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望兰陵> 第50章 匆匆错过(求收藏 求票票)

第50章 匆匆错过(求收藏 求票票)

“元一丽,原来你是假的?”

郑楚儿嗖的一下子站起来,握紧了拳头。

“我一定要知道,元氏宗室中,谁家的女儿叫元玉玉。”郑楚儿玉牙紧咬。

“哼,她一个冒牌货,还敢跟女郎抢男人?”

翠柳话说完,才觉得不对,忙对郑楚儿说:

“喔,女郎放心,没人抢得过你。”

郑楚儿的脸色,可没好转,人家都粘在一起,形影不离了,再说,抢字有点不雅,不会换个其他字?

想起那夜,疼痛和陶醉相伴的缠绵,郑楚儿小脸一红,不理翠柳。

“一个假的元一丽,还给我们正宗的元府表妹,使绊子?”翠柳接着气愤道。

郑楚儿抬头望着气呼呼的翠柳,眼眸终是冷冷一笑。

“我会撕下她的画皮的。”

郑楚儿说着,站起来就往回走,她想立马就回到邺城,揭穿元一丽的身份。

突然有人当住了她们的去路,是魏国的府兵。

那些府兵,手中好似拿着一张画像一样的东西,一路走了过来,他们竟让一个戴着帷帽的女子,拿下帽来查看。

翠柳到那些府兵面前,隔着帷帽一看,那些府兵手中的画像,竟是郑楚儿。

那些人见翠柳戴着帷帽,疑惑的看向她。

“看什么看,我陪我家夫人来这里转转,招惹着谁了?”

翠柳干脆拿掉帷帽,一副恶奴的形象。

翠柳说吧,一甩屁股,就回到郑楚儿身边,扶郑楚儿背坐在亭子里。

当那些人走过来时,看到站起来的,是一个身怀六甲的孕妇。

他们要找的,是一个未婚的女孩,于是没有多看戴着帷帽的郑楚儿一眼,就从她们身边走过。

回到租住的房里,郑楚儿才从肚子里,拿出了翠柳的帷帽。

“好险,是那个阿宪府上的人么?翠柳一直看他对女郎不怀好意。”

郑楚儿不说话,现在出城,已经来不及了,肯定都有人拿着她的画像在查看。

推开面对明湖的窗子,郑楚儿望着对面那栋灰色的建筑,门楣上,三个“水月轩”鎏金大字,映入郑楚儿的眼里。

之所以没有住客栈,而是花大钱,直接租下这栋房屋的最上层,并不仅仅是躲避可能的搜查,也不是看上这栋房屋在明湖边上。

郑楚儿看上的,是对面那栋叫明月轩的楼房。

邺城的高家,有一栋房屋,外观和名字,与这水月轩,简直一模一样。

是巧合?巧合得连房屋的颜色、名字都相同?

前世,她的四郎对她说,那栋房,是他父亲留给他一个人的,说他的娘亲,曾经在那里住过。

见新婚的郑楚儿,有点不适应皇亲贵戚府邸内的人际关系,高长恭还带着她,去水月轩住了一段时间,水月轩内的陈设,郑楚儿至今还记忆犹新。

望着那些府兵终于离开了明湖,郑楚儿对翠柳道:

“翠柳,拿一套你的衣裳来,给我换上。”

当郑楚儿站在水月轩门口时,刚好有个老仆人开门出来。

“请问这里需要婢女吗?”

郑楚儿可怜的问,吓了翠柳一跳,女郎这是哪一招?

老仆人一愣,府中刚好需要婢女,不过是要直接买来。

“家中遭变故,我愿卖身为奴。”郑楚儿楚楚可怜道。

老仆人看着郑楚儿和翠柳,犹豫了一下,带着俩人进去找管事。

看着里面的一切,郑楚儿愣住了。

江南风格的水榭凉亭,白玉石砌的花台,流水假山,竟然和邺城高家的那栋水月轩,惊人的相似。

这是怎么回事?

“你们愿卖身为奴?”管事的望着郑楚儿,有点怀疑。

“请问主人是长安城哪一户人家?”

管事的眉头一皱,一个卖身为奴的,瞎打听什么?

“是长安城最显贵的人家。”管事的没好气的说。

长安城最显贵的人家?那不是宇文丞相家么?

卖身为奴的事,自然没有谈成,郑楚儿歉意的对送她们出来的老仆人说:

“连主人家都不知道是谁,怎敢就卖身为奴?”

“我家男主人,是长安最尊贵的人,女主人,生下女郎后,就离开人世了。”

长安城最尊贵的人?宇文泰?

老仆人慈祥望着郑楚儿一笑:

“要是夫人活着,定会留下你们,因为我家女郎,当年就是有你这么大时,偷偷出去游玩,再也没有回来。”

宇文泰的女儿,自幼没了母亲,十三四岁偷偷跑出去玩,再也没有回到长安?

郑楚儿大脑有点乱,那曾经住在邺城水月轩的女主人,四郎的娘亲,是谁?

高长恭生母的身世,在邺城,一直像迷一样,没有人知道,难道高澄看上的,竟是死对头宇文泰的女儿?

或强留,或巧娶,让宇文泰的儿女,为他生下了四郎?

当年的大将军高澄,权势地位,堪比当今的宇文泰,要留下一个心仪的女孩在邺城,易如反掌。

……………………

“安城郡公,属下不才,没有找到画上的女郎。”

邺城的安城郡公府内,宇文宪手握画笔,在面前的画像上,对着画像上的嘴,轻轻的点了一下,丹唇水润。

“真狡猾,你躲到哪里去了?”

宇文宪微微望着画上的人,笑容邪魅,眼光浮现出少年老成的光芒。

看了一眼书案上那支玉兰步摇,又自言自语的道:

“我们可是交换了定情物的。”

“或许,郑女郎已经离开了长安。”

阿举望着已经装饰一新的房间,摇了摇头,可惜房间的女主人,竟没有找到。

阿举本想,凭他家公子的能力和地位,留下一个女孩在长安,很容易。

可实际上,安城郡公府的人,从早到晚,都没有找到那两个要来明湖的女孩。

安城郡公府不露声色的寻找,已经从明湖,转移到了长安城的各个客栈。

翠柳庆幸自己女郎聪明,不然住在客栈,怕是早已经被找到了。

看着斜对面的“明湖客栈”,不断的有人拿着画画像在找人,翠柳希望马上返回齐国。

“女郎,元一丽假冒的证据,已经拿到手,我们回去吧?”

“恐怕现在,各出长安城的水陆要道,已经有人守着了。”

“那女郎怎么办?”

郑楚儿淡淡一笑道:“想看看宇文宪这个小弟,有没有本事找到我。”

“我们可安心的待在这里,等那些人松懈了,方可离开。”

翠柳没有想到,她们一待,就是月余,直到风声过去。

郑楚儿乔装乘马车离开了长安城,在城门口,和一辆马车擦肩而过。

高长恭坐在马车里,和他一路要寻找的人,匆匆错过。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