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桃花入命>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赵判官再回过神来,又成了阴间之鬼。

他立在演武场上,四处望望,瞧见将军府的匾额,人已经见怪不怪,一路循着阴凉树荫往正堂飘去。

那司徒将军果然还在房中议事,赵杀浮在空中,因心力交瘁之故,上下晃荡了须臾,便自己落在门外的一张圆凳上,正襟危坐,怔怔等着人出来。

不知虚度了几个时辰,总算盼到议事间隙,管事手捧门童送来的拜帖,急急送入屋中,不到片刻,司徒靖明就冷着脸随管事的走出来,一边翻着许青涵的拜帖,一边问:“他人在哪里?”

赵判官听见两人在提起自己,慌得抖抖衣衫,负手而立,目眺前方,祭起浩荡官威。

司徒靖明走得极快,将将要与他擦肩而过时,足下一顿,回过头来,恰好与赵判官目光相接。

两人愕然对望了好一会儿,司徒将军才想起一事,急急伸手入袖,摸了几回,仍未寻到青铜面甲,脸色更是阴沉如水,冷冷讥道:“赵先生为人倒是有趣,末将还未答应下来,自己便登堂入室了。说吧,伤在哪一处?”

此话一出,不仅赵判官听得一愣,连管事的也抖抖索索问了一声:“将军在跟谁说话?”

司徒靖明闻言一怔,望了望管事,再望了望赵杀,还是赵判官立在一旁,小心翼翼提醒了一句:“司徒将军看得见本官?”

司徒靖明这才反应过来,脸色阴晴不定,半晌才道:“你、怎么……”

他纵然惜字如金,但赵判官明察秋毫,早已猜了个大概。这人怕是想问,你怎么又死了一回?

只是这桩命案错综复杂,即便是赵判官有心诉苦,也无颜多提那名摸黑跑到赵王府奸淫掳掠恃靓行凶的疯汉;至于要他在其他债主面前,骂几声自家多疑善醋的弟弟,到底有些不忍。

这样思来想去,赵杀愈发满腹愁肠,一腔苦水。

司徒靖明以为他是伤情过重,一命呜呼,沉思片刻,就径自走到廊下,遣忠仆送来一把素色纸伞,在艳艳炽阳下撑开,一双凤眸漫不经心地扫了赵杀一眼。

赵判官被这等无双美色所迷,又是好一阵失神。

待他宁心静气之后,免不了在心中腹谤几句,恨不得亲手画一幅此人右手提长枪,左手撑纸伞,在沙场冲锋陷阵的写真,把话本中司徒将军风吹日晒只等闲的小像换下。

那司徒靖明撑着伞走了两步,回头看了赵杀一眼,赵判官如梦初醒,生怕他走到门前,看到自己死得不甚美观,一时气伤了身子,忙冲到他纸伞余荫下,硬着头皮与他肩并肩凑在一处,亦步亦趋地往门外飘去。

司徒靖明一路无言,走到门前,推开厚重铁门,冰冷眸光扫过仍凑在角落嬉笑打闹的门童,而后才落在赵判官那具肉身上。

那皮囊身上盖了一件华贵异常的霜色披风,闭目躺在交椅上,眉间凝着化不开的一丝愁苦。

司徒靖明看得眉头紧锁,走上前去,把披风一掀,一眼便看见腹部染血的那柄匕首,脸色骤变,半天才伸出手来,牵住了那尸身的一只手。

赵杀看得老脸通红,怒道:“你这是做什么,快放开,快放开本官!”

司徒靖明一言不发,手上劲力微吐,把皮囊指上仅剩的一个黄玉扳指捏碎了。

赵杀看得有些心痛,在一旁又唠叨起来:“这都是银子,都是、都是本官的东西……”

司徒靖明凉飕飕望了他一眼,而后双手一抬,将微凉尸身横抱起来,叮嘱管事去置办棺材,挑选阴宅。

那把纸伞滴溜溜滚落在地,赵判官蹭不着伞,只好往檐下一躲,眼睁睁看着司徒靖明抱着皮囊,转身进了将军府。

他孤零零一只鬼藏在檐下,呆了片刻,正打算低下头,数一数换骨托生丸的数目,想一想人间哪里是他的去处,司徒靖明已将尸身放至阴凉处,快步走了回来,把伞拾起,看了赵杀一眼,淡淡道:“走吧,我受人所托,姑且照顾你下一世。”

赵杀想起许大夫写得密密麻麻的那封拜帖,心中无端端一沉。

债主待他差时,不过是冷雨拍脸,坦然受之;可一旦债主待他稍好一些,就像是身怀不义之财,总有些提心吊胆,下一步迟迟迈不出去。

好在司徒靖明诺不轻许,一言既出,等两人并肩而行,赵杀稍稍飘慢一会儿,他便会停下来,擎伞而立,以余光赏花。

两人缓缓走到堂前,赵判官背过身去,自识海之中,将仅有的两枚换骨托生丸取出,倒在掌心,来人间时间过长,蜡黄丹丸已经色泽黯淡,一枚稍大,另一枚已经掉了不少粉末,不知还剩几分药效。

赵杀明明知道这药丸一次比一次不禁用,仍是珍而重之地捧了好一阵,而后挑出稍强的那一粒,囫囵塞出口中。

赵判官吃完了药,这才回过头来,悄悄多看了司徒靖明两眼。

自己三心两意不假,但情字之外,仍企盼着事事顶天立地、光明磊落。岂能因为债主心软,自己就跟着好逸恶劳起来?

赵判官这样一想,心里已然有了决断,自觉无论是去看阿情近况,是同许大夫天涯羁旅,还是继续偿赵静的命,都万万不能滞留将军府。

他这样想着,微薄药性终于化开,在丹田中缓缓流转。

赵判官脸色煞青,头一回从头到尾尝到锻肌炼骨之痛,熬了好一会儿,神魂才飘到半空,不由自主地朝将军府外冲去。

司徒靖明在一旁看着,突然将两根手指含入唇中,发出一声清越鹰啸,一只黑羽鹰应声从园中掠出,朝魂魄扑去。

赵杀回头一看,只见身后黑压压一道鸟影,两只铁爪如钩,还未近身,就被吓得一声惨呼,从半空掉了下来,直直跌落在将军府中。

赵判官眼前一黑,深觉此人与自己必有深仇大恨……什么桃李不言,什么花容月貌,都是虚空,都是捕风。

等赵杀醒转过来,窗外已经深如墨色。

浑身挫骨之痛,叫他许久说不出一句话来。

司徒靖明听见他呼吸沉重,自桌前站起,走到床边,撩帘俯身一看,低声问了句:“很痛?”

赵杀连连点头,眼中不争气地落下串串老泪,一时面如金纸。

司徒靖明伸出手来,想探探他额上冷热,还未碰到,又若无其事地缩了回去,低声道:“多喝点热水。”

顿了顿,又挤出一句:“早点睡。”

赵判官听见这两句话,原本的十分疼痛顿时成了十二分,这人如此不解风情,叫他这样照顾下来,浑如受罪,只怕能还清不少的债。

可司徒将军硬邦邦说完,人并没有离开,一直守在一旁,看着他银牙紧咬,汗盈于睫。

赵判官这一回还阳,痛足了一夜,然而天明之后,新生的骨肉仍与过去有些不同,稍稍一转,骨头便咯吱作响,轻轻一碰,身上已处处淤青。

赵杀原本打算谢过司徒靖明,好好睡一个回笼觉,可人躺在软榻之上,如卧钉床,苦苦挨了一阵,到底还是硬着头皮求道:“将军,我这榻上硌得厉害……”

司徒靖明想了片刻,轻手轻脚扶他在地上站稳,自己把榻上罩被掀起,锦被翻开,垫褥拉高,翻了四五层,总算在木板上找到一粒小豌豆。

赵判官如释重负,摸着自己青了一大片的老腰,连连道:“正是此物!”

司徒靖明扫了他一眼,不知为何脸色极不好看,生了半盏茶的闷气,才唤来婢女,遣人抱了十来床软褥过来,一床床垒起,把赵杀横抱起来,轻轻放到榻上。

赵判官深深陷进床中,不由得舒展了眉梢。

就在司徒靖明转身欲走的时候,赵杀忽然想起一事,求问道:“将军可有强身健体之法,药膳也好,拳法也罢,赵某还有要事未了,需得早早好转起来……”

司徒靖明听了这话,半天才道:“你这一世,生得太过无用,能活上三五个月已经不错了。”

此话大出赵杀意料之外。

他总以为自己英武不凡,膂力过人,能照顾许多位债主,骤然变得这般文弱,心中多少有些难过。

但身下高床软枕,惹得赵判官眼皮沉重,人只来得及懊恼了片刻,便舒舒服服睡了过去。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