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二章 白虎外相

这白虎外相合先天西华至妙太白元金炁之天性,合常昆杀伐凌厉凶狠直烈之人性,甫一成就,常昆水涨船高,比先前强大了数十倍不止。

更得了常昆有生以来的第一道神通——三昧神风。

此风发自四象风炁,合了五行西方之金性,牵引白虎七宿之中奎宿星力,三元合一成就而来。

三昧神风有毁灭万物之能,亦有风驰电掣之速。可凭其绞杀敌手,亦可托身飞天遁地。

白虎监兵外相神罡成就,常昆的体魄应之突飞猛进,向前大大的跨出一大步。原本锻体功圆满,体魄入三阶,只开了一个命窍,因没有继续修持的法门而暂时终止于此,其他穴窍的开辟没有头绪。

现在炼成白虎外相,使得命窍本源骤增十倍不止,还一口气将与‘风’‘金’‘星’相关的一大批穴窍开辟出来。

单论体魄,强了百倍。

真是莫大的好处!

常昆此时也难免有点不敢相信。

从最初之时,不过是因为与回道人打赌输了,履约而来,到现在娶了人家大姐不说,还得了这般惊天动地的好处,实在有点如梦似幻的感觉。

不过常昆总有种被回道人那牛鼻子坑了的感觉。

好像这一步步的,都是因着回道人,才走到现在。

打赌是跟回道人打的,当然,是常昆自己提出来的。

履约是常昆的信义,必须要来。

然后回道人又请火龙真人送来白虎监兵外相神罡秘法。

....零零总总,竟走到现在。

但常昆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好处都吃到肚子里了,能有什么不好?说到底,这一切其实都是常昆自己的选择。

“不过下回遇到回道人,得好生跟他打一架。这老牛鼻子,明明早就知道些什么,竟然不告诉我!”

常昆站起身,脚下一捋青金色的风炁卷起,缠绕周身,托着他在洞窟中飞来飞去,颇为有些畅快。

现在终于能随便飞了。

打开外挂,常昆一看,自己的‘精’属性已晋升到三阶上品,跨了两个小阶位,距离极品只差一步。

连带‘炁’属性也提升了一个小阶位,晋升到二阶中品。‘神’属性变化不大,还是二阶下品。

还多了一个‘技能’,就是‘白虎外相’。白虎监兵外相神罡,炼成之后,便是这白虎外相。

常昆忙不迭将拳法撤下来,将白虎外相挂上去。

之前白虎监兵外相神罡秘法挂满之后撤下来,拳法挂上去,现在自然要把拳法撤下来,把白虎外相挂上去。

挂上之后,常昆琢磨着这白虎外相也不知道能挂到什么程度。

但总的来说,神罡外相与自身体魄紧密关联,体魄的强度限制了神罡外相的极限,大约白虎外相能挂到与三阶上品的精属性相匹配为止。

炼成了白虎外相,常昆的体魄对外界的感应亲密了无数倍。这洞窟中奇异金属弥漫的金炁,他感觉自己只要想,能直接吸纳,而不像此前只能看着。

便又明悟,白虎外相的成长,在精元足够强大的前提下,还需要吸纳金炁、风炁和星力。

需要种种外在因素的促进。

只要外在因素足够充沛,挂机效率会大大提升。

不过摆在眼前的,只有金炁还算充沛。至于风炁、星力,则只能被动接受。

又花了不少时间,常昆将这次所得一一体会清晰,自觉没有差池了,才走出山腹。

回到田庄,正见小七呼呼喝喝的带着一帮毛孩子在院子里嬉闹。

一看到常昆,小七立刻咋呼着丢下毛孩们往内宅跑,还大喊:“不好了,大姐夫回来了!”

常昆面无表情,我这是山贼下山了?

小一袅袅婷婷出来,也不生疏,过来微微一礼:“夫君回来了。”

常昆点点头,瞥了眼藏在小一身后的小七,道:“吃饭了没有。”

好吧,常昆觉得好像自己没什么话要说。

小一抿嘴一笑:“夫君一去三日,必定腹中饥饿。饭食都准备着呢。”就连忙叫一旁的李娥去准备,自己与常昆入了屋里。

小七不敢进来,躲在门边探头探脑。

小一无奈道:“小七性子如此,夫君莫要放在心上。”

常昆摆了摆手:“说这些做什么。”

随后饭菜上来,一大桌子,小一陪着常昆吃饭,一边说自己这几天对田庄的梳理情况,还有一些想法或者建议。

“妾身想在庄子里建丝帛作坊。”她说:“虽说和夫君成亲后没了以前的担忧,但总不能闲着。我和妹妹们只会织造丝帛,做起来给庄子添些进项也是好的。”

常昆狼吞虎咽着,闻言点点头,道:“进项不进项没关系,我家不缺钱。倒是人不能闲着,有点事做也是好的。”

小一眼含笑意,微微点头:“夫君说的是。”

常昆道:“随便做做就好,不闲着,也不要烦心劳力。当作爱好来做。”

小一笑道:“嗯,听夫君的。”

又说道:“中阳峰买下了。那天郡守来道喜,第二天县丞带着地契过来,只收了一块金饼。”

所以说还是要有人脉关系。这东西有了,有事话都不必说,有的是人给你办。

虽然常昆从未把郡守放在眼里,当初还吊起来打,好生一顿羞辱。说不定郡守心里恨的咬牙切齿,但别人却不这么想。他们只看到常昆结婚时,郡守亲自上门贺喜的事实。

所以之前还吃拿卡要,这回直接给办了,鸡毛蒜皮都省略了。

小一又说:“夫君既然回来了,中阳峰建庄子的事可以提上日程了。”

常昆点点头:“做吧。小一,你也知道那地方的秘密,平时让李娥和张四看着点,别露了馅。我倒不怕有人来跟我刚,只是麻烦这东西能免则免。”

亲身经历的事,小一当然知道。山腹中全都是金子——小一只知道是金子。要是被人知道了,连建康朝廷,司马氏都会下场。

无疑会带来麻烦。

她轻轻点头:“妾身会捉紧看着的。”

常昆道:“我出来的时候已把洞口堵上,不挖进去三丈倒也不会被人察觉,不必太过担心。”

小一了然。

常昆又道:“以后中阳峰西侧的庄子常住,往好了建,别怕花钱。另外田庄的杂物,你想管着就管,不想管就给李娥和张四管。以舒服为主,自己觉得舒服就怎么做。”

小一笑道:“我只管钱财,其他的还是李娥和张四在管。”

挺聪明的。

抓着钱,其他的都不是问题。

“行。”常昆吃完,放下筷子:“我平素事儿不多,就练练武。你有什么打算,有什么想法,只去做就是。”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