尾的学生姑娘。

那姑娘约莫十七八岁的样子,戴着一对耳机,衣服很整洁,眼神迷离的看着车窗外的夜景,显得很抑郁,长得竟然和小雨有些相似。

陈浩不禁想起了小雨,掩埋在内心深处的悲伤再次涌现上来,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悲伤。

吴邪也和他差不多,他想起了云彩,想起了阿宁,想起了三叔和陈文锦,如今那些人都已经离他远去。

两人背靠着座椅,浑身感觉无比的疲惫,内心深处的各种痛苦,一点点的弥漫出来。

从最初的鲁王宫之行,到现在的尾声,这期间,他们看到了太多的同伴一个个的死去,这就是为了解开谜底而付出的代价!可最终又得到了什么?

吴邪也不再天真了,经历了这么多,他逐渐懂得了许多,知道这次的回归并不是终结,事情还没有结束,计划还在进行,他要为这件事做一个终结。

班车的终点站在凯旋路,两人下了车,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

上车前,吴邪让司机送他们到三叔的那栋小别墅。

两人坐着出租车,迷迷糊糊的就来到了吴老三的那栋小别墅,此时已经是深夜的十一点半。

两人拖着疲惫的身体下了车,吴邪从口袋掏出潘子交给他的钥匙,打开了院门,一起进入了里面。

走进小院内,看着那熟悉的院子,吴邪不禁一阵愕然,他连忙问陈浩:“我们怎么会到这里,应该回我的铺子才对啊?”

陈浩面无表情地说道:“是你自己上车前跟司机说的。”

吴邪不禁一阵苦笑,这其实是个无奈的选择,因为他戴着三叔的面具,即使回到了杭州,也只能住在三叔的别墅里,而不能回自己的家。

吴老三的小别墅看起来比较复古,门口的几根仿砂岩柱子,和穹顶窗户的造型,采用的都是复古罗马的风格,整栋别墅透露着一股沧桑的气息。

院子只有几十个平方那么大,里面种植着很多的盆栽,每一盆都郁郁葱葱,被修剪的很漂亮。

小院的正中摆放着一张石桌,那是吴老三平时用来喝茶的桌子,上面擦拭得一尘不染。

吴老三的别墅每天都会有个人过来打扫卫生,修剪这些盆栽,尽管这栋小别墅已经很久没有人住过了。

这里是吴老三平时生活的地方,陈浩以前也跟着吴老三来过几次,对这里倒也不陌生。

他自顾自的来到石桌前找了各位置坐下,一边对吴邪道:“有酒吗?”

太多的痛苦侵蚀着他,使他疲惫不堪,痛不欲生,想要用酒精来麻痹自己,希望一觉醒来能够忘记那些痛苦,悲伤。

吴邪苦笑着点了点头,随即走到别墅里面,过了一会儿,他端着一只托盘走了出来,托盘上面放着几瓶红酒,还有白酒,几只杯子。

吴邪把酒放在石桌上,揭开其中的一瓶红酒,道:“呵呵,难得你还一直在我身边,来,今晚不醉不归!”

没有任何的下酒菜,但两人却喝的酣畅淋漓,喝了一会儿,陈浩直接舍弃了酒杯,端着酒瓶猛干起来,也不管什么红酒白酒了,直接大口大口的往嘴里灌。

吴邪也学陈浩直接端起酒瓶子干,太多的悲伤和谜团困扰着他,他也想好好的放纵一回。

当晚,两人也不知喝了多少瓶,喝的烂醉如泥,最后都喝趴在桌子上,直到第2天过来打扫卫生的(老何)到来,才将他们拖进了别墅里。

【呼吁大家加一下书友群,大家一起聊天吹水,撩妹……性感女管理在线接待,请速来!!群号:605502799】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