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王爷重生宠妻记> 第七十六回

第七十六回

    小长安公主已经满月了,丽妃也出了月子。正元帝在正心殿坐立难安的批着折子,不停的张望着沙漏。

    黄东湖看着好笑,挥了挥手让来报信的小太监退下。定定神轻声道:“万岁爷,贵妃娘娘吩咐人来,说是亲自下厨给您做了一桌好菜,跟小公主一起等着您用膳呢。”

    宫里就新晋的一个贵妃,那这‘贵妃娘娘’是谁,不言而喻。

    正元帝再也坐不住,把折子随意扔在一边,起身往外走,“所有的折子都是催朕立太子的,朕的天下他们倒是一个个的万分积极。”

    这话不好接,也不能接。黄东湖闭嘴不言,只脸上带着谦恭的笑容应和着。

    在宫里这么些年,从一个任人欺凌的小太监,到如今的御前总管。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他门儿清。

    正元帝来到如绘宫的时候,菜还没有上桌。丽贵妃抱着满月的长安公主,在温柔的唱着歌谣。

    那歌谣正元帝从未听过,却是十分动听。望着那在灯火中相识而笑的母女,正元帝的心房从未如此的安定温暖。

    这就是家罢,有妻有子。

    “到底是当娘的人了,贤惠了不少,知道叫朕用膳了?”这么些年,丽贵妃很少主动派人去找正元帝,叫他来吃饭,更是从没有过的事情。

    丽贵妃站起身抱着长安公主走过来,嘴里哦哦哦的哄着小娃娃,柔声对正元帝道:“臣妾听说皇上中午就没好好用膳,我们长安可心疼了,那臣妾就只有受累些亲自下厨了,还望我们英明神武的皇上陛下赏脸才是。”

    正元帝望着眼前一大一小两张极为相似的笑脸,心里感动。别人都在处心积虑的想从他身上得到更多的利益。只有眼前的这两个小娇人儿,会关心他有没有用膳,有没有饿肚子。

    正元帝心内柔情大盛,笑着道:“来给朕抱着罢,别累着。”

    丽贵妃一边把孩子递给他,一边嗔道:“我们长安羞羞父皇,想抱女儿就说想抱女儿,又何必拿我当幌子。”抬手间,露出一截雪白如玉的皓腕。

    正元帝无奈的摇头,“你这张嘴,越来越厉害了。”

    说到这里突然目光一凝,把孩子顺手递给一边的奶娘。拿过丽贵妃的右手撩开袖子心疼的问道,“这是怎么了,怎么伤的?”

    丽贵妃不自然的笑了笑,飞快的把手收回来,“没事,就是下厨的时候不小心碰了一下。”她抬起明媚的脸撒着娇,“皇上看,都是为了给您做菜呢。”

    正元帝拿过那只手腕,红了一片,还有点点白色的水泡。上面明显是上过药的,可是依然可怖。他心疼的不得了,对着周围的宫女太监大怒道:“怎么伺候的,还不叫太医!”

    立马有扑通扑通的跪地声,就是抱着公主的奶娘也小心笨拙的跪下了。

    丽贵妃拦住欲出去的绿水,拉着正元帝的手道:“做什么这样兴师动众的,看让人笑话臣妾娇气。已经上了药了,明儿个就好了。”

    正元帝托着她的手正想再说,突然瞥见绿水欲言又止。他转首过去,注注的盯着绿水,“你来说,到底怎么回事?”

    绿水那样子分明是另有内情。

    绿水畏惧的望着丽贵妃,不敢言语。

    正元帝抬腿把一旁的如意凳踹倒,怒道:“狗奴才,说!”

    绿水本来就意难平,不过是碍着丽贵妃才不敢说,这下被正元帝一喝,立马跪下道:“皇上,您可要为我们家娘娘做主啊。这伤根本就不是娘娘自己不小心碰的,而是淑妃娘娘烫的!”

    正元帝脸上风雨欲来,见绿水说完那几句就一个劲儿的磕头,那头砰砰的撞在坚硬的地板上,听着都疼。正元帝催促道:“她算哪门子的妃,接着说。”

    “娘娘听说皇上这几日都吃不好,遂很是心疼。今儿个就亲自下厨给您做菜,想着您高兴也可以多少吃些。正煲着佛跳墙的时候,淑嫔娘娘来了,抱着小公主非要喂茶水喝。我们娘娘苦口婆心的拦着,可是淑嫔娘娘就是不听。

    我们娘娘只能动手去挡茶杯,谁承想……呜呜,谁承想那茶水竟然是烫的,我们娘娘的手腕当即就红了一片。

    这幸亏是小公主没喝,这要是喝了……”

    正元帝听到这里脸色铁青一片,有对淑嫔的愤怒,也有对丽贵妃的气恼,握着丽贵妃手腕不觉用了力,厉声问道:“为何不跟朕说?”

    无论多疼她,无论多宠她,她都是这样的逆来顺受。

    丽贵妃手上吃痛,眼圈一红,低头喃喃道:“最近他们都说平王……”

    她没有说完,但是正元帝知道她在说什么。

    正元帝帝眉眼一挑,盛气凌人道:“你怕朕死了,平王上位难为你?”

    丽贵妃张嘴想解释,正元帝却是再也不想听了。他需要找点什么发泄一下,他的女人在他还活的好好的时候,就开始找退路了。

    他寒心,更多的是心疼。枉他自诩情深,却终究没能保证让她真正的安心。望着泫然欲泣的女子,还有在奶娘怀里欢乐的吐着泡泡的幼女,他心里搅的厉害。

    丽贵妃见正元帝拂袖欲走,慌得上去一把从后面抱住他的腰,眼里氤氲的水汽终是落了下来,“别走。”

    正元帝觉得自己的后背很快就湿透了,心里烦乱,又顾忌着她手上的伤不敢使劲挣扎,只是嘴上道:“快松开。”

    丽贵妃苦笑道:“臣妾确实害怕,臣妾不得不害怕。臣妾无所谓,反正在皇上说疼我一辈子的时候,我就决定了,不论皇上去哪里,臣妾都跟着。

    生死相随。

    可是我们的长安,她还那么小,臣妾总得为她考虑啊。”

    在立储的关键时刻,平王的母妃在被褫夺四妃,谪降为嫔后。刚过一个月,又被皇上下令禁足一年。满朝哗然。

    这样的惩罚在正元帝看来,实在是太轻了。这个不知轻重的女人,已经犯了他的大忌。打入冷宫也不足以使他泄愤,死了才痛快。

    还是言官死命的拦着,说罪罚不相当,这才作罢。

    皇后也是祸从天降,被正元帝以管理后宫不得力为由狠狠的斥责了一番。

    对于一上朝必谈立储的朝臣,正元帝却罕见的不再发火骂人。任凭下面吵得热火朝天,都是一言不发。

    不参与,不阻拦,不表态。像看戏一样,置身事外。

    满朝的文武大臣一时之间都有些如履薄冰,渐渐的也不再在朝堂上脸红脖子粗的争论,只是折子却一封都不少上。

    皇上实在太过瘆人。

    在太液池中央的一座小亭子里,正元帝与定国公朱存周相对而坐。

    这里是正元帝最喜欢消遣的地方,处在太液池的中央,要划船才能过来。周围都是各种高大的花树,还有一大片竹林,四季常青。

    看不到宫殿,因为正元帝下了命令,也没有宫妃太监之流,是宫里难得的清净之地。

    有了朝堂,又向往田园,人总是不知满足。

    正元帝给朱存周倒了一杯茶,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道:“你对立储怎么看?”

    朱存周点头谢恩,淡淡道:“此事臣不敢多言。”

    正元帝望着边上沙沙作响的竹林,静默了一会儿才道:“只管说。”高高在上这么些年,能跟朕说话的人已经不多了。

    朱存周这次不再推辞,问道:“皇上可知康安之乱吗?”

    正元帝神色一凛,他当然知道。

    前朝康安年间,皇子众多,当政的雍平帝却是迟迟不肯立储。最后导致皇室倾轧严重,除了几名还在牙牙学语的幼年皇子之外,成年皇子只剩下个木讷笨拙的四王爷。

    争储之惨烈,足以可见一斑。

    正元帝眼神晦涩,目光如电,沉吟道:“朕还在壮年,成年王爷并不多。”

    朱存周抬头直视圣颜,又很快的垂下眸子,恭敬的道:“皇上心中早有定夺,又何必来为难微臣。”

    正元帝愣了下,转而哈哈大笑。“你个老狐狸!”

    朱存周刚从宫里出来,窦成泽就得到消息了。他一向淡定,却在此刻坐不住了。等了太久,终于时机成熟,精准无比的算对了每一步。使得大楚的天下慢慢的风起云涌,使得所有步骤都加快,无非是为了能大张旗鼓的把那个人宠上天而已。

    男人都是天生的野心家,都渴望高高在上,大权在握。而窦成泽兢兢业业的筹谋醒掌天下权,也不过是为了长卧姜恬美人膝。

    他放下摆满案牍的公 >>

(本章未完......)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