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什么情况?

“该死的,该死的,这样气质的女孩,怎么会做出这样的苟且之事?啊啊啊!我恨呐,我恨呐!”

唐昊愤怒的嘶吼,如同野兽般咬牙切齿,很想现在冲上去将千羽撕碎,可是他却不能过去。

哪怕阿银是这样的女人,他不知道为啥,心里依旧非常非常的喜欢她。

所以他不想过去徒增尴尬,只能忍着,压抑着,憋屈的想要爆发。

“昊哥,这个人叫千羽,这不是之前那几个小偷说的人吗?你发现了吗?他一点魂力也没有,

他明显是个骗子,这女孩可能被骗了。”唐牛注意到什么,立刻开口道。

而这句话,令嘶吼中的唐昊猛地转头,双眼血红的冷声道。

“对,我想起来了,就是称呼他叫千羽,真的没有魂力,该死的骗子,竟然敢骗无知善良的女子,

你给我等着,给我等着,我一定要将你抓起来,好好审问,唐牛跟我走,去找他!”

唐昊怒声说着,如同咆哮的狂狮般,咬牙切齿。

当然。

他即便是找千羽,也会挑选无人的时候,也就是阿银不在千羽身边的时候,不能给阿银留下坏的印象。

主要是这么短的时间,他对于阿银,对于这个楚楚可怜的柔弱女孩,竟然越发的喜欢。

就像是甘醇的酒一般,越放越香醇。

所以他现在脑子里全是阿银,而且越来越着迷,甚至有点入魔了。

就这样。

在这样的情绪中,两人向着外边走去,在远远的跟着千羽,准备找机会将千羽抓起来审问。

另一边。

天香客栈中。

卧室中的比比东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主要是之前被千羽欺负了,被骗吻了。

当然这是原因之一,真正令她担心的是另一件事,那就是千羽说的另一个准备收的弟子阿银。

刚才在窗户前,她看到了那位叫阿银的女子,蓝色的长发,蓝色的纱裙,气质柔弱优雅,显得楚楚动人。

这样的气质和容貌,早已超过了绝大多数美女,哪怕是比比东,都不由的在心中暗赞对方的容貌和气质。

可就是因为对方太美了,比比东有些担心了,担心千羽被别的女人引走。

以前的时候,比比东凭借自己的容貌,丝毫不担心别人能引走千羽,但见识到阿银后,她就开始担心了。

第一点,千羽也是男人,甚至有些花心,比比东早就发现了这一点,只是没有说。

第二点,阿银太美了,这样的气质和容貌,很容易将人给勾走,所以比比东很担心。

尤其千羽要收阿银为徒,要去接触那个女人,比比东越发的担心。

“千羽怎么还没回来呢?好担心,我该怎么办?要不要过去看一看?”比比东纠结无比,很想过去看看情况。

但又担心给千羽留下妒忌的形象,所以始终犹豫不决。

最终。

比比东还是离开了客栈,准备看看具体情况,远远看看千羽和阿银。

只是。

在她离开客栈的一刹那。

包括路边卖菜阿婆在内的所有人,都集体扭头看向比比东,然后凑在一起窃窃私语。

“就是她,真像啊,太像了。”

“是啊,你当时没看到,那位千羽大人真的好厉害,简直是一模一样。”

“对对对,千羽大人连赢两局,想收那个女人做弟子,那个叫阿银的女人都觉得千羽大人优秀,好像有表白吧?”

路人们议论纷纷,说着只言片语,甚至有人没看到当时的场景,只是道听途说,但依旧跟着一起议论,只是将事情说的很离谱。

而这样的话语,这样的态度,令刚刚走出客栈的比比东,直接茫然了。

“这是怎么了?千羽是不是做了什么事?为何大家都这样看着我呢?”

比比东大眼睛中透着茫然,美眸环顾四周,发现很多人都用奇怪的目光看着她,很多人在赞叹什么。

由于说的人太多了,比比东只听到了一部分,听得有些云里雾里。

为了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她向着不远处的偏远街道走去,在那里有个胖大婶在说着什么,一副我了解一切的模样。

“你过来一下。”

比比东走到那胖大婶面前,一把将她拎到隔壁的小胡同中,皱着眉头问道。

“你们在说什么?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我,这枚金魂币就是你的。”

“金魂币?!”

胖大婶看到那枚金魂币,眼睛里尽是贪婪,不过她来得晚,只听别人说了大概的整个事件,她并没有看到具体情况。

但是为了这一枚金魂币,她就算不知道也要知道,所以她胖脸上带着自信道:“放心,我全都了解,您听我说。”

“好。”比比东看胖大婶这么自信,也认真倾听起来。

“大人,事情是这样的,有一位叫千羽的大人,要收一位叫阿银的女子为徒,然后他们进行了两局比拼,

他们比拼了画画和识别植物,结果千羽大人全都胜了,非常厉害,但是胜利只是其次,

真正厉害的是千羽大人的绘画,非常非常的像,和本人简直一模一样,就跟真人似得。”

胖大婶突突突的说着,说的有模有样的,就像是本人在场似得。

“原来是这样,你继续说,那些人为什么看我?难道说,千羽画的人是我?”比比东期待道。

“是的,确实是您,画中的您和您现在一模一样,就跟真的似得,而且千羽大人说了,这画中之人是他老婆。”

胖大婶说到这,伸出胖手,一副要钱的模样。

“老婆?千羽说的吗?真的吗?”

比比东愣住了,不敢置信千羽竟然这么说,但是比比东心中尽是惊喜。

先前她还担心千羽被别的女人吸引,可是没想到,千羽竟然当众说她是他的老婆,这真是令比比东又羞又喜。

“给你钱,你继续说,说的好了钱少不了你的。”比比东小脸儿红扑扑的道。

“好的,您听我说,千羽大人说戒指是配偶之间才能送的,但那叫阿银的女人,竟然要送千羽大人戒指。

虽然千羽大人拒绝了,但这明显是表白,您可要注意啊,可千万别让人抢走了你的老公。”

胖大婶再次开口了,因为道听途说,她只知道一部分真实情况,所以不由的说错了。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