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桃花入命> 第五章

第五章(2/3)

癖,许青涵这点癖好,实在是十分平常,于是不明就里地点了点头。

谁知许青涵变本加厉,右手压在赵杀腰上,迟迟不肯放他起身,又温声问了一遍:“还有哪里伤了?”

赵杀怒道:“你这是做什么,放手!”

许青涵语气仍是温和得很:“王爷还有哪里伤了?许某是大夫,问一问又如何。”

赵杀未曾想到他今日这般刨根问底,不由恼怒起来:“你心知肚明!”他本想动一动手,好叫他知道赵杀赵判官的厉害,可惜这副肉体凡胎忒煞无用,平常尚且连吃败仗,如今手脚无力,更不是这人的对手。

许青涵死死按着他,见赵杀紧紧皱着眉头,腰上被捏青了一片,竟是微微而笑:“我过去常常在山上采药,手劲练得有些大,王爷痛不痛?”

赵杀怒火攻心,咬着牙骂道:“舒服!”

许青涵垂着眼睫,隔着绸裤,在他后臀上又是一捏:“这里呢?”

赵杀气昏了头,也说:“舒服得很……”

许青涵听到这话,从脸上一直红到耳垂,那淡淡粉粉的鲜润颜色,更衬得他肤色莹白。那人低着头,含糊笑了一笑:“看来王爷病得不轻,寻常人怎么会觉得舒服呢?还是让我替王爷看一看吧。”说着,就微带羞涩,把赵杀那条绸裤脱了下来。

赵判官这才察觉有些失言,使出吃奶的力气想护住要害,可面对着力大如牛的许大夫,再如何悍勇,还是败下阵来。

许大夫声音柔若春风,不住地说他穴口红肿,病得厉害,要好好治一治。

赵杀被大夫压在身下霸王硬上药,羞恼得抬不起头来,一时顾不上去计较别的事。

许青涵在赵杀穴口揉了许久,浑身都有些发烫,默念了两段《脉法》,才慢吞吞地往里探去,那甬道比过去还要暖热三分,裹得紧紧的,可惜才摸了几下,就发现里面被人灌了不少精水。

许大夫脸上的红晕霎时退了大半,他把手抽出来,王爷后穴中残留的精水还一小股一小股地顺着大腿往外流。

赵杀慌得头皮发麻,想缩紧后穴,已经太迟了。

许青涵从怀中摸出巾帕,用力擦了两遍手,仍是脸色发白。

赵王爷小声说了句:“我自己来就好。”

许青涵把白帕弃在地上,阴沉着脸色,半天才温声道:“我为王爷擦一擦,不然不好上药。”

说完,就端起木盆去院中打水,临出门前,目光幽幽沉沉扫了赵杀一眼,把香炉里的辟邪香又点燃了。

赵杀还以为逃过一劫,拎起裤子想避一避风头,没走几步,就闻到那淡淡清香,浑身力气再一次如泥牛入海。

许大夫很快便端着水走了回来,他把赵杀扶到竹床上,屁股冲着床外,拿了几块簇新的巾帕,饱蘸清水,用力擦洗了起来,从大腿一路擦到股间,连甬道里面也不放过。

赵杀动弹不得,身上最娇嫩的地方,被湿布擦来擦去,更是热痛难忍。

许青涵好不容易把赵杀擦洗干净,看了看那盆污水和几块脏帕,心里一阵恼火。

至于为了什么这般生气,却是想不明白。

赵杀见他坐在床沿,一个人生着闷气,脑袋里不知为何“轰”的一声,涌进些什么东西,居然开口哄了他一句:“别气了,我替你收拾。”

许青涵还是一声不发,哪怕把污水倒在院外,木盆劈做柴火,仍觉得五内俱焚,气了半盏茶的工夫,才道:“嗯,你倒远一些……”

又坐了片刻,许青涵终于振作精神,从一旁取出药膏,含着怨气替赵杀上完了药。直到发觉甬道里干干净净,敷着他配的药,可怜兮兮地夹紧了他的手指,嘴角才重新泛起笑意,柔声说:“我替王爷涂下面的药,王爷自己涂上面的。”

许大夫说着,牵着他的手,蘸了药盒里白如凝脂的药膏,又拽着他去摸胸口的肉粒。

赵杀也想拒绝,可惜刚一迟疑,许大夫就在他最受不得刺激的地方又按又揉。

他想着早早上完了药,就能早早告辞,咬牙权衡了半天,还是小心翼翼往乳粒上抹了抹。

他手上无力,胸口一碰就痛,上药上得极慢。谁知许青涵不胜羞涩似的死死盯着他,呼吸骤然炽热了许多,还伏在他身上,拿一样滚烫事物顶着他后庭。

赵判官僵了片刻,勉强笑道:“许大夫……”

许大夫微红着脸,柔声一笑:“王爷莫怕,那是在下的……药杵。深处的药涂得不匀,拿药杵搅一搅就好了。”

赵杀还未见过这般厚颜无耻的人,没等他回过神来,许大夫的大药杵就红通通热乎乎地挤了进去。

红肿小穴被人捅得早早服了软,把许青涵的分身一路吞到尽处。

赵杀两只手还摸着自己胸口,后庭夹着那药杵,像是在做一场极荒诞的梦。

许青涵已经慢慢抽动起来,他竭力忍着声音,身上的淡淡香气越来越浓。

赵杀手脚无力,只能紧咬牙关,像死鱼一般躺在床上,好叫那人不至于太过得意。

两人悄无声息做了半晌,许青涵越动越慢,最后干脆停了下来。

赵杀还以为他大失兴致,心里暗叫侥幸,谁知回过头去一看,才发现许青涵眼中异彩灼灼,兴奋得在微微发抖,与赵杀目光对上,才声音喑哑道:“王爷这般不情不愿的样子,当真好看。”

赵杀慌得别过脸去,许青涵缓缓抽送了几下,看着赵杀一头长发黏在背肌上,忍不住又说:“王爷这般咬着手臂,翘着屁股的模样,也……”

赵杀只听到七八分,心里已经不是滋味,连手也不啃了,想到自己屁股被许青涵扶得高高的,上半身塌在床上,这般模样,确实太过不堪,便想转过身来。

许青涵看赵王爷动来动去,肉根被穴肉绞紧,个中销魂苦闷,平生还从未有过,断断续续地问:“想换个姿势?”

赵杀听了这话,急忙点头。许青涵眸光一暗,把泛着水光的分身慢吞吞地抽出来,在床边坐好了,然后才扶起赵杀,面对面地搂在怀中,勃发分身对准了赵杀后庭,在穴口蹭来蹭去。

赵杀满身热汗,连带着小小肉缝也一张一缩,不时露出里面鲜润的嫩肉来。

许青涵直等到两人下体有水丝相连,才把分身一口气捅了进去,赵判官哪里受得住这一下,倒在许青涵身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许青涵看赵杀脑袋挨着自己肩膀,身上也是微微一颤,语调古怪地叹息道:“王爷……”

赵杀只觉得自己把事情越弄越糟,哪里肯应。

可许青涵就这样抱着,亲亲耳朵,摸摸腰,半天才抽送一下。赵杀虽看好他在床上不爱娇声乱叫这一项,也受不住这样慢条斯理的捅法,只好板起脸说:“快点吧,这般磨磨蹭蹭,要做到什么时候!”

许青涵柔声道:“我一直插着王爷,不好吗?”

赵杀浑身一凛,还没回过味来,就听见许大夫温声说:“我一直埋在王爷里面,不也挺好……倒是不急着泄出来。”

赵杀简直要被他吓得魂飞魄散,恨不得推他两把,叫他动快一些。可惜许青涵当真是不温不火,在里面埋上许久,才捅个一两下,这般小火炖汤,只怕做上一天一夜也射不出精。

赵杀苦苦撑了大半个时辰,下面穴肉急得火急火燎,一波一波地夹紧分身,药膏都化成水来。许青涵玉面薄红,眼中精光慑人,仍没有草草了事的打算。

好在两人赤膊上阵、短兵交接、战况胶着之际,赵杀身上的那点艾草药劲终于散了,手脚渐渐地又能动弹。赵杀想了半天,一咬牙,把许青涵推倒在床上,自己上上下下地动了两下。

许青涵脸上霎时红透了,低声喊:“王爷……”

赵杀打也打不过他,跑也跑不远,不得已想出这下下之策,闷声道:“别废话,快点做完了事。”

许青涵拿一只手挡在脸上,舒服得声音都在打战,半天才柔声应了:“嗯,既然是王爷的意思。”

赵杀松了一口气,正要动动腰胯,谁知许大夫双手已扶了上来,捧着他的后臀一阵乱送,自己还未缓过气来,那人就把手松开,叫肉根连根没入,还没受够那战栗滋味,许青涵又把他扶起来,把分身抽出去长长一截。

粗长肉具一会上下地捅,一会左右地搅,赵判官终于低低喘起来。

许青涵搂着他脖子,逼他弯下腰,另一只手在药盒里抹了伤药,在他胸口重新上了一回药,指腹之间时不时重重捻一下肉粒。

赵杀简直说不出话来,一路攀上情欲巅峰,如释重负地射出几道飞沫。

许青涵被他绞得紧紧的,淡红嘴唇忽然吻了过去,咬着赵杀的嘴唇,唇舌缠绵了好一会儿,才深深射进赵杀体内。赵杀如逢大赦,颤抖着被灌了一肚。

许大夫等了一会儿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