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D班的各位

    开学第二天,由于是第一天上课,课堂上多半只做了学习方针等说明。

    老师们都开朗、友善到让人不觉得这里是升学学校,不少学生心里的实际感想也是大失所望吧。甚至连须藤也已经摆出一副大人物的样子,几乎每堂课都熟睡。老师虽然有注意到,却完全没有想劝戒他的迹象。

    听不听课都是个人的自由,因此老师不予以干涉。这就是对于非义务教育的高中生们,所采取的对应吗?

    在轻松的气氛之中进入了午休时间。学生们各自离席,与相识的人们结伴,并离去用餐。我只能有点羡慕地注视著这般光景。可惜到最后,我连半个好像能要好起来的同学都没有。

    「真悲哀呢。」

    另一名落单者察觉到我这样的状况,对我投以了奚落的眼神。

    「干嘛啊,什么悲哀啊?」

    「真想被谁给邀请、真想跟谁一起吃饭——因为我看透了你这些许的想法。」

    「你也是一个人吧,难道就没同样地这么想吗?还是你打算三年都不交朋友,孤单一人?」

    「是啊,我比较喜欢一个人。」

    堀北毫无迷惘地迅速回答。听得出来是打从心底如此说的。

    「别管我了,你倒是替自己的情况想点办法吧?」 

    「也是喔……」

    连朋友也无法好好交的我,确实不能自以为是地说出这种话。

    老实说如果再这样没交到朋友下去,往后会变得很麻烦。因为被孤立也会成为显眼的存在。要是成为霸凌对象,才正是惨不忍睹。

    课堂结束才过了一分钟,班上大约一半的学生便消失无踪。

    剩下的同学们,有像我一样虽然很想跟个谁一起去哪里,却畏缩不前的人,也有打从一开始就没意识到这种事情的人,或者像是堀北那种喜欢独来独往的家伙。

    「呃——我接下来想去学生餐厅,有没有人要一起去?」

    平田一站起就说出这样的话。

    我对这家伙的思考回路,或该说是人生胜利组的姿态,感到相当钦佩。而我的内心某处,说不定就在盼望著制造这种契机的救世主。

    平田啊,我现在就过去。我下定决心,并准备慢慢举起手……

    「我也要去〜!」「我也要!我也要!」

    我一看见平田周围不断聚集过去的女生,就放下了正想举起的手。

    为什么女生要举手啦!那明明就是平田对落单男生所展现的体贴!就算他有点帅,也不要连吃饭都跟著他走啊!

    「真是悲惨呢。」

    堀北的视线从奚落转为鄙视。

    「不要擅自推敲别人的内心啦!」

    「还有没有其他人?」

    也许是因为没有男生而感到有点寂寞,平田张望了四周。

    平田的视线在教室大幅移动,然后,当然也与身为男生的我眼神交会。

    这边啊!平田,快点注意到我啊!期盼被你邀请的男人就在这里啊!

    和我对上眼的平田,没有将视线离开。

    真不愧是对班级照顾有加的人生胜利组,他理解我的请求了吗!

    「呃——绫小——」

    在平田似乎为了回应我,而开口想叫我名字的瞬间——

    「快走吧,平田同学。」

    一名辣妹风格的女生没察觉到我,就这样抓住了平田的手臂。

    啊……平田的目光被女生给夺走了。接著,平田与女孩子们气氛和睦地走出了教室。留下的只有我悬在半空的手,以及站到一半的身体。

    对这种状态,我总觉得有点羞耻,便假装在抓头含混过去。

    「我先走了。」

    堀北留下怜悯的视线,也一个人走出了教室。

    「真空虚啊……」

    我无可奈何一个人寂寞地离开座位,姑且决定前往学生餐厅。

    如果气氛没办法让我独自用餐,那就去便利商店买点什么。

    「你是绫小路同学……对吗?」

    正想前往学生餐厅,就突然被一名美少女叫住。是班上的栉田。

    因为是第一次像这样面对面,我的心怦怦跳个不停。

    她的发型是距离肩膀再稍微短一些的棕色直发。这绝不带有下流的形象,但她将裙子穿成学校能允许的最短长度,充满最近高中女生的感觉。她手上拿的化妆包挂著许多论匙圏。我已经无法判断她究竟是在拿化妆包,还是在拿钥匙圏了。

    「我是同班的栉田哟,你记得我吗?」

    「大概还算记得吧,找我有事吗?」

    「其实……我有事想要问你。那个……虽然是件小事情,但绫小路同学难不成跟堀北同学关系很好?」

    「并不怎么好啊,普通啦,普通。那家伙怎么了吗?」

    看来与其说是找我有事,不如说堀北才是她的目的。有点哀伤。

    「啊……嗯。那个……我不是想快点跟班上同学要好起来吗?于是正在一个一个问连络方式。可是……被堀北同学拒绝了。」

    那家伙也太浪费了吧,既然有这么积极的人,顺便给她连络方式不就好了。这么一来,说不定就能意外顺利融入班级。

    「入学典礼那天,你们也在学校前说过话吧?」

    想到我们坐的是同班公车,她会看到我跟堀北的相遇,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堀北同学是怎样个性的人呢?是在朋友面前会讲各种话的人吗?」

    她是想知道堀北的事情吗……虽然问了很多,但好像能回答的问题半个也没有。

    「我想她是有点不擅长与人交际的类型。不过为什么要问堀北的事?」

    「你看,像在自我介绍的时候,堀北同学离开了教室对吧?看起来好像还没跟任何人说过话,所以有点担心。」

    这个人在自我介绍的时候,好像说过希望和全班要好起来。

    「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我也是昨天才遇见她的,所以帮不了你。」

    「嗯……这样呀。我还以为你们一定是之前同校,或是老朋友。抱歉呀,突然向你问奇怪的事情。」

    「不,没关系。只是,为什么你知道我的名字?」

    「说为什么……你不是自我介绍过了吗?我有好好记住喔。」

    看来栉田有好好在听我那无可救药的自我介绍。

    总觉得光是这样,我就已经非常开心了。

    「那就再次请你多多指教喽,绫小路同学。」

    她向我伸出手。虽然有点不知所措,不过我还是把手往裤子上擦了擦,接著握住她的手。

    「请多指教……」

    今天说不定会发生幸运的事情。既然有坏事,那也会有好事。

    而人是一种随自己方便的生物,因此坏事总能轻易地事覆盖过去。

    1

    结果我只稍微窥视了学生食堂,就顺道去便利商店买了面包回教室。

    留在教室里的大约十名同学,有与朋友并桌吃饭的,也有独自安静用餐等各式各样的人。如果要举出共通点,那就是由于全体住宿,所以大家几乎都是吃超商或学生餐厅的便当吧。

    我正打算开始一个人用餐,不知为何隔壁邻居却已经先回来了。

    她桌上那个是在哪里买的呢?堀北正吃著看起来很美味的三明治。

    因为她完全散发著「不要跟我说话」般的气息,我就没特别与她交谈,并坐回自己的座位。

    就座后,在我咀嚼著甜面包时,从广播器传来了音乐声。

    『今天下午五点开始,将于第一体育馆举行社团说明会。对社团有兴趣的学生,请在第一体育馆集合。再重复一遍。今天——』

    可爱女性的声音随著广播传出。

    社团吗?说起来,我还没参加过社团呢。

    「喂,堀北——」

    「我对社团没兴趣。」

    「……我什么都还没问吧。」

    「那你要说什么?」

    「堀北你不参加社团吗?」

    「绫小路同学,你是痴呆了吗?还是说只是个笨蛋呢?我一开始就回答我没兴趣了。」

    「就算没兴趣,也不代表不会加入社团吧。」

    「那叫作强词夺理,你还是好好记住会比较好。」

    「我会的……」

    堀北对交朋友及社团都不感兴趣。我如此向她攀谈,想必也让她很厌烦吧。她单纯是为了升学或就业才进这间学校吗?

    若是升学学校,这也并非难以想像的事,但也觉得有点可惜。

    「你还真是没朋友呢。」

    「真 >>

(本章未完......)

铅笔小说(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