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 第十卷 第四章 打开世界之门的钥匙

第十卷 第四章 打开世界之门的钥匙

    「原来如此。话说,原来月你……以前讲话这么文雅吗?」

    「!?」

    试炼厅的冰树树干出现通往地下的阶梯。一行人走下阶梯,沿著唯一的道路前进的同时,月讲了关于过去以及她和希雅吵架等等的事情。然后听完这一切的始,第一个反应就是那句话。

    月公主露出「咦,那是重点吗!?」的表情。

    「应该说,月以前的名字,也太长了吧?」

    「!?」

    月公主露出「咦,那是重点吗!?」的表情第二弹。

    跟在后面一起听月说往事的希雅等人,也朝始露出相同的表情。

    但是,始果然是始,他一点都不在意那种事。

    「欸,月。你用以前的讲话方式说几句话来听听。」

    「……为、为什么?」

    「我想听听看月的公主大人语气。」

    这个愿望真是直接。

    「女王大人口气也行喔。我想想。就说说看『诸卿,辛苦了』吧。」

    「……唔唔。太羞耻了,我不要。」

    月不知为何害羞得不得了。

    「──『始先生,你顺利克服试炼了。我就相信你办得到,我感到非常欣慰。这就赐予你奖赏吧。你有什么愿望吗?』,这样的也可以喔?」

    「……太长了。我绝对不说这句话。」

    月公主撇过脸去不理人了。月会拒绝始的请求是非常稀有的情况,这也显示了月的羞耻心有多么强烈。

    如果换成始的立场,或许就等同于被人要求『用厨二时代的讲话方式和最爱的人讲话』的感觉吧。

    那样的确很残忍。应该说精神会死亡。这么心想的始苦笑著说「抱歉抱歉」后,摸了摸月的头发谢罪。

    然而,换香织溜到了月的背后。

    「来嘛来嘛,月♪有什么关系!用女王大人口气讲几句话来听听!来嘛来嘛──」

    「……去死吧,香织!」

    「嘿噗!」

    月使尽全力,一记黄金跳跃转体右直拳捣进香织的脸颊。香织呈螺旋状失速坠落,然后稀松平常地展现超乎常人的动作恢复正常姿势,提高嗓门抗议道「你这是做什么!」。

    月无视香织,对始摆臭脸。

    「……明明是很严肃讲这件事的。始是笨蛋。」

    搞不好,自己是比想像中更加特异的存在,今后或许会再度出现不得不被封印的理由。

    月这么想著。虽然托希雅的福已经不再不安,但明明是以认真的态度讲这件事,始却……

    看月闹别扭,始不禁露出苦笑。

    「对不起啦。但是,该怎么说呢……早就知道的事何必现在重提。反而是女王时代的月更令我好奇啊。」

    月的表情迥然一变。她眨了眨眼睛试探地问:

    「……难道,始早就发觉了?」

    「当然啰。自动再生的效力可是攸关恋人生死的关键问题。魔力枯竭的方法想必多的是,为什么那帮人却只能封印月──会对这点感到疑问是当然的吧?」

    如果月的不死性是绝对的,就可以更加安心了……始叹息了一声。月心中一股暖意油然而生,眼眶泛红。

    「只不过,就我在深渊之底时听到的说法,感觉月不记得这方面的事情吧?你突然遭到背叛因而愣住,等到发觉时已经遭到封印了。」

    「……嗯。」

    「既然如此,与其让月勉强翻出或许是由于痛苦而自动抹除的记忆,来解决眼下的疑问,不如由我想办法解决就好。因为不管月是怎样的存在,我的结论都不会改变。」

    也就是说,始不会把月交给任何人,为了守护月,无论要做什么他都在所不惜。

    就算世界或神不容许月的存在,就算其中有任何苦衷,始都会堂而皇之地这么宣言吧──

    月必须受苦的世界,不值得存在。那种世界,连同那种苦衷一起摧毁就好了──

    笔直看著前方并这么说的始,眼眸中蕴含著猛兽般炯炯发亮的凶暴。他满溢而出的气魄足以让人感受到他坚定的心意──即使要牺牲整个世界,也会毫不迟疑地将月摆第一。

    月感受到始强烈而沉重的爱,一副再也按捺不住的样子叹息一声。那声叹息灼热撩人,眼眸热气上涌,脸颊也染成了蔷薇色。

    月顺从内心翻涌的冲动,一把抱住始,将手环在他的脖颈上。随后,直接凑近始的脸,企图占有他的嘴唇……

    「……雫。这是什么意思?」

    抵在眼前的是一把乌黑刀鞘。那刀鞘挡在始和月的脸之间,阻止月亲吻的动作。

    月眼睛顺著黑刀望去,然后瞪眼看著源头,质问元凶雫。

    雫一副与其说是有意为之,不如说是不自觉动手的样子,东张西望著游移视线。

    「呃、呃……你们想想,现在还不确定大迷宫的试炼是否结束,对吧?所以,就是,那种事留到之后比较好吧……就类似这样?」

    「……真心话是?」

    「好羡……不对。我也……不对。注意※TPO吧,就是这个意思。嗯。」(译注:指时间、地点、场合。)

    视线比洄游鱼类还游移不定的雫,她的掩饰完全没达到蒙混的效果。隔壁的香织则大为激赏地说:「居然能够阻止月的袭击……真不愧是我的小雫!」

    「话虽如此,总觉得我刚才很普通地被亲了?」

    始转过头来,揶揄地向雫这么说。

    雫的脸颊顿时染成鲜艳的枫红色。

    「唔!那是,因为,只有我没亲过,这样很…………寂寞。」

    雫不由自主地说出带著几分辩解的低语。

    缇奥进一步接口调侃道:

    「不过也只是亲了一下脸颊而已。既然是剑士,不果断进攻怎么行。不强硬一点是无法夺取主人嘴唇的喔?」

    「居、居然要夺取……那样不成体统吧。那种事,我想应该要在适当情境,基于双方合意之下才行。那个,如果可以,最好由南云主动……我会很开心的。」

    雫脸颊泛红,微微低著头,羞答答地阐述内心的想法。彷佛表达举希望对本人这么做的心情般,那把已经收回的黑刀──始送的礼物被紧紧地抱在胸前。

    然后,雫简直如预谋好般走在始的斜后方三步的位置。她文静地跟过来的模样,就像大和抚子一样。而始的礼物第二弹──发饰在作为雫注册商标的马尾根部闪耀著光芒。

    「……」

    始露出看到珍禽异兽般的眼神打量雫。

    基本上,围绕在始身边的女生们都十分积极,是一群恨不得将他拆吃入腹的肉食系女孩们。因此,雫会因为一个吻就说出「不成体统」这种话,让始诧异到不由得瞠大眼睛。由此可见月她们有多么肉食性。

    看到始那种反应,月战栗著声音发抖地说:

    「……多么惊人的女性魅力。八重樫雫是怪物吗?」

    月所见之雫的女性魅力简直到了外挂等级。

    香织不知为何露出极其得意的神情看著月。然后,当著月面前使劲推著雫(她在视线集中的炮火下惊慌失措,和平常英气逼人的模样形成惊人落差)。

    月发出「呣」的不悦声,彷佛对抗般将希雅推上前。希雅困惑地说著:「咦?什、什么事?」而月则用风魔法吹动希雅的兔耳,将希雅的亮点烘托得愈发亮眼,然后朝香织无畏地扬起嘴角一笑。

    看样子似乎是搭档对决。这是一场上演著「绝对是我的好姊妹比较可爱!」的默剧式对决。

    看香织和月还是老样子,希雅伤脑筋地笑著劝解。

    然而香织和月并不听劝。两人就像呼吸一样自然地迸出阵阵火花。

    因此,希雅用德卢肯敲了敲肩膀。顺便微微一笑。

    月和香织僵住了。隔了一拍之后,两人静静地回到原本的位置,笔直地盯著前方。

    所有人见状,朝希雅投以尊敬的眼神。

    始一脸佩服的表情,彷佛突有所感般说出先前的话题提到的事情。

    「不过话说回来,希雅认真厮杀,并和月打成平手是吗?而且还训斥了月。得准备奖赏给希雅才行啊。」

    「咦?可、可以吗?」

    这次毫无疑问是希雅最有资格荣获MVP,毕竟她可是做到了凭藉实力让月撤回戏言的人。月本人似乎也没有异议,只是像以往那样瞪著希雅。

    「……嗯。连父母都没有打过我,却被希雅搧了一巴掌,那可是我第一次挨打呢。我可不会忘记脸颊传来的那阵疼痛。希雅就尽管许愿吧。」

    「……月小姐,你有点记恨了对吧?算了,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愿望。因为已经全部实现了,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