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科幻灵异>星际大佬只想种田> 第257章 不惯着你

第257章 不惯着你

混蛋!谢宁义想打人!

田心之不知道谢宁义想借白珊珊炼器的事去刺激秦晚晚,他满脸喜色进来,笑得像个二傻子,“二军团和五军团有人花了信用点买不少渔具回去,可他们一天捕捞到的海鲜,都不够付费。你们说好不好笑?”

说完,他忍不住又哈哈大笑起来。

帐篷里其他人都没笑,不少人还同情地看着他。

田心之一个人独自傻乐了一会儿后,后知后觉察觉到了不对劲,“你们怎么呢?”

怎么呢?他们怕被谢宁义揍!

“滚一边去。”谢宁义从他背后对着田心之的屁股来了一脚。

无缘无故被踢,田心之也觉得自己冤枉,“队长,我可没有惹你。”

众人听了,都忍不住笑起来。

没惹是没惹,但田心之刺激到了谢宁义,拖后腿了呗。

“算了,秦晚晚,随你高兴吧。反正瞧这天气,我们估计也在这儿待不了多久。”谢宁义发泄一通之后,整个人彻底颓唐下来。他能怎么办?秦晚晚就是个滑不溜秋软硬不吃的家伙。

“我说真话你不信怪谁呀。”秦晚晚翻白眼看天。

谢宁义.......

反正他没看到秦晚晚有什么诚意,就看到秦晚晚成天想着吃了。

“晚晚,说来听听。”凌厉笑眯眯地问,他的语速不温不火,眼神温和,就像看着自家妹妹一般。

秦晚晚暗想,看看,人与人之间的差别怎么这么大呢?

“湖鲜和海鲜区别不大。要说厉害,肯定是海鲜更厉害。”秦晚晚没急着说出方法,而是和大家一起分析实际情况。

“那是。”田心之配合她。

谢宁义没好气瞪了田心之一眼,这小子话真多,秦晚晚说的就是废话。在场谁不知道海鲜比湖鲜厉害呀。

秦晚晚好似没看到谢宁义和田心之之间的眉眼官司,她继续分析,“既然都是水中生物,那么渔网对海鲜肯定有用。只是海鲜攻击力实在太强了,如果继续用飞艇拉网的话,说不定会被海鲜击中。”

“这不是废话吗?”虞城忍不住来了一嗓子,他只想听重点。

凌泽和傅焯板着脸过去,一人一脚将他凳子踢翻,虞城噗通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帐篷里其他人也都不满地瞪了虞城一眼,这人说的才是废话了。

秦晚晚不搭理虞城,“所以我琢磨,能不能用药粉先撒下去,然后再下网。”

“方法不一定能行。”傅言第一个提出反对意见,“海域太大,又太深了。撒多少药粉可以?如果拖行的话,未必能支持到海边。”

“拉网回来的过程中,如果遇上别的海鲜这么办?”凌翼慢悠悠补充一句。

“所以说很麻烦呀。”秦晚晚叹气。

“你一定想到法子对不对?”谢宁义皱眉,“你就别磨蹭,直说吧。”

“飞艇用防御盘,金属网的拖绳加长。但是有一点儿,防御盘什么的,还是以军团或者工会的名义出。”帐篷多了一个秦寻,秦晚晚并没有背着他说事。

老头虽然严肃,却不是拎不清的人。

帐篷里的人全都惊呆了。我去,给一艘飞艇加防御盘?这主意实在太令人震撼了。

“可行倒是可行。晚晚,你有多大把握,会不会伤到精神力?”凌泽紧张地问。

秦晚晚摇头,“以上只是我个人设想,具体可不可行,说不好。”秦晚晚摇头。

众人全都沉默了。飞艇加持防御盘,说起来简单,实际上的确不容易做到。

秦晚晚不管,她想试试。

当然,也只能是试试,她不是炼器大师,炼器水平最多算是半吊子而已,失败也不怕丢人。

所有人全都屏住呼吸盯着秦晚晚的动作,他们都见过秦晚晚炼器,这人炼器就像喝水一样简单。

但这一次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秦晚晚炼制得十分吃力。

秦晚晚也觉得自己费力,她将精神力渗透进器皿中,脑子里不停推算,还得用精神力控制矿石中的能量走势,好辛苦得说。

这一炉,整整用了她四个多小时的时间。

当她撤掉火之后,整个人都虚脱了,身体直接往后倒下。

帐篷里的人全都吓了一跳,凌泽眼睛顿时红了,抱着秦晚晚上了飞艇。公会和九军团都带了自己的药剂师,傅言和凌厉立刻让药剂师过来看看秦晚晚的情况。

药剂师过来查看一番,得出的结论却是秦晚晚因为太劳累,睡着了。

凌泽抓着人不放,一个劲骂人。

“她的精神力很平和,并没有崩溃的迹象。”药剂师差点儿哭了,他说的是真话。

这个理由有点儿不靠谱,凌泽用杀人的眼神盯着每个人,他最气得人就是谢宁义。在凌泽看来,如果不是谢宁义逼得秦晚晚太紧,秦晚晚也不会如此拼命。

谢宁义也觉得自己错了,耷拉个脑袋,无论凌泽说出什么难听的话,他都默认没有说一个字。

众人心里难受,全都默默守着秦晚晚。

秦晚晚这一觉睡得比任何时候都香甜,第二天清晨在醒过来。

她睁开眼睛一看,顿时吓了一跳,飞艇房间里坐满了人。几个哥哥在,季夏他们也在,几个包子眼睛都哭红了。

所有人脸上都露出疲惫的神色,看她睡醒,大家的脸上都露出了自责而难过。

凌泽一把抱着她,声音哽咽,“晚晚,以后你不用管军团的事,谁使唤你也不行。”

秦晚晚.......

“姑,我不会让人欺负你。”几个包子更是哇哇哭得十分伤心。

画风有点儿不对呀。

“我们干脆回家去,惹不起还躲不起吗?”秦川深也生气。要是晚晚出事,回去后家里还不炸锅了。

“停。”秦晚晚摆摆手,“要走你们走,我可不走。”

她还等着占便宜了,凭什么走。

秦家人......

“晚晚,你有没有感觉那里不舒服?”季夏眼泪汪汪小心翼翼问。

“我好的很,神清气爽。”秦晚晚没好气地回答,她见屋子里全是自家人,忍不住提醒大家,“你们真的不用担心,我又不傻。利益再大,还能指的我拼命?我耗空能量,目的是为了提升自己的实力呀。我练得和你们不一样,我发现,每一次只要我消耗掉自己所有的体力和精神力,睡醒一觉之后,身体素质就会更好一些。”

这话听起来有点儿匪夷所思,毕竟星际之中,就算是等级再高的等级战士,也不能随心所欲将精神力全部榨干,否则的话,下场一定很惨:等待他的一定是基因崩溃,从此躺在床上成为不能动的废物,而且每时每刻被病痛折磨,感受生命力从身体流失。

听起来匪夷所思,不过在场的人却没有人怀疑秦晚晚所言。没有比事实更强有力的说服力了。秦晚晚睡了一夜之后,现在她不但看不出任何后遗症,而且显着比平时更加有活力。

如果真如秦晚晚所言,秦家兄弟和凌泽也就释怀,以后也不会逼着秦晚晚啥都不干。世上还有比健康更好的东西吗?

“我饿了?你们估计守着我一夜吧?赶紧吃饭,你们再休息一会儿。”秦晚晚嫌弃地催促大家。

“姑,我不小心睡着了。”小豆丁有点儿不好意思,他昨夜很难过,可是哭着哭着不知道咋就睡着了,这才睡醒一会儿了。其他几个三个也不好意思道歉,因为他们也睡了。

“小孩就要多睡觉才能长得高,长得好。”秦晚晚摸着小孩子的脑袋教育。

几个孩子立刻欢天喜地答应了。

秦家人是在后勤部遇上了谢宁义等人。

因为事情的起因在于谢宁义,谢宁义不用别人责备,他自己就陷入自责之中。后到的仓硕夜里到达之后,也狠狠地将谢宁义批评了一顿。

秦晚晚看到人的时候,所有人脸色都很难看。

“小丫头,没事呢?”仓硕笑呵呵地第一个开口。

傅言和傅焯则担忧地过去拉着凌泽问了几句之后,神色才恢复平静。

秦晚晚摆摆手,她过去看自己的鼎炉。

炉子里是她的,没有经过的同意,没有人动她的炉子。所以谁也不知道炉子里到底是啥玩意。

秦晚晚这会儿打开炉子,所有人就凑了过去看热闹。

炉子里东西很多,有网,还有小小的磨盘。

秦晚晚将网拖出来,“你们一家分一张,只能分一张。防御盘和能量罩也装两个在飞艇上。”

东西管不管,大家并不知道。不过东西炼制出来,大家总得试试才行。

本来三家,现在多了凌翼一方,四方不客气将东西瓜

(继续下一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