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桃花入命> 第六章

第六章

赵杀被他折腾去了半条命,天光放亮的时候,许青涵才恢复本性,打了清水,替赵杀擦洗更衣,重新上了药,又捶背捏肩,忙了好一会儿,赵杀总算缓过气来。

许青涵看他目光涣散,仿佛受了天大的打击,特意挑好听的话哄他:“赵王爷昨日一夜射了七回,当真气概非凡。”

赵杀双腿至今还合不拢,听到这句话,反倒更加伤心落魄。

许青涵柔声细语地哄了他半天,眸光沉沉,把心里话一并问了出来:“说到侍奉王爷,我和阿情谁好一些?”

赵杀张了张嘴,面如土色。

许大夫想到赵杀大概是脸皮太薄,微微一笑,便饶过了他:“王爷是堂堂伟男子,不一定非要花银两,也有身边人肯……”

许青涵说到这里,白玉一般的脸上又泛起一抹淡淡红晕,更露骨的话,却不好意思说了。

赵杀吓得打了一个寒战,直说:“我得走了。”

许大夫以为他未曾听清,慌忙拉着他,目光灼灼地说:“王爷——”

许青涵垂下眸光,手指在赵杀掌心里狠狠抠了一下,赵杀又是一个战栗,匆匆爬下床,心有余悸地往外挪了几步。

许大夫过去二十来年,都活得清贫寡欲,唯独这几天替王爷诊疾,一颗心方寸大乱,喜怒忧愁都按捺不住,只有捅过赵杀才稍稍好受一些。

他见赵杀这般如避蛇蝎,脸上有些黯然,低低笑了笑:“我知道,阿情比我好看多了。”

赵杀神情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只觉阮情固然生得极美,许青涵那张脸也是世间少有。没等赵杀分出高下,就听见许青涵柔声道:“可阿情毕竟年纪还小,又不知节制,每回都弄伤王爷,不像许某与王爷年岁相当。”

赵杀面容僵硬,勉强挤出一句:“咳,你过去明明说的是,阮情年纪太小,让我多多节制。”

许大夫脸上微红,自顾自地说了下去:“自我进府以来,王爷对我就多有轻佻之举,我过去一心想着悬壶济世,真是不解风情……”

赵杀怒喝道:“你分明说的是只想悬壶济世,无意为虎作伥!当真信口雌黄!”

许青涵微微羞恼起来:“我没有说。”

赵判官沉声道:“这月初七,你来看诊的时候……”

许大夫还嘴硬得很:“没有。”

赵杀哪里敢惹他,只好说:“没有就没有吧。”

他扶着墙,脚下一瘸一拐,好不容易摸到门框,忽然听到许青涵吞吞吐吐地说:“许某并非圣贤。”

赵杀听到这句话,不由回过头去,许青涵仿佛是难以启齿,微红着脸道:“王爷这般盛情,我实在做不到、坐怀不乱……”

他说着,声音渐低,不胜羞涩似的垂着头:“王爷花了重金,包下阿情做那等事,又特意找我来看病……经过这些日子,王爷对许某的情意,我已经懂了。”

赵杀看他越说越不像话,硬着头皮问:“什么情意?”

许大夫目光流转,似怨似嗔地望了他一眼:“我知道王爷心中有我,只怪我迟迟不肯就范,王爷才找了阿情,又想出这样的方法来激我。”

赵杀慢慢回过神来,勃然大怒道:“胡说!”

许青涵羞涩一笑:“我一直奇怪,王爷为什么迟迟不杀我,直到昨日,看到王爷做的那般明显……昨夜的事,确实有趣,不但王爷喜欢,我也有些沉溺其中。”

他说到这里,语气渐渐有些凝重,闷闷不乐地说:“王爷这样做,虽然叫我知道了自己的心意,但再和阿情来往,却是不许了。”

赵杀被他气得脑袋里一片空白,半天才道:“简直是一派胡言!”

许大夫哪里肯信他:“王爷要是不喜欢,为什么舍不得杀我?

赵杀在他面前早就颜面无存,趁着一时意气,咬着牙说:“我是……生来欠了你的债!”

许青涵双颊微红,极轻地问了一句:“总不会是情债吧?”

许大夫这句话问得正中要害,赵杀一腔火气顿成飞灰,好不容易支支吾吾了几句,摆脱许大夫出门,许青涵还一路跟了出来,硬说王爷身体欠佳,晚上还来替他诊治。

赵杀惊惧之下,如有神助,一路小跑回去,躺在自己的豪奢大床上,每一根骨头都在咯吱作响。他在床上趴了一阵,忽然想到长此以往,也不是个办法,自己堂堂判官,让多少凶神恶鬼吓破了胆,就算这一时半会儿斗不过一两个凡人,一旦喊上几十个帮手助阵,还怕他们不成?

赵判官想到此处,赶紧叫来仆妇,一口气请了二十六名大夫,十二名夫子。入夜后许青涵再来,就见到满屋的大夫,个个名声在外,老态龙钟,有的悬丝诊脉,有的颤巍巍提笔开药。

许大夫被挤在最外面,好不容易轮到他问诊,他已经脸色发青,低声道:“我想替王爷单独看看。”

剩下的二十来名大夫都不肯依,先是嫌弃许青涵的资历岁数,又数落他的严谨精神,硬说赵王爷身体如此尊贵,非得刘大夫、李大夫在场,其余人从旁协助,来个专家会诊不可。

许青涵脸上难免有些神伤,声音倒是极温柔,轻轻地说:“许某自小习医,也有些心得,算得一名专家了。”

周围人声嘈杂,把他声音彻底盖过。

赵杀靠在软椅上,被一群大夫围着嘘寒问暖,从人缝里瞥到最外头的许青涵,满腹怨气一扫而空,忍不住朝他扬眉而笑。

他本来就生得十分英俊威严,这一笑,简直是神采飞扬。

许青涵连挤都挤不进去,远远看见赵杀得意扬扬的模样,一颗心怦怦乱跳,过了好一会儿,才变得失魂落魄。

赵判官看一眼许青涵,看一眼身旁年过花甲的老大夫,心里踏实极了,自己正当壮年,大夫们却是垂垂老矣,就算动起手来,一个人对上二十个,也是胜券在握。何况这些大夫都极有医德,连把脉都要隔着丝线,日后在地府相见,定要记他们一记大功,配一世良缘。

之后接连几日,许青涵登门的时候,都能见到这群大夫。

赵王爷身体痊愈得极快,精神更是健旺,倒是人群外的许大夫在,身形竟是有些消瘦,腰身不盈一握,又多了几分无辜可怜。

到了第五日,许青涵排了两个时辰的队,好不容易轮到他坐到桌边,替赵杀号一号脉。

他也不号脉,也不问疾,只愣愣打量了赵杀许久,柔声笑问:“王爷是不是用不着我了?”

许大夫这一语双关,搅得赵杀心里焦躁莫名,没来由地一阵难过。

许青涵说完就站起身,朝赵杀柔柔一笑,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深深一拜便走了。

赵杀这才想起还债的事情,不知刚才那一捧眼泪,三生树下要平添多少情债。

赵判官惊吓悔恨之下,也顾不着自保了,把二十来名大夫都劝了回去,自己静静筹划了半天,决心要在城郊买一块空地,建一间大医馆,圈上五亩地做药园,把这群大夫都请到馆中坐诊,一拨看内伤,一拨看外伤,其余的划去药房,届时连人带医馆,统统送给许青涵打理,随他减免医药钱。

他叫来小厮,把这番盘算细细交代下去,说完后一抬手,陡然发现手背上连开了几日的白桃花,已经变作了红色。

赵杀想到阮情,面上三分惧色,却有七分神伤。

好在他做了二十年的判官,世事见过太多,这一世是这人的情人,下一世又成了他人的良配。阿情另有心上人,也在意料之中。

他想到交代给阮情的功课,长叹了一口气,还是在怀里揣了许多珠宝,叫上那十二名夫子,浩浩荡荡地往阮情屋里去了。

等他进了屋,阮情还趴在桌上,对着那些题目,数着指头在算数。

赵杀深深地看了好一会儿,把他模样都记在心里,这才惊醒过来,招呼几位名师上前,替阮情去批改做好的功课。

等人尽数拥了上去,赵杀才找了张交椅坐下。

谁知没过一会儿,名师们都退了回来,直说考题太过古怪,让赵杀另请高明。

赵杀只好一个人走过去,仔细看了看自己出的题目,头一道写的便是:地府辟地八千顷,掘血池地狱。若要将空池中注满新血,需二千四百年,若要将污血排尽,需三千年。若有朝一日,阎王号令大小鬼卒往池中注血,又耗费五百年排空血池,问注血时日?

这一道题目,委实简单得很,内容也稀松平常。

连阮情算了半天,也有了眉目,娇声问他:“王爷,是四百年吗?“

赵杀连连点头,又去看下一道,讲的是白无常从阴曹地府起程,拿一双铁钩,到三千里外去勾人性命,走了一炷香的工夫,黑无常才骤然发现白兄拿错了名册,为免人命冤案,急急忙忙架鬼辇去追。

其后又详细说了那白无常日行七百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