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历史军事>我是三国一谋主> 第六十五章 袁军将至

第六十五章 袁军将至

鄢县城小,城内百姓不到两万人,只见耿衡命士卒将百姓们驱赶于一处空旷之地。

待人到齐,耿衡才向面前百姓们喊道:“本将奉国相之命,将尔等迁往睢阳,若有不愿者,以敌军细作论处,杀无赦。”

这道命令的确是许济所下,许济害怕到时自己的计划一启动,这些百姓连活下去的机会也没有。

许济没有选择,他不愿让这些百姓白白死在这场战争中,此时只有对他们心狠一些,尽快让他们逃离这个战场。

耿衡的话并没有震慑住所有人。

袁家作为世家领袖,更是豫州出身,在梁国的诸多世家中,颇具人心。

所以此时作为鄢县的世家大族,鄢县冯氏便站了出来。

只见一老者向耿衡行了一礼,口中说道:“老朽的家资祖产俱在城内,如今将军令我等仓忙迁往睢阳,恕老朽不能答应。”

耿衡看了一眼老者,知道其乃是鄢县冯家的家主冯赭,耿衡眼睛冷冷一眯,向其问道:“汝欲做那袁术细作呼?”

“将军这是何意?鄢县乃是我冯氏宗族所在,老朽焉能将这先辈家业舍弃不顾,若是如此,老朽便是冯氏的罪人,将来到了地下,有何面目去见先人。”

冯赭倒也想过投靠袁术,做这城中内应,只是如今袁术大军未到,也不知袁术能给冯家开何筹码,所以便想待在这城内,浑水摸鱼,伺机行事。

耿衡却是眯眼走到冯赭身前,口中说道:“既然汝不愿离开鄢县,那就留于此地吧!”

冯赭听得耿衡之言,心中大喜,刚要道谢,便见耿衡从腰间抽出利剑,一剑将冯赭的头颅斩起。

只见冯赭的头颅从脖颈上掉落下来,在地上骨碌碌的滚了两圈。

耿衡看着冯赭的头颅,口中狠狠说道:“汝既然不愿迁移,那便永远留在此地,来人,将他拉出去埋了。”

见到此幕,诸多的冯氏族人目眦尽裂,欲上前与耿衡拼命;但又看到耿衡手中拿的利刃,瞬间又退了回去。

耿衡见此也不在意,看了眼已经西落的夕阳,朝着百姓喊道:“本将说过,凡不愿迁移者,皆按细作论处,杀无赦,这冯赭之死,皆乃咎由自取;

汝等今夜将迁移所需之物整理好,明日五更,便出发睢阳,凡敢耽搁时辰者,杀无赦。”

看着耿衡杀气腾腾的模样,之前还对耿衡不在意的那些世家人士,此刻已经一个个噤若寒蝉。

此时的不远处,正有两人偷偷观看着耿衡的一举一动。

见耿衡欲将百姓迁往睢阳,于是李封向薛兰疑惑问道:“兄长,这李典、耿衡此举是为何意?”

薛兰听得李封所问,微微笑道:“如今袁公大军来袭,怕这李典、耿衡已自知守不住这鄢县,这才将百姓迁往睢阳,以作坚壁清野。”

“那兄长,我等现在该怎做?”

只见薛兰只是一笑:“我等如今只需听从那李典之命便可,等袁公大军一到,到时我等为其打开城门,便是大功一件。”

李封见薛兰说得此言,想起日后自己立下大功,嘴角也不由的咧了开来。

…………

……

此时从鄄城送来的大批火油与干草皆以送到睢阳。

一开始许济就想过用演义中诸葛亮的火烧新野之计来对付袁术,但许济仔细推敲一番,觉得此举把握不大。

许济自从经历琅琊一战后,就再也不敢小看任何人;若是故意将城池让出,就极有可能受到袁术和袁术麾下谋士警惕。

而且火烧一城,需要极多的火油干草,万一袁术是白日进城,被其看出端倪的可能性极大。

许济不敢赌,因为这关系着整个兖州的存亡,所以来到睢阳后,便一边令士卒加固城防,一边囤积粮草,准备与袁术于睢阳打持久战。

不过当接到李典来信,言薛兰、李封二人归降时,许济就知道,自己火烧鄢县的机会到了。

许济之前就因为琅琊之战,没有做到知己知彼,险些遭逢大败。

当斥候探得薛兰、李封二人所在时,便命人在二人附近,注意着其势力的一举一动。

自然而然,许济也接到了斥候探报,有一文士入了那芒砀山;许济清楚,此刻能来寻薛兰、李封二人的,除了袁术,再无他人。

许济接到信后,便立即向鄄城的程昱去信,信中,许济将自己的计策尽数说出,让程昱为自己筹集火油干草等易燃之物。

许济看着眼前以粮草伪装的火油干草,从身上又拿出一锦囊,向身旁的亲卫说道:“将这粮草与锦囊送于鄢县的李典将军,记住,此锦囊除了李典将军,任何人不许打开。”

亲卫接过锦囊,应声唱“诺”,随即便领着已伪装成粮草的火油干草向鄢县而去。

许济若不是担心自己去鄢县会打草惊蛇,使薛兰、李封二人心中生疑,不然自己早已去那鄢县,亲自安排一切。

如今许济只能将所有指望皆托付在李典身上,看着鄢县的方向,许济轻轻叹道:“李典啊李典,这次兖州存亡,皆在于汝啊!”

………

……

两日后,李典接到许济送来的“粮草”与锦囊,待独自一人时,李典打开锦囊里的绢布,仔细看后,心中对许济顿时生出了无限敬佩。

许济将计策写于绢布之上,将计策的每步细节都写的清清楚楚,李典只要按这绢布之上所写行事即可。

李典叫来偏将耿衡,拿出了许济给自己的锦囊,向其说道:“昭显,这是中郎命人送来的,汝先看一看。”

耿衡本是李典叔父李乾的家将,这两年李典单独带军,李乾不放心,便将耿衡放在李典身旁,做了李典的偏将,协助李典做事。

耿衡接过李典递来的锦囊,待看完后,口中惊叹:“中郎此计,可谓环环相扣,一丝一毫的细节都不曾落下,末将想那袁术,此番必会中计。”

李典闻言,也是点了点头:“如今我等按照中郎的计策行事便好,待傍晚时,汝多带些酒食去薛、李二人营中犒军;到时某再将这薛、李二人请来赴宴,将其灌醉;到夜深时,昭显可先避开这二人的驻军之地,将这易燃之物先在城内藏好。”

耿衡听得李典之令,拱手唱“诺”,随即便安排酒食去了。

待到傍晚,薛兰、李封二人接到营中士卒禀报,言李典偏将耿衡,领着大批酒食到营中犒军。

两人听得此言,对视一望。

这时又有一位亲卫来禀道:“禀将军,李典将军命人前来,请两位将军前往县府赴宴。”

只见李封向薛兰问道:“兄长,李典这是何意?”

薛兰摸了摸下颚的胡须,沉思片刻之后,才笑道:“今日一早,那许济从睢阳送来大批粮草,恐怕是要那李典坚守鄢县,如今我等二人手上尚有两千兵马,李典此举,不过是要收拢我等军心,助他守城罢了。”

李封闻言,顿时也是一笑:“如今袁公的先锋大军已离鄢县不足百里,明后两日便可来到这鄢县城外,想不到这李典,此时倒重视起兄长与封了。”

薛兰脸上正色道:“先去赴宴便是,此刻我等绝不能使李典生疑。”

李封闻言,急忙回道:“兄长所言极是。”

二人说完,便走向县衙,赴那李典宴请。

……

而此时另一边的夏邑,却已经开始了厮杀。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