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我在猴哥身上签到五百年> 第五十一章、影帝

第五十一章、影帝

“好了吧,说完就该上路了!”

施梓说着,冷笑着看着牛魔王。

红孩儿与铁扇公主的视线也都放到了牛魔王的身上,眼神中说不出是期待还是担忧,但担忧肯定会多一些。

这毕竟也是一种牺牲,一种冒险。

牛魔王虽是已经下了决心,但叫他一代妖王做这种自裁的事情,还是有些难为。

而且他当年能够纵横天下,但这么些年来习惯了平稳安定的生活,对于风险已经越来越没有承受力了,若不然后来他遭遇猴子的时候,就不会逼不得已才动手了。

说白了,安于享乐的生活消磨了大力牛魔王的斗志,他已经不再是当年敢称“平天”的那个大妖王了。

施梓倒是没有进一步逼迫他,这种时候就是要让红孩儿和铁扇公主好好看看他在如此艰难的抉择中,最后会做出什么选择。

就算他真的最后不动手,施梓也不会意外,顶多就是有些失望。

虽然他是想要帮牛魔王,但很多事情他不能代替他去做,决定还得他自己来拿,否则改变也没有意义了,很容易又会走上老路的。

反正他做了他该做的,牛魔王如果做了对的选择也就罢了,就算选择另一边,对他来说其实也没什么损失。

甚至他还有些期待,如果牛魔王真地选择保自己,那到时候等自己跟他们说清楚这一切都是他和红孩儿联合起来演的一出戏,牛魔王会是什么表情?

啧啧,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所谓看热闹不嫌事大,大概就是这样吧。

也正因为有这样的心态,所以施梓此刻看起来十分轻松,和其他三个形成了鲜明对比。

而这在牛魔王三个看来,就更是显得他笃定,仿佛已经稳操胜券。

事实上现在的局面,他的确是主动的那一方,而牛魔王则是看似主动,但不管做出什么选择,都得付出代价,这也是他这招的“毒辣”之处。

正是因为种种顾虑,牛魔王才会犹疑不决,否则真地自裁又如何,大不了真去地府闹一场,他牛魔王也不是怕事的人。

“既如此,那我便……”牛魔王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值此关头,他终于还是选择了无法舍弃的家人,不管是红孩儿还是铁扇公主,似乎到此刻他才认清了自己最不能失去的便是他们,最庆幸拥有的也是他们。

可惜明白这一刻有点晚了,已经没有办法和他们多说什么,一切尽在行动中。

然后牛魔王伸手一招,混铁棍在手,曾经的武器,现在却要朝着自己的主人,牛魔王仿佛能感受到混铁棍有一种不甘的颤抖。

“慢着!”就在牛魔王操起混铁棍,就准备对着自己来一下的时候,施梓想了想,突然又抬手道:“本王现在又改主意了,不要你自裁了,只要你肯废了自己这一身修为,本王就也放过他,如何?”

牛魔王一怔,铁扇公主脸色惊变,立刻直摇头说道:“不要!”

若是自裁了,还有机会去地府那边闹一闹,说不定就能得个孙悟空一样的结果。

但是自废修为的话,想要再重修回来可就不容易了,而且到时候再面对施梓,就一点儿反抗之力都没有了。

红孩儿立刻拼命地挣扎道:“你这只死臭虫,必不得好死!”

他也是真的急了,这可不符合施梓先前和他说的,难道这死虫子真的是在骗自己?

施梓冷笑一声,突然一挥手,顿时“啪”的一声,一个清晰的巴掌印出现在红孩儿的一边脸上。

“聒噪!”施梓瞪了他一眼,就不再去看他,而是转向牛魔王问道:“如何,牛魔王大王?”

红孩儿有些懵了,这一巴掌太响亮也太痛苦,让他甚至分不清楚此时施梓到底是在演戏,还是在故意报复他。

以至于本来想要吐露的一些话也咽了回去,因为他突然发现自己就算把“真相”告诉父母,对于现在的局面也根本无用。

那臭虫已经疯了,他不是在演戏,他就是真想要杀了他!

在这点上红孩儿想得倒也没错,施梓对他的杀意是真地。

只不过,没必要。

到这份儿上了,牛魔王对于施梓的什么侥幸什么希望早就全都消失了,他目光冷冽的瞪着施梓,“你这是在得寸进尺……”

“没错,本王便是在得寸进尺。”施梓笑得很像是一个大反派,十分张狂,好像下一秒就要扑街的样子,“但你别无选择,或者说你只有这两个选择。做还是不做,是想看你的儿子去死,还是自废修为?”

说起来,要自废修为可就不是凭自己的力量能够做到的了,得需要求助外力。

而现场牛魔王就只有一个“外力”,那就是铁扇公主。

当牛魔王转头看向铁扇公主的时候,就见她疯狂地摇着头,口中只知道喃喃着:“不要、不要啊……”

牛魔王咬牙道:“来吧!”

看着牛魔王将混铁棍伸过来,铁扇公主根本就提不起力气去接。

眼泪已经止不住的涌出来,然后看了看红孩儿那边,但是模糊的泪眼让她已经看不清楚了儿子的模样。

一边是儿子,一边是夫君,这天杀的虱魔王,折磨完了牛魔王之后,这是又来折磨她了。

这叫她该如何抉择?

怎么选择都一定会痛苦,一定会后悔。

她突然疯了一般朝着施梓吼道:“你若是真地想要杀人,那便直接杀奴家吧,牛魔王一切的罪,都由我来承受,红孩儿不该受的苦,也都由我来承受……”

这时候红孩儿终于忍不住冲着施梓咆哮道:“够了,你这只死臭虫,居然欺骗本王。说好了只是演戏,让他们和好,为何现在却要我父王自废修为,还要如此折磨我母亲?”

施梓脸上毫无变化,倒是牛魔王和铁扇公主齐齐怔住,看了看两边中间那被捆仙绳缚住艰难挣扎的妖童,又看了看施梓。

他们甚至怀疑刚刚是不是幻听了,红孩儿到底说了什么?

“孩儿……”

红孩儿扭着头,但因为姿势问题,根本看不到人,只能哭喊道:“母亲,是孩儿太笨,被这虱魔王愚弄于鼓掌。你不必死,父王也不必自废修为,真正该死的是孩儿才对。”

“红孩儿,你知不知晓你在说什么?”

施梓突然喊了一声,却让这熊孩子突然炸毛一样道:“臭道士,你这只死臭虫,你休想再骗本王,本王到了阴曹地府,也一定会回来找你报仇的!

“父王、母亲,你们也不可再信他,只需记得孩儿死后,替孩儿报仇……”

他说着,突然以头抢地,而且是面朝地面,直欲将自己的鼻子都撞破一般。

施梓见他这样,知道事已不可为,不知道刚刚那一出戏效果究竟怎么样,但现在肯定是演不下去了,不然红孩儿这边出点什么岔子,那他可就真对牛魔王没法交代了。

毕竟红孩儿现在这样是被自己“逼”的,也可以想见他为什么反应这么大,施梓是讲武德的人,自然知道要点到为止。

“罢了罢了,”他伸手一招,先是将那边的玄黄炎和大锅,还有红孩儿身上的捆仙绳这些道具都收回来,然后才对着红孩儿一点,制止了他还想撞壁的举动,说道:“这出戏就到此为止吧,红孩儿。”

红孩儿先是一怔,等到发现自己身体脱离了束缚,再回头去看施梓,仍觉得如坠云雾中。

只觉得方才一喜一怒皆由人操控一般,但偏偏这时候又没法说他一句不是来了。

因为很明显,施梓到底还是信守了承诺,及时收手了。

只是方才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到底哪点是真,哪点是假?

三百年的熊孩子迷糊了,发呆了。

同样呆住的还有牛魔王夫妇,铁扇公主眼泪还在止不住的流,牛魔王举着混铁棍的手都好像有些酸了,但他们仿佛都成了雕塑一般,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动作了。

只是眼睛都盯着施梓身上,他们需要一个解释。

施梓叹了口气,说道:“嫂夫人,牛兄他都能为你们做到这个份儿上了,你还不能原谅他么?”

铁扇公主已经是满头雾水,被这转折弄得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此时又哪里知道要怎么回答。

施梓便又对牛魔王说道:“牛兄,今日之事,可曾让你看清了自己的内心?若能有点效果,也不枉我与红孩儿演这出戏。”

牛魔王的牛眼瞪得更大了,“你是说……”

施梓瞥了窝在铁扇公主怀里的红孩儿一眼,苦笑道:“那你们便听我从头道来吧……”

牛魔王与铁扇公主对视一眼,都慢慢点头。

片刻钟后,听完

(继续下一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