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桃花入命>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二章

那司徒靖明身负武功,回城不过转眼之间,一路分花拂柳,翻墙进府,桌上厨子刚上的那碗冰糖炖雪梨热气犹温。

可怜赵判官独自回城时,身上仅有司徒靖明替他披上的一件玄色外袍,多亏他慧眼如炬,自草庐里翻出一双破旧木屐,拿草绳重新串上,余下一截绳子系在腰间,趔趄往城中走去。

他边走边歇,走到晌午时,浑身虚汗,腿脚打颤,不得已还要避一避日头,短短一路足足走了十余个时辰。回城时又是深夜,城门紧锁,赵判官便缩在城墙一角,数着更声,忍着寒宵露重,苦苦熬到天亮,这才赶第一波遁入城中。

自疫鬼入城,数十条贫民窄巷,屋中十有九空。赵杀虽然急着回府,但他此时蓬头垢面、衣不蔽体,断无这样见人的道理,稍一权衡,便挑了一间稍显干净的空屋登门,偷了几件棉袍换上。

做出这等不问自取之事,赵判官多少些良心不安,临出门时,诚心替失主颂了一篇《净天地神咒》赔罪。因不知户主生死,他按“乾罗答那,洞罡太玄,斩妖缚邪,度鬼万千”念完,又照着“斩妖缚邪,度人万千”祷祝起来。

只是诵完之后,他自己也暗自好笑。

自己若能度人,缘何会落到这种地步?

赵判官穿戴一新过后,重新推门一看,忽然望见不远处来了一位白衫青年,在窄巷出口处摆了个药摊义诊。

赵杀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手背,手上并没有白色桃花印记。

他心里骤然一空,旋而眉头舒展,那人想必并不是许青涵,只是背影相似罢了。

赵判官这样一想,人便扶着老腰迈出门槛,大大方方走到路口,定睛一看,正看见许大夫清雅出尘的侧脸。

许青涵听见脚步声,人静静抬起头来,目光在他身上打了一个转身,又重新垂下头,摆正腕枕针囊。

赵杀脚下仿佛有千钧重,明明不应叨扰那人,想起心中迟迟难解的一处心结,仍忍不住开口:“许大夫,还认得我吗?”

他地字二号牌已裂,丢了赵王爷的身份,遇见赵王府一干忠仆也是形同陌路,却不知阮情、许青涵之流,是否还记得他。

许大夫手中一顿,淡淡道:“认得是认得,只是听说赵公子假冒王爷的事被人拆穿了,一时不知该如何称呼。”

赵杀愣了一愣,一旦反应过来,脸上烫如火烧,顿时不敢多说,以袖掩面,万分窘迫地出了巷。

他走出十余步,胸口钝痛依旧有增无减,人迟迟喘不过气,只好停在路边,自己宽抚自己:“还记得便好……”

虽然在许青涵眼中,自己除去三心二意,还犯下了冒名顶替、借机寻欢作乐的大错,人品愈发不堪,品行愈发低劣……

但至少几名债主,与寻常路人还是不同,还能记得他。

只要还记得他,那便极好了。

赵判官把这句话翻来覆去念了几遍,脸色才稍稍好看了一些。

他本待继续赶路回府,远远来了数十名佩剑佩刀的锦衣私卫,赵杀眼尖,一眼望见领头的是三名王府护院,正要上前招呼,忽听私卫议论道:“查了一天一夜,没有半点消息,难不成真是得道高人?”

另一人应道:“当然是真的!我那日便跟在赵王爷身后,回府一看,满院狼藉,门板卸了不说,地上还倒着十余棵合抱粗细的大树,若非身怀道术,寻常人哪里做得出来?还是王爷处变不惊,遇上这般变故,也不过是轻声笑了一笑,嘴里说,‘你看,他果然是在骗我。’”

一行人说到此处,纷纷议论,直到管事的呵斥起来,这才噤了声,齐齐振作精神,挨家挨户地朝这边寻来,一路上撞见行人,就上前拦下盘问,遇见府邸,就上前叩门搜屋。

赵判官呆了一呆,而后才一步步、一步步往回退去,进巷时险些撞翻了许青涵的药摊。

许大夫不禁眉头紧蹙,低声道:“赵公子。”

赵杀听见他语气肃然,心里便知道这是在怪自己了。好在青涵心肠良善,再如何生气,也极少出口成脏,说人短处。

赵判官这样一想,便羞惭道:“对不住。”

许青涵眼睫微垂,似乎以为他要借故纠缠,人站起身,把案上家什一样样塞回背囊药篓,再将桌案矮凳折起,提在手中。

赵杀怔怔看着许青涵撤了药摊,朝另一头走去,人忽然道:“青涵……”

许大夫站了一会儿,终究还是回过头来,双眉如翠,双眸如水,这样温柔雅致的好相貌,对着他时,却不见一丝波澜。

赵杀喉咙干涩,认认真真叮嘱了他一句:“青涵,往前走吧,别回头。”

许青涵眉梢紧蹙,看了他片刻,才转过身,径自往前方走去,推开窄巷深处虚掩的一道木门,抄小路进了里巷。

赵判官听脚步声越来越近,到底不大放心,犹豫着跟上去,关上里巷那重木门,拾起地上生锈铁链,在门把上绕了几圈,死死缠紧,最后咔嚓一声扣上了锁头。

一会儿此处刀剑无眼,不要吓到青涵……

赵杀这样想着,回过头来,巡查的私卫正好走到巷口,几名王府护院窥见他容貌,霎时间刀剑出鞘,以哨声传信,四面八方的私卫都往此处赶来。

等人数聚齐,在巷口摆开阵势,赵判官万万想不到府中这帮惫懒闲人,短短时间,就能在赵静手里脱胎换骨,惊愕之余,心中还抱有一丝侥幸,举起手来,高声道:“我跟你们回去!”

可面前众人听了这话,更是严阵以待。

赵杀不由往前走了半步:“我跟你们……”

话未说完,在他迈步之时,已经有莽撞私兵吓得扣了弩机,弩上那支半尺长的小箭,擦着赵杀臂膀掠过。

赵判官低头看了看手臂,新换的衣衫裂开,露出颇深的一道伤口,伤处血流如注。

赵判官拿手捂了一捂,费力想了半天,才问:“阿静、阿静他是不是说……不要活的?”

对面竟是又射了两箭,仿佛太过忌惮他,手中箭弩接连几次都失了准头,一箭落空,一箭钉在赵判官大腿之上。

赵杀自是站立不稳,沾了满手的血,两膝软倒在地,心口大恸之下,人竟无端端有了诗兴,自一片茫然中,随手拈来一句妙句:生如石蒜之绚烂,死如纸钱之静美……

这样也好。

赵判官想着,默默垂下头,打算安心等死的时候,发现手背上多了一朵白色桃花印。

赵杀本以为自己老眼昏花,偏偏身后铁链直响,而后又像是被人猛地踹了一脚。

有人在巨响过后,快步走了过来,挡在他面前。

赵判官昔日养尊处优,在孽镜台下坐堂断案批命,除了叉腰肌劳损,从未吃过什么大苦。

谁知在人间转了几转,阿静待他好时,他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如今痛得仰面倒地,血流披面,反倒浑身通畅,生出本该如此之感。

要是身上不痛,心中无悔,哪里称得上还债呢?

唯一可惜之事,却是他在红尘里勾留了这么久,欠其他债主的债,不是还不上,就是不肯收,相较而言还是阿静要的简单。他有五枚换骨托生丸,他又不畏死。

只是许大夫为何会回来呢?

赵判官强睁双眼,抬头看了片刻,老眼昏花之下,只能由蒙蒙雾气中看见一道翩翩白影。随着拳来剑往,破空之声不绝,不知为何,赵杀心里居然泛起丝丝甜意。

然而他欢喜了片刻,心中就惧怕起来,想抬起手,擦净脸上身上的道道血痕。

许青涵以空手对白刃,击退了一批,就快步走来把赵杀负在背上。

他察觉到赵判官时不时双肩微颤,手臂晃动,以为那人痛得发抖,于是咬着牙,把步子又加快了一些,急急在阡陌小路中穿行,好不容易撇下追兵,躲进一间僻静院落,锁上院门,将赵杀轻轻放到榻上,许青涵才看见赵判官一直想抬起手来,擦去面上血污。

他脸色骤然一变,气道:“你做什么?”

赵判官被他喝得老实起来,迟迟不敢应声。

许青涵强忍怒意,把声音放缓了几分:“为什么把门锁上?”

赵杀迟疑了好一会儿,总算把真心话吐了出来:“你过去……说会伤心。我怕你见了伤心。”

过去许大夫常说,看他受伤出血会伤心,恨他不肯为自己考量。可他如今又受了一点小伤,流了些许热血。

赵杀眼前仍是一片模糊,听四下无声,依稀猜到自己失言,稍一忖度,便声音嘶哑,急急补救道:“青涵,对不住。我一时忘了,你如今……早就看开了。”

可他这样说完,屋中仍是一片寂静,有一滴冰冷的水,从半空落在他颈项之上,同热血融在一处。

赵判官吓了一大跳,低声唤道:“青涵?”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