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桃花入命>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那司徒靖明一边占尽嘴上的便宜,一边扶着热刃,借着满池温水,慢慢挤了进去。

赵王爷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嘴唇被这人亲来亲去,后庭处胀痛难忍,尽管想低头望一望,腾出手来查探一番,人却被压得死死的,只能看见那人近在咫尺的眉眼。

赵杀对着这样一双长睫低垂、俊美至极的眼睛,难免生出几分怜爱之心,然而下体处被眼前这人攻城掠地,越入越深,又令人心惊胆寒,万万怜爱不起来……

待那肉刃捅至深处,赵杀眼中已被温水蒸出一层雾气,几乎要流下几滴辛酸泪。

司徒靖明倒是不紧不慢,仅凭一只手按住赵杀,在最深处又往里一顶,那柄凶器这才算从头到尾地入了鞘。

赵杀浑身发抖,仍强打精神,想要找这人说一说理,颤声问:“不是商量好了……只能……”

司徒将军动了动腰,赵王爷后面半句便尽数化作含混不清的喘气声。

那凶器尺寸惊人,稍一抽送就叫人浑身战栗,好在司徒靖明由浅而深,由慢而快,并非同上次一般一味蛮干,而是稍稍留了些余地。

赵王爷苦着脸忍耐了片刻,也慢慢品出了一丝差别,心中一动,便想将曲膝环在司徒靖明腰上的那条腿收回。

可他心念刚起,腿不过松了两分,司徒将军眸中便陡然闪过一丝怒意,仿佛赵杀做了什么负心薄幸的错事,粗硕肉刃连根拔出,又连根捅入,狠狠抽插了十余下,继而密如骤雨地抽送起来。

他先前每捅一下,赵王爷即闷哼一声,脸上露出似痛非痛的古怪神情,等急急抽送之时,赵杀脸上那一丁点的痛意便散得干干净净,满脸通红、目光涣散地倚在池壁上,不断往水里滑。

待池水与胸口齐平,赵判官已彻底忘记了人伦大妨,自己伸出手去,死死揽住了司徒靖明肩背。两人身上越来越烫,倒衬得热水微凉,若非赵杀被他颠个不停,一双手从司徒靖明背上滑到腰上,发现那人右手还牢牢抱着瓷枕,差点就沉溺欲海,威严尽失了。

赵王爷摸着冰凉的瓷枕,人像是做了一场噩梦,吓出一身凉汗,白着脸劝道:“将军,不可……”

然而他后庭穴肉已经被捅得知情识趣,用力箍紧了肉刃,稍一退出就万分不舍,竭力挽留。

司徒将军平日里万般不近人情,如今倒是一副广纳忠言的模样,当真不再抽送。

赵杀粗喘了两声,颇有些不适,脸上勉强挤出个笑来,断断续续地同他商量:“将军夜游症发作,迷失心智,才会携爱枕来见本王。这隐疾虽然难以启齿,只要按时服药……”

司徒靖明闻言,满脸不悦之色,紧抿薄唇,肉刃专往赵杀甬道里最酸胀难耐之处来回厮磨。

这样的零碎折磨,倒比用力抽送还要难熬几分,赵判官纵使能咬牙忍住呻吟,胸膛起伏却瞒不得人,多亏他心性坚定,才能伏在司徒靖明肩上,万分吃力地把话说完:“明日醒了,司徒将军若是想起此事,岂非徒增悔恨……不如悬崖勒马……”

司徒靖明被他滚烫的吐息一撩,不光耳根有些微红,肉具也硬得青筋鼓起,两人急促的心跳声合在一处,司徒将军顿了一顿,才将肉刃慢慢退了出来,把爱枕小心翼翼地放到池边。

赵杀骤然一看,还以为司徒靖明被他劝得浪子回头,脸上不由自主地笑了一笑,仿佛手握醒木运筹澡堂之中,露出昔日铁面无私、屡断奇案的勃勃英气来。

谁料下一刻,司徒靖明便两只手箍着他的腰身,把赵王爷轻轻巧巧地抱了起来。

赵杀怔了怔,忙谦让了一番:“将军不泡了?主随客便……将军先请吧。”

话音未落,上身已被这命中煞星按倒在池边,背后硬邦邦隔着一物,却是先前那圆润瓷枕。

如此姿势,倒让赵杀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他头抵着露草,腰磕着池沿,下身还泡在水中,唯有胸膛因瓷枕作祟,不由自主地挺起了几分,只觉得一把老骨头隐隐作痛,皱着眉问:“司徒将军,你这是何意?”

司徒靖明俯身下来,在他嘴上轻轻一碰,旋而双手使力,将赵杀两条腿都缠在自己腰间,粗硕肉刃毫不客气地重新入巷,一面挺送,一面腾出手来,颇有余力地狎弄起赵杀胸前两颗细小乳粒。

赵杀吃惊过甚,惊喘了几声,才勉强摸清眼前形势,顿时气得脸色铁青。

然而在他怒喝出声之前,赵王爷脑海中莫名闪过一个念头:眼前这人不辞辛劳带瓷枕过来,难道是嫌上回不尽兴不成?

想到此处,赵判官双腿就有些发抖,竟是不敢轻易地扫这人的兴了。

司徒靖明并不知道他这一番深谋远虑,称心如意地驰骋了千余下,看赵杀如砧上鱼肉,本本分分地随自己翻来覆去,嘴角不免有些微微翘起。

赵判官心中老泪纵横,奈何身不由己,不该喘时阵阵急喘,不该抱时投怀送抱。

等司徒靖明射出几股滚烫精水,赵杀早已泄身过几回。

赵判官这番苦心劳形过后,头晕目眩了好一阵,正想坐起身,发现司徒将军那根肉刃又开始耀武扬威,分量十足地顶在穴口。

赵杀硬着头皮,再奉陪了一回,孰料那人不到片刻,还想卷土重来,饶是赵王爷尽心尽力磨枪霍霍,也度不了金枪不倒这一劫。

两人胡搅蛮缠之际,漆黑天幕已微微透出一抹亮色,远处几声鸟啼之声,惊得赵王爷后庭一紧,被司徒靖明掌掴了两下,才肯稍稍含松一些。

想到长夜将尽,赵杀一下子乱了方寸,一面被人恣意抽送,一面脸色发青地同人商议:“将军,我府里都是忠仆,勤勉上进,万一他们早起撞见了,于将军英名有损……”

司徒将军长睫低垂,摆出一副不甚挂心的模样,他这样浑不要脸,赵杀看了更是心中害怕,声音发颤道:“将军听我一言,此事,当真有损英名!”

他话音落时,司徒靖明不知是无意有意,恰好抬起手来,在他发顶轻轻抚了两下。赵杀惊乱之中,难得有这一丝宽慰,声音总算低了下来,板着脸训道:“被、被人撞见不说,等到天亮了,将军清醒过来,彼此难堪……”

他说到此处,人猛地醒悟过来,自己一时不慎,居然把真心话说了出来。

按司徒靖明平日性情,要是梦醒时分,看到与厌恶之人搂作一团,只怕要发雷霆之怒,拂袖而去。

前一刻缠绵无度,唇齿相接,下一刻翻脸不认,拔枪无情,未免叫人难堪。

多亏他心如铁石,不曾为美色所迷,只是有些难堪,并不至于伤心……

然而他这样一想,心中却冒起丝丝凉意,像极了伤心。

司徒靖明看他心不在焉,神情骤然冷了几分,没等他使出折磨手段,赵王爷已经回过神来,凑在他耳边,再次同他好生商量起来:“将军快些吧,万一天亮,叫人看去——”

两人胸膛相贴,炙热吐息喷在耳边,也不知赵杀说到哪一处关键,司徒靖明居然听了进去,眉头一蹙,果真不再按捺,狠狠挺送两下,将精水灌至深处。

赵杀强打精神,撑坐起身,胡乱掬了凉水,先替司徒靖明洗过,自己再草草冲洗一遍。等他将皱巴巴的外袍披上,想到眼前这人衣衫透湿,不成体统,不由发起善心,把人扶到池边凉亭里坐好,沉声道:“在这里等我。”

说罢,就抖着双腿,扶着老腰,匆匆走回房里,找出簇新的常服和御寒的斗篷来。当他捧着衣服正要出门,才发现赵静立在窗边,衣衫单薄,红着一双猫儿眼,怔怔地看着他。

赵王爷脚下一顿,心跳似乎停了一瞬,定睛再看,发现自家弟弟果真是立在那里,屋中窗户半开,能遥遥望见花丛深处的澡池。

遥想刘司事当年,美妾初纳了,雄姿英发,轩窗下手捧美酒,眺望美人出浴,真是何等的风流快活,偏偏苦煞了他……

赵静素色衣襟前尽是自己咳出的点点血沫,他看着赵杀,张了张口,刚说了一句:“哥哥,你……”

赵杀已经慌得连退几步,只说:“阿静,我去去便回!”

说完,已顾不得腰酸腿疼之苦,急急将衣衫送到司徒靖明跟前,拿衣袖替他拭去发上水珠,又手把手地为那人换上新衣,系好斗篷。

司徒靖明静静望着他,目光柔和,仿佛为人全然无害,秉性乖巧娴静。

连赵杀看了,都有片刻恍惚,多亏想起赵静,才连忙执起他的手往院墙破洞处走去。

他把人牵到洞外,正想撒手,司徒靖明就反手握了上去。

赵杀任他牵了许久,心中有百般滋味,顾念着赵静,方尴尬笑道:“天要亮了,将军快回去吧。”

司徒靖明只作不知,还是赵判官强行挣脱,退回墙洞后,两人才勉强分开。

赵杀躲闪之际,看到自己手背上灼灼地开着一朵漆黑桃花,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