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书库>历史军事>帝国的崛起> 第2900章 兄弟 4

第2900章 兄弟 4

    “您在波兰总督区做的事情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而您挑起的信教和天主教徒之间的对立更是让鲁普雷希特王储对您的观感下降的厉害。而您在帝国政府和殖民部做的一些手脚也让南方邦国有了一些损失。您觉得那位王储在见面的时候会给您好脸色吗?”阿尔伯特王子说道。

    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皇太子做的一些事情让巴登大公这种铁杆德皇派都觉得恶心。并且转身就告诉了巴伐利亚。实际上,德国高层中不少人都知道了皇太子的行为,甚至连黑翼骑士团的一些事情都有人知道。只不过因为各种原因,大家都忍着没有发作,德皇是不能轻易表现出对皇太子的不满,因为这种不满会被别有用心的人解读,甚至导致王国政局的动荡。巴伐利亚方面是因为在南方,大部分事情和自己无关,也懒得在最高层直接和皇太子发生冲突。

    但是这种所谓的平静并不稳定,一旦有那么一个机会,让某些人抓住了把柄,那么这事就可能被翻出来!比如说这次,德皇把这件事情交给皇太子了,而如果巴伐利亚给皇太子找麻烦的话,那么德皇可能会理解,但是其它德国高层未必会理解,他们会认为皇太子办事不牢靠,或者解读成巴伐利亚和皇太子之间有很严重的对立,而这种解读对于位置并不稳固的皇太子来说很可怕,毕竟现在的巴伐利亚是有能力影响皇位继承的。而那位王子也是有名的有仇必报!

    面对自己的弟弟,皇太子不会推脱说这些事情不是他做的,或者说和他没一点关系,因为这样说没用啊!先不说对方肯定已经得到了确凿的证据,更重要的是,有的时候吧,事情的真相并不重要,就算皇太子真的没做这些事情,巴伐利亚方面觉得德皇这样做不爽,然后决定给你下一些绊子,找些麻烦。你能如何?这TM没办法啊!

    “我会做一些准备工作的,有些误会需要澄清,有些打着我的旗号为自己谋利的人也必然会受到警告和惩罚。”皇太子表情有些复杂的说道。

    “哥哥,按理说,我不应该说下面那些话的,但是我想说您在波兰总督区的一些做法非常糟糕,您在用利益和权力硬生生的割裂一个国家和一个社会,您把人按照宗教信仰、民族和财富分成了三六九等,这是一种非常可怕的阶级对立,您可能确实取悦了一些人,并且获得他们的支持,但是却让更多的人离你而去。您由此获得的权利和力量是不可靠的,而对国家的损伤则是显而易见的,很多人,很多亲近我们的人都对您表示不满,他们举足轻重,影响力巨大。”阿尔伯特王子说道。

    “够了!我不用你来教导我怎么做!我所做的一切都有自己的理由和目的,我们不一样,你未来会成为权臣,但是你不会是一名帝王,你不知道一名帝王应该想什么,做什么!你的想法在我看来是那么的可笑和幼稚!想要依靠自己的本事,依靠理想和信念团结一批人去实现?你不觉得太困难了吗?政治讲究的是利益和效率!在此之前我还认为你可能成为我的对手,但是现在我不这么认为了,因为你太低估了人性的黑暗!世界上大部分人都是为利益而生。所以,你团结的那一小批人永远只是少数!”皇太子大声说道,语言中也充满了攻击性和讽刺!

    他已经十分厌恶别人对他的说教了,尤其是说教他的还是他心中的竞争者,未来可能和他竞争皇权的弟弟!

    “看来和他讨论理念的问题是真的行不通啊。”阿尔伯特王子心中说道,他有些庆幸,没有把自己知道的全都说出来,就在几周前,巴登亲王曾经专门就一些非常普通的问题和阿尔伯特王子沟通过,其中似乎有示好的意思,这让王子感到很意外,毕竟当年自己在柏林的时候,巴登大公国和自己都是保持一定距离的,甚至属于那种能说一句话就绝对不说两句话那种!双方没有什么仇恨,甚至在大战之前,巴登大公还称赞过自己办事得当。但是随着自己成为皇位的备选之一,巴登大公迅速和自己拉开了距离。

    但是现在,巴登亲王的示好举动让王子有些摸不到头脑,因为他搞不清楚在帝国政局没有发生太大变化的时候,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巴登大公国改变对自己的态度呢?这没有理由啊!

    于是,阿尔伯特王子决定好好调查一下,然而这一次偶然的机会中,在他和马肯森元帅聊天的时候,元帅似乎提到了巴登兄弟曾经一起前往慕尼黑,并且王子和大公曾经单独交谈了一段时间!如果是别人说这个事情,王子不置可否,但是马肯森不一样,他不仅仅是帝国元帅,同时也保持了和巴伐利亚的友谊。毕竟无论是大战时双方的合作还是战后元帅的中立态度都让巴伐利亚对他心生好感。而这个单独交谈的信号让人不得不重视,要知道,阿尔伯特王子都没和大公单独交谈过!

    而随后,考虑到巴登大公国的一些所作所为,阿尔伯特王子能感受到巴登大公对皇太子是真的十分失望!如果仅从皇位的角度来说,阿尔伯特王子应该感到高兴,但是考虑到皇太子的做法连巴登大公都反感了,甚至不惜在一些问题上和原本并不亲近的巴伐利亚进行交流,这就让王子有些高兴不起来了,毕竟如果巴登大公国都投靠南方的话,那么普鲁士王国就真的成了孤家寡人了。所以他真的想劝说一下自己的哥哥,但是看今天的情况似乎这样做可能会更糟糕!

    “看来,只能有时间和父亲说说了。”阿尔伯特王子心中说道。

    两人的会谈到此其实已经谈不下去了,双方已经爆发了两次尖锐的冲突,彼此之间的观感都有些糟糕,所以在草草聊了一些其它事情之后,两人结束了会谈!

    今天两更~~!求订阅求打赏~~~!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