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章 神兵

通过自身精、炁、神的蕴养,虽然因时日尚短,大槊还未能显化非凡,但一些变化已是看得见。

锋芒毕露,更光亮如新。

修长的槊刃的脊上,渐渐已汇聚起血红的阴影——是这条马槊杀人盈野之后沾染的杀气,经过蕴养渐渐凝聚起来的表现。

这条大槊常昆很喜欢,渐不趁手还是喜欢。毕竟是自己打造的。

有了养器术,早晚养出灵性灵光来。

不过有一个根本的问题摆在面前,这条马槊的材质,太普通。只是精铁。材质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上限,材质太差,蕴养到一定高度便再无法增进。

涤垢泉事后,常昆得到那颗由落神钩炼化而来的珠子之后,就想过怎么用那珠子。拿去砸人?不是常昆的风格。或者找回道人、火龙真人帮忙,炼个宝物出来?好像也没那个想法。

依照珠子的性质,变化万千,聚散无常,常昆的打算是将之与马槊合在一起。

手腕粗的马槊搁在膝上,常昆摩挲着,上面的每一个纹路,都无比熟悉。

片刻后,常昆拿出那颗珠子,淡淡的金辉随之在屋里绽放。念头一动,珠子化作一捧金灿灿的云烟,在他的注视下,一丝丝融入马槊之中。

马槊乌黑的槊身上,一道道金色的纹应之闪现。就像金色的闪电游走,从槊尾到槊刃,一溜儿上去,最终金光一闪,重归朴实。

再看马槊,乌黑仍乌黑,只是那些纹路,多了些暗金之色。

最大的变化是槊刃。一条金线绣在脊上,分外耀眼。猩红的杀气以金线为中心,在两侧汇聚,形成一片片淡红的云纹拥趸着,十分好看。

弹指一击,嗡的一声,槊刃震动,一丝锋芒外泄,竟在空气中划拉出一道肉眼可见的芒,那芒飞射出去,从墙璧穿过,留下一道三指长的缝。

已非凡器!

但现在太锋芒毕露了些。

常昆仔细感受,自珠子化作金雾融入马槊,那种血肉相连的感觉似乎远了许多。常昆动念,意图让马槊变化,但马槊一阵涨缩,却很快复归原样。

不是马槊没有了变化万千的能力,而是常昆没有了如臂使指的亲密度。

炽烈的罡气蓬勃吞吐,淡淡的清辉自常昆鼻窍流出,伴随着眼中的精光,一遍遍洗刷着马槊,如此一刻不停。

常昆很清楚,只要用养器术一直养,金珠的特质早晚彻底融入马槊,使得这条马槊变得更加非同一般,早晚如臂使指。

养了一阵,常昆手痒,提着马槊到演武场走了几招,感觉果然大是不同。

以前马槊用起来,有一种小心翼翼的感觉,害怕罡气输出太过迅猛,崩坏了马槊。现在则不然,任意输出,无论常昆罡气怎样爆发,马槊都坚固的稳如泰山。

一分罡气,以前用马槊使出来,可爆发两分威力。现在一分罡气,则可爆发二十分以上,至少增强了十倍!

常昆吃惊于珠子的神妙,到底是什么材质?

当然,与涤垢泉之事的那次炼化定也有莫大的关系。

想到中阳山山腹中满满的十倍质量于黄金的类似黄金的物质,与珠子有些类似,常昆不禁有点热切。

等把山买下来,山腹里面的金属得好生计划计划。

...

常昆马不停蹄,沾光老前辈的手段,抹平隐患。那边董家村,也是事情频频。先是刘大户之死,引得一阵风波。

刘大户算是董家村的定海神针。甭管他做过多恶略的事,董家村毕竟是刘大户镇着的。刘大户一死,佃租刘家土地的村民不免开始担心,害怕刘家继任者改规矩。

刘岷把刘大户尸身带回家,把事情跟三个哥哥说了,妖魔鬼怪的事没瞒着,只也要他们以后守口如瓶。

刘家内部的风气很好,没有出什么乱子。

因着刘岷最聪明,几个哥哥齐推他当了家主。

正是因为刘岷做了刘家的家主,村民们才会担心。这小子以前是个霸王,今天揍这个,明天搞那个,搞的村里经常鸡犬不宁。

现在这样的人做了董家村的大地主,怎不叫人担心?

刘岷立刻召集村民,在村里几个老人的见证下,做出保证,刘家的规矩,一如既往,绝不改变。

还斩木为信,若以后他刘岷在非不可抗力的情况下坏了规矩,犹如此木。

这才安抚住人心。

刘大户当天下葬,没有搞的大张旗鼓。毕竟这事涉及的东西太玄,越早处理掉越早淡忘。

刘家四个兄弟约定,四个人两两一组,每一旬十天轮换,为刘大户守孝三年。

是该轮换,毕竟大户家里事儿不少,得有人主持。

董家村很快安定下来,刘家这边的涉事者也守口如瓶。倒是张家的几个姑娘,这会儿正忧愁着呢。

她们也是事件的经历者之一。刘家是前半段,她们是后半段。

她们经历的一切,太羞耻。

对于女儿家来说,身子光光给人看了,总归不太好。尤其那人还是未来的大姐夫。

“大姐为什么还要答应?”

小五挺不爽:“那家伙太可恶了,把我们都...”

小二倒是没那么大反应,闻言道:“当时大抵是身不由己。”

小三说:“回想起来真可怕。涤垢泉下面怎么会有个太阳?我还以为我会被烤焦呢。”

“我烤焦了。”小七撑着下巴:“好热好热。”

小四说了句公道话:“我想当时要不是他带着那个东西扑下来,我们可能都已经没了。”

张小一一直没说话,这时才开口。

她说:“涤垢泉不能再提。我与常君的事,妹妹们不必多说,是定好的。我是大姐,我做主。”

张小一是家里的老大,一直以来家里的事,一旦她做了决定,妹妹们都不会反对。

这次也没话说。

“就是有点羞耻的样子。”小七懵懵道:“我见了大姐夫,是不是该脸红尴尬呀。”

张小一拧着她耳朵:“我说了,这事以后不许提,听到没有?”

“哎哟,听到了,听到了。”小七怪叫连连。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