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历史军事>我在曹营当仓官> 第372章 卧龙?

第372章 卧龙?

等典韦饮下美酒,曹操又承诺,在为期不远后,必定对所有将士论功行赏!

欢庆的气氛顿时被推到了最高峰,楚云也不记得自己当晚究竟被多少人敬酒,又究竟喝了多少杯。

他只是依稀记得自己被人扶回房,蒙头大睡,直到次日正午,才渐渐清醒。

之后,在楚云的辅佐下,曹操收拢右北平、辽西两郡的百姓、粮草、战马、军械等一切有价值的资源,并筹划着将其运送回河北。

如此浩瀚的工程,没十天半个月,自然是完不成的。

十日之后,当此事进入收尾阶段时,曹操也如预料的一样,收到了辽东公孙康送来的重礼。

楼班、袁熙还有袁尚三人的人头,还有金银玉器等颇具价值的财宝。

若不是辽东的粮草并不算太充裕,公孙康恐怕还要再多派人送来几十万石粮草来孝敬曹操,以保辽东太平。

自此,袁氏兄弟皆死,盛极一时的河北袁氏,也就此从汉末的舞台上消失。

对于公孙康的献媚之礼,曹操选择照单全收,并计划着率众离开柳城,返回邺城。

三日之后,将一切整顿完毕的曹操,率领十二万大军,风光凯旋,耗时十五日,平安返回邺城。

归途之中,曹操在路过碣石山登山遥望大海时,还有感而发,创作了脍炙人口的千古绝句《观沧海》。

纵观历史,大气磅礴的诗词不在少数。

可群星璀璨般的诗人中,似曹操这般,能创出此等胸怀天下,包藏宇宙的诗词,实在是少之又少。

至少楚云本人,是非常喜欢曹操的诗词。

袁熙、袁尚的死,让还存有异心的士族们,彻底放弃了不切实际的盘算,不得不死心塌地顺从曹操的统治。

终于,河北四州的统治权花落谁家,已成定局。

——

曹操一回到邺城,当晚就急忙召楚云,还有留在邺城修养足足一个多月的郭嘉一起,声称有事商议。

楚云踏月色而来,一进房门,就见曹操与郭嘉正欢快地交谈着。

“叔父,我来了。”

“来了就好,快坐下吧。”

曹操招呼着楚云坐在郭嘉身旁,隔着前不久刚派木匠赶制的圆桌,面对面交谈。

“是。”

楚云应了一声,看向郭嘉,只见他呼吸平稳,气色红润,比之前时不时泛着惨败之色的脸要好得多。

“多日不见,奉孝的气色果然好多了。”

楚云忍不住先开口打趣道。

郭嘉不理会楚云的玩笑话,转移话题道:“你这次果然没有失望,此役个中心酸,我虽不曾亲身前往,也能想象到一二。”

“奉孝啊,你说得是太对了!此役我军能取得最终胜利,还真是有几分‘上苍庇护’的嫌疑啊!”

曹操不是个信神敬佛之人,但这一次,连他自己都不得不承认,也许当真是有神明暗助,才能一路大胜,直取柳城,除掉袁氏兄弟这一对眼中钉。

三人的关系实在太过亲密,这私底下聊天也就没什么顾忌。

等曹操和楚云东一句西一句地把此次出征的经过,给郭嘉完整地还原了一遍后,听得郭嘉是惊叹不已。

直到三人闲话聊够了,曹操才干咳一声,开始讨论正事。

“奉孝,云儿,在能替我排忧解难的谋臣之中,你们是我最信赖的两人!有什么话,在外人面前我还要拐弯抹角,可当着你们的面,我就不兜圈子了。”

曹操收敛笑意,一脸正色地说出了自己的铺垫之词。

“叔父请讲。”

“请主公明示。”

楚云与郭嘉皆是同样收起笑意,板起面孔应道。

“好,那我就直说了。如今河北大定,有不少将军文臣,正打算着要联合起来,劝我再进一步。”

郭嘉深吸一口气,试探着问道:“主公,这所谓的‘再进一步’……莫非众人是打算劝进……?!”

这所谓的“劝进”,无非就是劝曹操废汉献帝,取而代之,自己做皇帝!

按说以曹操如今所掌控的城池、兵马,以及手中的资源,已然是天下首屈一指的最强诸侯。

可这并不意味着,曹操有资格直接废汉自立。

只见曹操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道:“群臣们确实是这个意思……只是不知你们二人,如何看待此事?”

话音一落,楚云与郭嘉虽然没有互相看着对方,但心灵上无疑是有了一个短暂的接触。

他们都知道,这个问题,与以往的那些截然不同。

这一次,他们必须慎重回答!

否则,即使与曹操的情谊再深厚,以后保不准也会大难临头!

见楚云没开口,郭嘉深吸一口气,沉声答道:“主公,属下以为,时机未到!”

“哦……?时机未到?此话怎讲?”

曹操不喜不悲,一脸平静地问道。

“主公,如今河北与中原之地,尽归您掌握!

可汉室虽式微,可名义尚存,许都南有荆州刘备,西有张鲁、刘璋!

马腾、韩遂虽已归附,可他们毕竟名义上归附的是朝廷,而江东孙策虽素来与您交好,但主公莫要忘了,当初的孙策,还是依附于袁术之下,还差点儿做了袁公路的义子!

结果,袁术称帝之后,第一个与袁术划清界限的,正是他孙伯符!”

郭嘉冷静地分析着天下大势,将各路诸侯眼下与朝廷之前的关系远近,分析得鞭辟入里。

曹操细心消化着郭嘉的话,过了好一会儿,才微微点头,而后看向楚云:“云儿你又是怎么看此事的?”

在此期间,楚云的大脑飞速运转,如今已想出该如何应答。

“叔父,侄儿觉得,奉孝之言,确有道理!

不过嘛,这称帝之事,虽可以暂缓,但另有一条路可供叔父一试!”

“哦?”

曹操大感兴趣地看向楚云,就连郭嘉也一并朝楚云抛去好奇地眼神。

“叔父,何不先称王,定邺城为王都?

如此一来,既能将朝中骨干大臣名正言顺地搬到邺城,叔父也可循序渐进,借此试探一下天下诸侯对叔父的态度!”

楚云的这个建议,是当真说到曹操的心坎里去了。

且不说是否要称帝,在见识过邺城的繁华之后,曹操的心思早就不在许昌了。

可是许昌是自己当初设立的大汉都城,如果贸然迁都,无异于打自己的脸,给自己找麻烦。

然而,曹操若是称王,并借此自设王都于邺城,既在某种程度上,保全了汉王朝以及天子的颜面,也顺理成章将自己的根基转移到邺城,属实算是一箭双雕,两全其美。

至于称王这事,虽然汉高祖刘邦曾有言称“非刘氏而王者,天下共击之”。

但以曹操目前对大汉力挽狂澜的“巨大贡献”,说是旷古烁今也不为过。

称个王,又算得了什么?

再说,刘邦都死了几百年了,西汉东汉迄今更迭了不知多少代,他的话又有多少实质分量呢?

再者,就是楚云所说的,试探天下诸侯的态度。

现在曹操心里,也很想知道,诸侯对自己的真实态度,是服呢?还是不服呢?或者表面臣服,内心不服呢?

称王,可以借此试探出诸侯们的真正态度,更可以确认诸侯们对曹操的所作所为,极限在何处。

如果这一次曹操真的称王,有某位诸侯公开表示不满,曹操就可以以此为借口,借汉室的名义,对其出兵。

若是大多诸侯表示祝贺,那曹操就可以顺利称王,并由此对日后称帝,废除汉帝,还朝换代继承大统而做好铺垫和准备。

因为诸侯们如果能接受曹操称王,相信要不了多久,当曹操的势力继续发展壮大,他们终将不得不接受汉室灭亡,曹操取而代之的事实。

“妙极!正如奉孝还有云儿你们二人所说,此时称帝为时尚早,但若是称王,非但无害,而且益处颇多!”

曹操眼中出现从未有过的火光,就像是潜伏在幽暗密林中的野兽,在蛰伏了不知多少年,终于察觉到目标猎物一般!

对此,楚云与郭嘉看在眼里,谁也不敢多说一句,可他们都意识到了一件事。

曹操对于权欲的渴望,早就不同以往,司空也好,丞相也罢,这些人臣之职,无论多高都难以填满曹操内心深处对权力追求。

就像是深不见底的巨型沟壑,永远不会被填满一般。

“叔父,侄儿在此,先道一声恭喜了!”

“在下恭喜主公!”

即便是很少在曹操面前说软话的郭

(继续下一页)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