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终章

    【魔国加兰特】目前宛如守灵夜,充满悲壮的寂静。

    存在王城的魔都里,不分男女老幼,人人压低声量讨论自国的未来,却皆非光明未来。

    每个人脸上都浮现不安与绝望,目光有如求救一般,频频往王城看去。

    原因无他。

    影响人类与魔人形势最重要的大作战——侵略【海利希王国】及【圣教教会根据地】的作战以失败告终。

    不,说失败还太含蓄了

    是战败,确确实实的大败。派遣超过十万的魔物大军与精锐的魔人士兵,最后却折损超过九成的兵力。

    出阵之前,看到在魔都前广大平原上排列得井然有序的军队,人们无不确信,在如此强大的力量之前,人类绝对无能为力。

    结果揭晓却是惨不忍睹。

    人类有那么强吗?我们不是天选种族吗?人类会展开反攻吧?那样一来,祖国能胜利吗?

    人们为了尽可能缓和心中的不安,只能跟亲近之人闲聊无意义的话题。

    因为至今魔王陛下和弗利德将军皆未发表任何谈话。

    另一方面,王城内部充满比城外更沉痛的气氛。

    他们失去众多同胞,还是被以意想不到的方法消灭。他们并非正面作战而败北,若是如此,倒还可以追究指挥官的责任,既可以痛骂指挥官泄愤,也可以进行正当的弹劾。

    但是,他们从上至下,甚至连一名小兵都不曾有过那样的想法。

    有谁想像得到,竟然会从天上降下光柱,一击就使大军覆没。

    这能够责怪指挥官为何没预料到吗?

    再说,他们遭受的损害实在太大,每个人都茫然自失,甚至连追究责任归属的力气都没有。

    一名男人感受着城内的气氛,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发出微小的呻吟。

    「唔!」

    他的手紧握着衣服前襟,用力地咬着牙齿,眉头深锁,俊俏的面容如今就算说像是鬼面具也不足为奇。

    他是军方的最高司令官,官拜将军的弗利德·巴古亚。

    「我怎么这么无能!」

    他由衷希望处罚没用的自己,被那名金发少女唤醒的诸多伤口仍在疼痛,却完全不足以惩罚自己。

    弗利德已向魔王陛下报告战败之事。既是神的代言人,同时是弗利德敬爱的魔王陛下却没有处罚他。

    弗利德甚至有当场被处死的觉悟。当然,只要自己身为唯一的神代魔法使用者,就不会轻易被割舍,但他真心希望受到等同于死亡的惩罚。即使是现在这个瞬间,想到自己无法回应魔王陛下与伟大之神的期待,那股羞愧之情与责任感令他快要崩溃。

    忽然间,办公室的门响起敲门声,在弗利德准许入室的同时,部下急急忙忙进入室内。

    「报、报告!传令部刚才传来帝国与树海的报告!」

    「是达巴洛斯与狄和夫的部队吗!结果如何!?」

    进攻王都的作战以失败告终,弗利德希望至少另外两方的作战能成功,可是看到前来报告的部下表情僵硬,他感觉自己的期待逐渐冷却。

    「是!据报狄和夫小队成功对帝都造成严重损害,可是狄和夫小队……暗杀皇帝失败,似乎全灭。」

    「……是吗,他们把生命奉献给神和陛下了啊。」

    弗利德深深叹一口气。虽然事前命令过他暗杀皇帝失败就撤退,但这个作战原本就缺乏退路,所以弗利德也预先设想过,比起夺路逃亡,狄和夫可能会抱持必死的决心一战。弗利德不知该夸赞他的行为不愧是神的战士,还是该气愤他舍弃求生之道。

    弗利德摇了摇头,用眼神示意部下继续报告。

    「进攻树海……似乎完全失败。费雅贝鲁根受到重创,却依然存在,达巴洛斯小队……全灭。」

    「!达巴洛斯的部队一个人也没回来?意思是连要让一个人撤退也办不到吗?不,等等,费雅贝鲁根尚在?意思是达巴洛斯没能挑战真大迷宫吗?怎么可能……」

    「……根据报告,为了调查而侵入树海的传令部队人员也死伤惨重。依据数名幸存者的说法……那片树海里有一群披着兔人族皮的怪物。」

    弗利德感觉似乎有冰块从背脊滑下。怪物?超乎常识的兔人族?

    听到这些关键字,脑海忽然浮现好几次让自己吃足苦头的白发眼罩少年,以及在他身边的兔人族少女。弗利德可以肯定就是他,忍不住对脑海的那名年大吼。

    「又是你!」

    「弗、弗利德大人?」

    弗利德明白部下感到困惑,但他的内心愤怒不已,无暇顾及部下的心情。

    即使人不在场,那名少年仍然阻挠自己,弗利德对少年气愤不已。

    这时又听见敲门声,看来又有人来了。

    弗利德闭上眼,设法使沸腾的头脑冷静下来。

    经过数秒,心情平静下来后,于是允许来人入室。

    「打扰了,将军,陛下召见。」

    「!知道了,我立刻过去。」

    听到部下敬礼后告知的内容,弗利德瞬间僵了一下,接着立刻点头答应。

    被命令待命将近十天,他的精神已经接近极限,更不用说士兵和人民应该也到达极限。对于陛下的召见他早就期待已久,于是快步前往王座大厅。

    门前的士兵们一见到弗利德,立刻向他敬礼。进入王座大厅后,弗利德立刻看见魔王的身影,他背对着自己,正在观赏装饰在王座之后的大幅神之绘画。

    「弗利德·巴古亚参见陛下。」

    弗利德跪下拜见,好一段时间,魔王都没有回话。

    对弗利德而言,就像被关在一片黑暗中般极度不安。终于,魔王目光看着神之绘画开口:

    「帝国与树海的报告你听说了吗?」

    「是,我刚才接获报告。这全是我轻忽大意所致,我无可辩解。」

    魔王轻笑一声。

    「你的计划并没有差错,失败全都是异数的存在造成。」

    「可是——」

    魔王打断他说:

    「不说别的,弗利德。关于先前报告的内容,我想再听你说一次。」

    「什、什么?报告的内容吗?」

    「对,你说,跟你交战的金发红眼少女,无论受到多重的伤——都会『再生』?」

    「……『再生』……是,确实如陛下所说,那种现象与其说是治愈,倒不如说像是『再生』。」

    「而且,她既不需要咏唱,也不需要魔法阵,外表甚至稚气未脱,没错吧?」

    「是,没错。」

    魔王再次轻笑一声,但感觉意思似乎与刚才有微妙不同。

    「……陛下?」

    弗利德困惑地呼唤,魔王咳嗽一声,像是重新打起精神。

    「弗利德,大部分的作战都失败,进攻王都的军队遭受毁灭性的打击。虽说包含你的魔物在内,加兰特的战力仍十分充足,可是士兵和人民似乎都相当不安。」

    「……是下官无能,一切责任都在我。」

    「我并不是要追究责任,找你来是为了别的理由。」

    弗利德的头已经低到像在下跪磕头,魔王却对他说:

    「——神降下神谕了。」

    「什么!」

    过去弗利德曾有一次直接听见神说话的经验。想起魔人崇敬之神『雅尔布大人』的话语,弗利德忍不住陶醉,不过他仍勉强将意识留在现实。

    弗利德集中精神:心想绝不能听漏接下来的话语。那是当然的,因为魔王是将神意显现于地上的代言人,魔王说的话等于神的话。

    魔王严肃地开口:

    「——『吾派遣使徒过去,尽情使用吧,另外——把异数和协助他的人带到吾面前』。」

    「什么!把、把他们带到这里!?可是那样的话!」

    听见神的旨意,弗利德差点提出异议,这在平常不可能发生。这是因为直到刚才为止,他胸中依旧对那名少年和其同伴充满愤怒与憎恨。

    不过,幸好在说出口之前就被打断。

    打断他说话的是突然降在眼前的光柱。

    「这、这是!?陛下,请退后。」

    弗利德心怀戒备,担心会是刺客,魔王却挥手制止。

    光柱发出耀眼神圣的光芒,贯穿王座大厅的天花板似地从天而降,隔了一拍后猛然光芒大作。弗利德忍不住用手护住眼睛,视线前方出现一个单膝跪地的人影。

    那个人有着美丽的银发,身穿如北欧女武神的壮丽盔甲,完美的容貌令人目不转睛,还有一对冰冷的碧眼。女人由于太过美丽,以至于缺少人的气息。她起身说道: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