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历史军事>我是三国一谋主> 第六十七章 火烧鄢县

第六十七章 火烧鄢县

李封这次是借李典让其与薛兰守卫西门,趁夜从城中出走,但二人却不知,此乃是李典故意为之。

在纪灵的营中大帐,待三人相识之后,李封才向纪灵拱手道:“纪将军,某与我家兄长,受耀卿先生之托,投于曹营,以做内应,如今袁公大军已到,某与兄长二人,今日被那李典安置于西门,此时将军若是领军攻城,我兄弟二人,可将西门打开,让将军大军入城。”

纪灵与乐就二人相视,脸上都露出欣喜之色,想不到刚来这鄢县,就要立下大功,之前便接到阎象与袁涣来信,信中言这城中薛兰、李封二人已暗中投靠自家主公。

如今听得李封之言,纪灵急忙问道:“李将军此言当真?”

“自然当真,前日,许济从睢阳送来大批粮草,似有让李典坚守鄢县之意,那李典也曾宴请我兄弟二人,向我二人推心置腹,言许济要在鄢县、睢阳阻滞袁公大军,以候曹操领军东归。”

纪灵听得此言,嘴角微微冷笑:“某本以为那许济乃是大智之人,没想到不过是一浪得虚名之徒。”

这时旁边的乐就开口问道:“将军,为何这般说那许济?”

这次纪灵不再是冷笑,而是大笑:“许济要以鄢县、睢阳两城阻滞我军,在某看来,乃是自寻死路。”

纪灵看着两人疑惑的目光,又接着道:“曹操如今与李傕郭汜二人相持于洛阳,那许济等曹操回军来援,只怕不知要等到何时;

待我等今夜先将鄢县夺下,到时许济只能以睢阳这座孤城困守,殊不知,孤城不可守,守久必失,如此浅显的道理都不懂,居然还被世人称之为大才,着实可笑。”

乐就、李封二人听得此言,顿时明了,李封更是上前朝着纪灵笑道:“这许济果是浪得虚名,将军之才远在那许济之上,末将佩服。”

纪灵听得李封之言,心头舒爽,脸上更是露出倨傲之色:“今夜,我等就先将这鄢县夺下,让那许济知道,他以城池死守来阻滞我军是多么愚蠢。”

这时身旁的乐就上前道:“纪将军,主公离此地不过五十里,我等是否等主公明日到来,再来攻取城池。”

只见纪灵摇了摇头,开口笑道:“不用,我等先将着城池夺下,待主公来到,便可直接入城歇息。”

乐就闻言,也不再开口,这时李封见二人已被自己说服,欲在今夜便袭取鄢县,连忙拱手说道:“末将愿为二位将军领路。”

纪灵听得李封之言,笑着回道:“好,今夜若是拿下鄢县,本将定会向主公为李将军与薛将军请功。”

李封赶紧拱手:“多谢将军。”

……

待到二更,袁军大军已经整合,纪灵领着乐就、李封二人在前,浩浩荡荡绕向鄢县西门杀去。

薛兰在城上见李封将袁术大军带到城下,赶紧命人打开城门,纪灵见城门大开,率着大军瞬间涌入了城内。

此时薛兰也跟在纪灵等人身后,领着本部人马向其他三门杀去。

另一边,李典正站在鄢县北门的城头上,这时斥候来报:“禀将军,薛兰、李封已领着袁军尽数入了城,如今已向攻向其他三门。”

李典听得斥候汇报,脸上露出笑容:“好,令大军从北门撤出。”

斥候领命而去,李典又向旁边的耿衡说道:“昭显,汝可以带人去点火了,待点火后,昭显可从西门撤离。”

“诺”。

耿衡领得李典军令,便带着人走下了城头。

李典见耿衡拿着火把走远,立刻随大军撤出了城外。

纪灵此时也已接到士卒汇报,李典已从北门而逃,立刻高声喊道:“众人听令,随我往北门杀,生擒李典。”

纪灵说完,便率着大军径直向北门杀去。

只是纪灵刚到北门,却见那城门已被大火堵住,纪灵此刻心中惊醒,口中连忙向身后兵卒喊道:“某中李典之计也,快从其他三门撤出去。”

只是纪灵还未说完,城内便到处升起大火,正向四周扩散。

纪灵见此,赶紧领着兵马改向最近的东门冲去,可是还未到东门,只见负责攻打东门的乐就,正朝着自己奔来,看着乐就那张被烟熏成漆黑的脸,纪灵赶忙问道:“东门是否也已被大火所阻?”

乐就抬头见是纪灵,赶紧开口道:“正是,末将正准备向北门而出。”

纪灵闻言,心中大悲,口中向天呼道:“怎会如此,难道某真要亡于此地。”

乐就此时如何能不明白,恐怕现在北门已如东门一般,被大火堵住。

看着越来越大的火势,乐就此时心中也生出一股悲切之感,也许自己今日恐怕也会亡于此地。

正在乐就悲切之时,耳边却传来刚刚还在悲呼的纪灵喊声。

只听那纪灵喊道:“西门,我等快从西门冲出去。”

乐就听得纪灵之言,瞬间明白,这西门之前乃是薛兰、李封二人把守,李典以这二人为饵,引自己等人入城。

如今李典行这焚城之举,必是瞒着这二人做的,而李典将这二人安置于西门,说明西门附近并未有燃火之物,不然若被薛、李二人发现,就将会功亏一篑。

乐就赶紧随着纪灵又冲向了西门,只是二人好不容易冲出大火的包围,来到了西门,只是眼前的一幕,却让二人傻眼了。

西门附近的粮仓里面存放的根本不是粮草,全是火油,只见火油已经被点燃,正朝着西门淌去。

此时的西门,无数的士卒都已涌向到这里,都向城门外狂奔,场面已经失控,在这求生之际,每个人的恶都暴露无疑,就在这狭窄的城门口,为了逃生,有的士卒已经开始互相厮杀了起来。

身后的大火传来的炙热之感已经越来越强烈,但眼前的城门却已被这些欲逃的兵卒所堵,乐就见此,急忙向纪灵问道:“纪将军,我等该如何做?”

只见纪灵牙齿一咬,口中狠狠的道:“杀出去。”

纪灵手提三尖二刃刀,骑着战马便朝着自己的士卒砍去,乐就见此,也提着长枪紧随其后,扎向了挡路的士卒。

整个西门,顿时成了一座修罗场,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疯狂,赤红的双眼,似乎已经丧失了人性,军卒与将军们开始了自相残杀,无数的哀嚎声、咒骂声、痛哭声响彻云霄。

纪灵、乐就二人好不容易杀出了城外,逃了数里,才回身看着被大火所焚的鄢县。

望着那熊熊烈火,纪灵口中悲声喊道:“三万大军皆丧于我手,我已无脸再见主公,我唯有以死赎罪。”

说完,纪灵抽出腰间宝剑,欲要自刎。

纪灵此举,将身旁的乐就看呆,刚刚纪灵还为了逃生斩杀自己的士卒,如今好不容易冲出城外,怎么又要寻死自刎。

乐就正准备上前拉住纪灵,谁知这时却有一道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济在此等将军久矣,将军怎可如此看不开。”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