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桃花入命> 第七章

第七章

赵杀手足无措之下,怒喝了一声:“男子汉大丈夫,这般哭哭啼啼,成何体统!”

阮情泪眼朦胧地看了一眼赵杀,仿佛被负心人伤透了心。

赵杀简直是焦头烂额,见阮情哭得站都站不稳了,迟疑地走回去,伸手在他腰上一扶。

阮情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两只手把赵杀推开,苍白小脸上全是水痕。

赵判官低声道:“你哭什么,别哭。”

阮情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

赵杀替他擦了几下,手背也被沾得湿淋淋的,尴尬劝道:“别哭,听话。”

阮情脑袋里灵光一闪,终于想清其中一件伤心事,红着眼睛,抽抽噎噎地说:“你、你不肯亲我……”

赵杀赶紧板起脸来:“胡闹!”话刚出口,见阮情又要落泪,慌得低下头,在他嘴上飞快地落下一吻,骂道,“好了吧。”

阮情的眼泪霎时停了。

赵杀只觉得颜面扫地,连耳根都在发烫。

阮情倒是木愣愣的,魂魄都飘在半空,一个劲地拿小指摩挲他自己的嘴唇。

赵判官连咳几声,使劲挤出一丝威严,沉声唤道:“阿情?”

阮情慢吞吞地回过神来,看着赵杀,黑白分明的眼珠子滴溜溜转了几圈,罩上了雾蒙蒙的一层水雾,娇声道:“王爷不肯抱我……”

赵杀牙根发痒,暗道你想的抱法,和别人的抱法不大一样。虽然如此,仍是双手使劲,把阮情打横抱起来,往床边走去。

阮情身形还未长成,赵杀这几步路走下来,并不算十分吃力,只是暗暗奇怪阮情浑身没二两肉,那身力气是如何使出来的。

阮情彻底呆住了,双颊酡红,目不转睛地看着赵杀。

赵判官却是目不斜视,把他一路抱到床上,除了鞋袜,抖开被褥,掖好被角,这才说:“抱也抱过了,你学了一天,早些休息。”

阮情心里极是欢喜,可人心向来不足,高兴了片刻,就开始责怪自己方才为何要说得那般文雅,连忙扯着赵杀解释:“我说的是嫖……”

赵杀拿手在他嘴上轻轻一掩,冷着脸训道:“听话。”

阮情不知为何,十分吃他这一套,静静躺在床上,红着脸看他,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那再亲一下。”

赵杀那张刚毅俊脸上,露出了几分为难神色,见阮情一脸泫然欲泣,终于俯下身。

阮情立刻生龙活虎地伸长了手,牢牢搂着赵杀的脖子,一口咬了上去。两人嘴唇刚一相贴,阮情就打了个寒战,连眸光都恍惚起来,仿佛等了许多年,突然称心如意,不由得拼命抱着赵杀又舔又啃,鲜红小舌朝赵杀口里搜刮。

他哭得太久,此时一面亲,一面打着嗝,直到喘不过气时才堪堪分开。

赵杀用手背遮着嘴,脸上也有些充血,等镇定下来,又低声劝了他几句:“阿情,你年纪太小,许多事上,我不忍怪你。只是好男儿当一身血气,志在四方,我留的功课,你要好好学,以后自食其力,闯出一番作为来。”

他这番话,阮情虽然听不太懂,但还是依言记住了。

赵杀这才重新出了门,外头不知何时下起小雨来,细雨霏霏,洗得天地湛然如碧。赵杀冒雨跨过院墙,发现墙外立着一个人,不知道在那里枯站了多久,肩上全是细密雨珠。

他走过去一看,才认出是许青涵。

赵杀一个激灵,下意识地说:“我好得很。”

许青涵像是着了凉,脸色苍白,衬得那双眼睛幽深如寒潭,直愣愣地盯着赵杀的嘴唇。

赵判官往嘴上一摸,登时疼得抽了一口凉气,指尖上沾着淡淡的血迹,怕是被阮情咬破了皮。

赵杀吓得后退了半步,板着脸说:“一点小伤,用不着上药。”

许青涵静静看了他半刻,才柔声道:“许某没有卑贱到这种程度。”

说着,便在小雨中一步一步走远了。

赵杀被他那句话弄得耿耿于怀,一连几天无心做事。

偶尔叫大夫来,人群里也不见许大夫的踪影。

赵杀左等右等,好不容易盼到手背上有了白桃花,忙马不停蹄去了许青涵的药园。

这几日正赶上梅雨时节,狂风暴雨下个没停,芳菲春色被浇得七零八落,赵杀打着伞过去,一进院门,就看到许青涵白衣出尘,站在院里淋雨。

赵杀吓了一大跳,跑过去一看,发现许青涵上上下下已经淋得湿透,浑身都渗着一股寒气。

赵杀赶紧把伞往他头顶送了送,嘴里叫道:“许大夫?”

许青涵一动不动,等赵杀连喊几声,这才转过身,往屋里走去。

赵杀只顾着替他挡雨,肩头也湿了一片,见状跟了上去,沉声道:“许大夫,你这是做什么?”

许青涵一路走到檐下,被赵杀拉住手腕,总算回过头来,朝他疏离地笑了一笑:“居然是赵王爷来了,真是稀客。”话音刚落,就把手慢慢抽了回去。

赵杀右眼直跳,恨不得回到三生树下,看看自己又添了几斤情债,半天才道:“我来看看你。”

许青涵轻声道:“我在园里照料药草,也好得很,不劳王爷费心。”

他学的是赵判官几天前的口气,赵杀虽然记得许青涵刚才就踩在一株药苗上出神,药圃里杂草丛生,却不敢戳穿他,怔了怔,才沉下脸道:“这叫好?真是胡闹!”

许大夫目光幽幽地望着赵杀,神色黯然:“有些事压在心里,简直喘不过气来,淋着雨才好受一些。王爷见过我这样的怪人吗?”

赵杀在孽镜台前坐了二十年,志趣再离奇的鬼也见过,像许大夫这样,动不动在下雨天淋得一身浇湿、哭着闹着追赶马车的男鬼,实在是比比皆是。

想到那些鬼统统是十六七岁、未及加冠的年纪,许大夫却足足要大上一轮,赵杀神情尴尬,咳了几声,才道:“大概是你、十分难过的缘故。”

许青涵听到这话,却微微点了点头,语气中多了几分自嘲:“我这几日天天淋雨,想见识见识得病的滋味,老天却连这点心愿也不叫我如愿。”

他这般症状的鬼,赵杀也见过不少,比喜欢淋雨的还要年少,都是些十三四岁的少年郎。

赵杀犹豫半天,才试探着说:“你一身的水,先换身衣服吧。”

许青涵低声笑问:“这世上谁会在乎我的死活?”

赵杀几乎要报上自己的大名,但此事关乎颜面,想了半天,也只是含糊劝道:“总归有那么几个人。”

许青涵连背都佝偻了几分,倚着门,满天风雨迎面而来,映得他一双眼睛里也是凄风苦雨,空洞迷蒙。

赵杀看得于心不忍,把伞一丢,挡在许大夫面前,一身华服被泼得湿淋淋黏在背上,一顿好说歹说:“我们先进屋里,换身衣服,好好说话。”

许青涵抿着嘴唇,侧过脸去,始终不肯看他。

赵杀把昔日一敲惊堂木,万鬼震慑的魄力都祭了出来,沉声喝道:“胡闹!”

许大夫吓了一跳,不敢置信地抬起头,几丝细雨恰好打在他莹白剔透的脸颊上,赵判官还以为惹哭了他,气势一泻千里,憋得俊脸通红,才把两只手狠狠撑在墙上:“本王问你话呢!”

许青涵被他禁锢在两手之间,脸皮飞快地泛起一抹红晕。只是这点血色来得快,去得也快,没过多久,许大夫又开始满脸落寞,摆出不搭理人的模样,轻声道:“王爷请回吧。”

赵判官忍不住说:“你这人、当真冥顽不灵!”

许青涵十指深深掐进掌心,低低地说:“王爷对阿情真是温柔体贴,一个劲地夸他漂亮、聪明……我却是冥顽不灵。”

赵杀听他说得这般黯然神伤,心口跟着泛起一阵凉意,懊恼道:“许大夫──青、青涵!”

许大夫把赵杀猛地推出四五步远,就想进屋掩门。

赵杀身为鬼判,最爱结交的就是许青涵这样清雅无辜的圣人,每回看到许大夫,三魂七魄都欢喜得敲锣打鼓,方才那几句狠话,本来就说得勉强,等看清许青涵是何等的伤心憔悴,脑袋里顿时“嗡”的一声,什么也顾不得了,不由自主地去牵许青涵。

许大夫正在气头上,一身的肃杀寒气,赵杀牵他一次,他就甩开一回。

赵杀被他连着甩开几次,臂膀都酸了,咬着牙,低声下气地说:“我不碰你就是。”

许青涵冷着脸回过头来,恰好看到暴雨寒风斜飞入户,把赵杀淋透了,威严蟒袍紧紧贴在身上,衬得他宽肩窄腰,男色可餐。

许大夫才看一眼,就有些失神,等到多看几眼,连态度都缓和了不少。

只可惜赵杀吃一堑长一智,当真没有再去牵他,闷声说:“衣服不换便不换吧,我这回来,是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