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0852> 第53章

第53章

    钱媛青在医院待了一周,从老家背来那些,基本都给卢茵熬汤补身体,陆强跟着没少沾光。两人到后来红光满面,体重暂时补不回来,精神气色却好很多。

    订了明早的火车票,她拒绝坐飞机,也不让别人送,怎么来的怎么回去。

    钱媛青脾气倔,谁也劝不住,只能顺她意,给订了张卧铺票。

    晚饭过后,根子也来了,两人坐走廊里说话。

    没多会儿,卢茵从病房出来,“我和阿姨去楼下走走,你们慢慢聊。”

    根子连忙起身:“嫂子,能行吗?”

    “没事,”卢茵笑笑,象征的活动胳膊,“好差不多了。”

    正说着,钱媛青慢悠悠出来,根子叫:“婶子,脚下慢着点儿。”

    她应一声,微笑往病房指道:“保温瓶里还有鲫鱼汤,待会儿喝了。鱼还是你爸钓的呢。”

    根子嘴甜,“诶!这就去,我最爱喝您熬的汤了。”

    钱媛青被她哄的直乐,摆一下手,率先往电梯方向走。

    卢茵磨蹭几秒,低头看陆强,“那我去了啊。”

    声音温温顺顺。

    陆强看着她,目光难舍,两人旁若无人对视了会儿,他语调柔和:“别往远走。”

    “就在楼下的小花园。”

    “早点上来。”

    “行。”

    她打完招呼,碎步去追钱媛青。

    钱媛青两手背在身后,低声呵斥:“别跑,抻着伤口。”

    卢茵稳住脚步,把手伸到她臂弯间,虚虚的扶着。

    天气比前几日热,外面快达到三十度,即使傍晚,余温还在。

    风扫在身上温突突的,刚出去汗就起来了。

    两人沿小花园走了一阵,绕到和门诊连接的长廊上,夹在两栋楼之间,风吹过来,还算凉爽。

    找椅子坐下,钱媛青拿小手绢抹头上的汗,忍不住抱怨:“这鬼地方,像蒸笼一样,可不比我们淮州。”

    “淮州很凉快吗?”

    “凉快。”钱媛青说:“下地干活都没出这么多汗。”

    卢茵顺着话头儿注意到她的手,那双手是久经日晒的浅棕色,手背上皮肤干裂,致使根根脉络都看的很清晰,长干农活的缘故,骨节增生粗大,但指甲却很短,修剪的十分干净。

    她的手就那么随意放在大腿上,不用触碰都知道温暖干燥,好像蕴含无穷力量,让人心里很踏实。

    卢茵没敢盯着看太久,她抿抿唇:“阿姨,真是对不起,您第一次来漳州,没能带您好好玩一下,全在医院里陪着我们了。”

    钱媛青说:“大热天有什么好玩儿的。”

    “那也不应该在医院。”

    她看看她,把她肩头落的叶子摘下来:“你们没闹这一出,以为我会来呢。”

    她冷哼一声,看向匆匆而过的人群。

    卢茵也没有说话,低头绕着病号服上的线头儿。

    好一会儿,钱媛青才说:“都成一家人了,你别想那么多,抓紧把身体养好才是正事。”她停了停:“以后日子长着呢,等你有了孩子,我给你看着。”

    卢茵心里登地一揪,线头儿缠紧手指,在根部倏忽断开。她忽略一个问题,想起的是另一个问题:“阿姨,您真不和我们一起走吗?”

    “不走。”

    卢茵咬咬下唇:“陆强很希望您能改变主意。”

    钱媛青说:“别劝了,我是不会去的。”

    “能告诉我原因吗?”

    钱媛青看看她,面对卢茵,她从来都是耐心细致,没有一点儿坏脾气。

    她说:“那是我家,哪儿能抬起脚说走就走。”

    “还会回来的。”

    钱媛青摇头笑笑。一阵风吹过来,她头顶的白发竖起一缕,风跑远,发丝又缓缓落下来。

    “那我老头子怎么办?”

    卢茵一顿。

    钱媛青说:“他儿子愚钝,做傻事替别人顶罪,把他气死。老陆死的不值,他儿子明明什么也没干。”她叹一口气,靠向椅背,隔了会儿才继续说:“陆强不在他身边,可我不能跟着走了,留他一个人。”

    “你明不明白?”

    钱媛青忽而看向她,卢茵眼睛黑亮,狼狈的错开视线,她低下头,“明白。”

    她笑着拍拍卢茵的肩膀,抬头看天色:“回去吧,不早了。”

    钱媛青扶住腰起来,卢茵按了她一把:“阿姨。”

    她又坐下。

    卢茵犹豫一阵,从病服口袋里掏出样东西,塞到她手上。薄薄的坚硬的材质,她摊开手掌,手心儿里一张深绿浅绿交杂的卡片。

    钱媛青看了两眼:“他让你给的?”

    “啊?”

    她重复:“陆强让你给我这张卡?”

    卢茵反应过来,赶紧摆摆头,“不是,这是我的钱。”

    钱媛青一愣:“拿回去,我用不上。”

    卢茵两手推拒,硬是握着她的手,把那张卡片攥在她手心儿,五官因为焦急快揪到一块儿。

    “里面没有多少钱,是我平时生活攒下的一点儿,阿姨,您收着,这事陆强不知道,是我自作主张。”

    钱媛青看她表情激动,忍不住笑笑:“你给我钱,我在乡下真用不上。”

    “那就存着。”

    她还想拒绝,卢茵抢先说:“您刚才还说我们是一家人,如果硬要还给我,我会很伤心。”

    卢茵知道,对付她说软话装可怜比什么都管用,她表情极其到位,轻轻皱着鼻翼,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

    钱媛青无奈看她,末了肩膀一松,“放开吧,手都攥疼了。”

    …… ……

    第二天早上,送钱媛青上车。

    卢茵硬要去,医生查完房以后,她换上便装,避开小护士的视线,偷偷跟去了火车站。

    送别的场景总有些难过,两人都很沉默,钱媛青却满面轻松,轻手利脚,像完成一项任务。她什么也不肯带,只把自己的篮子提走。

    到候车室时,时间尚早。不是春运高峰,等车的人并不多,大厅里都是空位。卢茵拉着钱媛青坐下,陆强隔了两个位子,坐在旁边。

    断断续续聊了些话题,时间过的很快。

    钱媛青要他们回去,赶了几次,两人也没动。

    远处屏幕上播报此次列车正点运行,到站时间是十分钟以后,有乘客陆续涌向检票口,前面排起长长的队伍。

    离别越来越近。

    钱媛青朝那方向看了眼,起身撵人:“快走吧,我要进去了。”

    他们也站起来,跟着排在队伍的最后面。

    卢茵问:“车票和身份证拿好了吗?”

    她拍拍兜:“在这呢。”

    “火车上记得要换票。”

    “知道。”

    “晚上睡觉盖好被子,车上冷气足。”

    钱媛青不耐烦的扫她一眼,视线投向前方。卢茵知趣闭上嘴,抬头看陆强。

    陆强始终沉默,说不出的嘱咐卢茵都帮说了,淡淡扫一眼前面瘦小的背影,她仍旧穿着来那日的青布裤子和黑布鞋,换了件米色短袖衬衫,颜色陈旧,却没有一丝褶皱。她个头并不高,只到卢茵的眉毛,背部稍稍有些佝偻,挂着篮子站在人群里,穿着过时,灰头土脸,显得格格不入。

    陆强不敢再看,移开眼,对上卢茵的目光。

    卢茵抬着头,捏捏他的手:“给我点儿零钱。”

    陆强不知她要干什么,从钱夹里掏出两百块。卢茵接过:“等我一下。”

    她小跑几步,朝旁边的便利超市过去。

    超市离的很近,在陆强能触及的范围内。

    此刻就剩下他们娘俩,都不约而同看着超市里的人影。

    一分钟过去,候车室里正广播:乘坐此次列车的乘客在二站台候车,列车马上进站,请把证件准备好,等待检票。

    陆强收回视线:“妈……”

    钱媛青问:“有话和我说?”

    话在嘴边嚅嗫良久,陆强说:“没有。”

    钱媛青斜眼看他,冷哼一声,又把视线落到远处。超市里,卢茵速度很快,拿起一样 >>

(本章未完......)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