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 第九卷 第三章 感情的指向

第九卷 第三章 感情的指向

    从教室窗边的座位眺望熟悉的小学校园。

    感觉意识朦胧,似乎非常地疲惫。而且身体沉重得想要直接从椅子滑下,直接滚在地上,将身体埋入地下。

    「有!我觉得小雫很适合!」

    「欸!?」

    突然被指名,雫身体一震。同时疲惫的头脑想起「啊啊,对了,现在在开放学后的班会」。顺带一提,现在也正在决定小学最后的才艺表演的角色分配。

    「八重樫同学,白崎同学推荐你,你觉得如何?要试试看吗?」

    女班导露出温柔的表情问道。雫一边想起「啊啊,这么说来,我那时很喜欢这个老师的笑容」,一边露出困惑的表情。

    「吶!吶!小雫!是演公主哦!你就演演看嘛!」

    「香、香织?」

    看到好友相当积极且兴奋地推荐自己出演重要角色,雫这才终于理解事态。

    戏剧的内容是常见的公主与骑士的故事,既是骑士拯救娇弱公主的冒险故事,同时也是公主爱上骑士的恋爱故事。

    为什么推荐自己演那种角色……

    这么一想,雫很快就想起答案。或者应该说再明白不过了,因为香织非常瞭解雫。

    她知道雫喜欢可爱事物,也知道增相当具有少女情怀的性格。

    「可是……」

    「小雫扮演公主绝对很可爱!就当作是小学最后的回忆吧?好吗?」

    才艺表演虽是一年一度,不过雫从未演过那么可爱的角色。

    因为困惑与羞耻,以及好友兴奋到气息粗重的模样有点害怕,使得雫一时之间无法回答。

    然而,雫也有自觉。她知道自己对香织说的话感到高兴,而且知道自己情绪高昂,想要饰演这个角色。

    雫内心的变化没有逃过突击系少女香织的眼光,她好似认为有隙可乘,立刻展开追击。

    「小雫演公主的话,我想演骑士,你觉得如何?」

    「!……那个、那我就──」

    答应演了吧……她脸颊发烫,正要这么回答。

    「欸~反过来了吧!」

    同学们的声音彷佛给雫浇了一盆冷水,她感觉得到自己的热度急速冷却。

    「香织是公主,小雫才是骑士吧?」

    「欸欸?骑士不是男生演的吗?」

    「如果是八重樫同学的话,应该可以胜任吧!她远比你们这些男生还要帅啊!」

    「就是说啊!她的剑道功夫也很强!是女骑士呀!」

    「我想看八重樫同学演的骑士。」

    转眼间,风向演变成雫才适合演骑士。香织为了改变风向,从座位站起,努力挥舞双手,想要强调自己的提案,可是……

    班级的认知果然没那么容易改变,或许是香织逐渐眼眶泛泪,又或者是为了平息喧闹的秩序,女班导拍了拍手掌。

    「好了,各位同学,不要无视八重樫同学……八重樫同学,你想怎么做?」

    老师温柔的微笑中带有少许的严厉。

    雫又感觉到身体沉重得好似体内装满铅一样,总觉得疲劳的海浪就要将自己卷走一般。

    雫很明白,她很清楚接下来事情会如何发展。不,应该说她记得很清楚。

    「……我想演骑士。」

    「小雫!?」

    雫如此说道。她的脸上笑咪咪的,彷佛她自己真的这样想。然后她露出恶作剧的表情说道:

    「香织演不了骑士啦,给你拿剑那还得了。就算我饰演公主,一定也会说『我看不下去了,骑士大人』,然后自己出来战斗吧。」

    听到雫这么说,教室气氛瞬间沸腾。

    那个时候女班导为难的表情,令雫印象十分深刻。而香织看著她的眼神也深深留在记忆之中。她的表情非常气愤,彷佛在说「为什么要说那种话?」。她充满分不清是愤怒还是悲伤的眼神,有如刀锋刺在雫的心头。

    看来好友对于雫说想演骑士似乎非常不谅解。甚至在那之后,整整三天不跟雫说话。

    然而她却绝不离开雫的身边,雫记得这令当时的她相当伤脑筋。

    ──以别人为优先,礼让给对方,这样你就能满足?

    回过神来,雫身处一片黑暗之中,连脚是否站在地上也分不出来。

    只不过,她感到脑中响起的话语,深深刺在胸口。

    或许是胸口开了一个洞吧,记忆的碎片随著胸中的痛楚不断流出。

    ──八重樫同学,剩下就拜托你了!

    国中生的雫笑著答应:「好,交给我吧。」

    ──如果是八重樫同学应该就没问题吧?

    高中生的雫笑著回答:「当然没问题。」

    ──雫无所不能呢~

    雫在心中苦笑……我才不是无所不能。

    ──雫不会离开我吧?

    「不要依靠我。」真心话不小心脱口而出。

    ──今后也会一直被依靠,一直守护著别人……

    雫大叫「别说了」,她大声地想要叫脑中的声音停止。可是她的声音如同融入黑暗之中,完全听不见声音。

    ──我要一个人独处。

    她已经分不清是记忆的碎片还是呢喃声,只是无声地吶喊:「没有那种事!」

    忽然间,雫好像听见一直认为是友人的女孩的声音。

    ──我最讨厌你那种以为辛苦助人就很了不起的高傲态度。

    雫忽然理解笼罩自己的黑暗为何了,那是雫本身的不安与焦躁。这样的情绪就像一条绳子勒住自己的脖子,令雫的心无比混乱。

    我讨厌这个地方……雫心里这么想著,然后开始挣扎,想要找寻一个出口。

    「!……你是谁?」

    不知何时,有一个人出现在身旁。虽然模糊得看不清形貌,不过那是一条白色人影。人影有著白色马尾和暗红色眼眸,虽然奇怪,却令人印象深刻。雫将人影的形貌深深烙印在眼中。

    那道白色人影笑了,裂开的嘴,形状就像是新月。

    然后她伸手一指,在雫的耳边呢喃。

    ──看吧,在那片阳光之中,没有我(你)的存在。

    雫只感到毛骨悚然,彷佛心脏被人抓住似地。就在那个瞬间……

    「真是的!别再闹了啦啊啊啊啊。」

    雫猛然睁大双眼。雫宛如做了白日梦,有一种轻飘飘的感觉,雫尽管一瞬间感到困惑,不过却很快地便掌握状况。

    现在所在的场所是在大迷阵深处的数百公尺前,一处像是小房间一样的空间。

    始差点野兽化,在被希雅以物理方式阻止后,他们又前进大约三小时,然后在路上发现了这个地方。

    由于声音不断在耳边呢喃,光辉他们的精神力异常耗损。始看到光辉他们已经到极限了,于是就在深处前不远的位置,暂且休息一会儿。

    雫抱膝在墙边坐下后,她将头靠在膝盖上,似乎睡了一会儿。

    她流了一身冷汗,彷佛要冷到骨髓似地,非常地寒冷。这绝非只是气温的关系吧。

    雫摇了摇头,想要摆脱讨厌的感觉,视线移向吵醒自己的咆哮声方向,却见始正被希雅施展※腕挫十字固。(编注:一种格斗用的固定技。)

    「你在做什么,希雅,我的手都快被你折断了。」

    「你一脸轻松的表情在说什么啊!话说月小姐,你再不安分一点,小心我对你的心脏射击(物理)哦?」

    「……嗯,对不起。想要我,却又因为在迷宫内而不得不忍耐的始,实在太可爱了……」

    「请分清楚时间和场合吧!」

    希雅强烈地吐槽。在那段期间,希雅对始施展的腕挫十字固也纹风不动,技巧十分完美。这是希雅成长卓著的证明,实在可喜可贺。

    只不过,用关节技劝阻一有机会就想推倒月的始,对希雅而言一点也不可喜可贺。

    「你冷静一点,希雅。我不可能真的推倒月吧?」

    「那你为什么带著野兽般的眼神靠近月小姐呢?」

    「野兽般的眼神是你多心了。我只是想要月帮我疗愈因呢喃声而损耗的精神力──」

    「说谎!始先生的那对眼神是说谎时的眼神!」

    侦探希雅伸手指著始,彷佛在说「真相就在我手中」似地。

    因为始原本就断言他并不在意呢喃声,所以他摆明完全没有回复精神的必要。倒是呢喃声愈频繁,不知为何却发生月更为妖艳动人,始则是化为野兽的神秘现象,这两人反而变得更有精神了。

    始稍微思考了一下之后,他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因为我需要补充消耗的月成分。」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