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桃花入命>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二章

偌大铁城跟前,鬼差鬼卒早已摩肩接踵。

赵杀看见与他相熟的黑白无常也位列其中,忍不住凑上前去,悄悄商量起一事,还拿神通变幻出一物,一并塞给对方。

周遭众鬼翘首以盼,过了好一会儿,十殿中履历最深的崔判官才捧了榜文出来,高声宣讲起九重天上的录用准则,最后根据千百年来的考评得分,当众点选了十余个少壮有为的鬼差入殿笔试。

大小鬼差这才知道天庭选拔与阴司大不相同,过了初选,还有笔试及面试。

赵杀身为地府中响当当的一名能吏,被崔判官头一位点中,率先进了阎罗殿。

等他在案前盘膝坐稳,领到考卷一看,发现头一题开头写着:地府辟地四千顷,掘血池地狱。若要将空池中注满新血,需一千二百年,若要将污血排尽,需一千五百年……

赵判官眼前一亮,只觉题型似曾相识。

待他两下答完,发现第二题也十分眼熟。

许是前世兵马太多,粮草一轮轮克扣下来,剩得太少,赵判官如今极善于精打细算,不过一顿饭的工夫,便行云流水一般将考卷填写得满满当当。

他早早交完卷,被鬼差领着,准备赴下一殿面试。

司徒靖明恰好于此时被崔判官点中,大步流星地往殿内走来,殿外近千名青面虬髯的大汉犹在拼命鼓掌,一时间鲜花不断,掌声连连。

赵判官看着这位同僚亲友如云,心中也十分欣慰。

可彼此擦肩而过时,赵判官又开始昏了头,误以为对方性情十分桀骜,跟了自己许久,听不进旁人的劝,离不开自己的教导。

他脚下一顿,反手牵住了司徒靖明的左手。

司徒靖明身形一僵,有片刻工夫,居然忘记要抽手。

赵杀色壮人胆,背对着司徒靖明,攥紧了他的手,小声叮嘱了两句:“你……好好考,不要提前交卷,考完不要对答案……切记平常心,平常心。”

说罢,才念念不舍地把手松开,随手挥了挥手,径自出了大殿,脚下越走越快,几乎要把带路的鬼卒甩在身后,一路都不敢回头。

赵杀接连走出千余步,他身后那名鬼卒才堪堪赶上,一面埋怨,一面领着赵杀转向一条从未踏足的小径。

赵判官勉强振作精神,随这位鬼差一道拨开云气,拾阶而上,眼前渐渐露出一间朱漆红瓦的巍峨宫阙,匾额上写着“孽镜阁”三个大字。

赵杀仔细一看,发现一水之隔,便是自己二十年间上班点卯的孽镜台,心中微微一怔,依稀猜到了是哪位考官为他面试。

等鬼卒千催万请过后,赵杀总算压下心中畏惧,垂着头袖着手跨过门槛,抬头一看,又是一惊,那大堂正中摆着一面华光流转的铜镜,架高一丈,镜大十围,竟是布置得与孽镜台如出一辙。

鬼卒不知何时从怀中掏出纸笔,阴气森森地笑了起来:“不过区区一面影镜,赵判官无须惧怕,快快站到此处来。”

赵判官一听此话,越发脸色惨淡,他在孽镜台下当了二十年鬼差,自然知道那面宝镜如霜如雪,能照出人心鬼蜮。

他过去坦坦荡荡,即便在孽镜下来去,镜中也只有明晃晃一片亮色;而此时此刻,非要鬼卒沉下脸来、几番推搡,赵杀才敢壮着胆子站到这面影镜前。

不过片刻,镜面上就映出了赵判官为情消瘦的身影,怀中却抱着满满一捧桃花。

鬼卒在一旁看得真切,拿纸笔飞快记录起来:“赵杀,酆都鬼判,身高七尺五寸,超重二十余斤……罪状,采花……”

他记了半天,一看赵杀还站在原地,忙道:“天庭要的是斩断尘缘的能吏,免不了要多验几项,赵判官自去内殿面试吧。”

赵杀已经不剩半点争胜之心,只想打道回府,念及背后那位考官大人,这才勉强忍了下来,向鬼卒恭恭敬敬地打探了方向,绕过长廊水榭,来到内殿,连拜三拜,推开殿门。

那门中坐着第一殿秦广王,身高数丈,冕旒下一张青面,满口獠牙,正是赵判官的顶头上司。

赵杀想起二十年间,这位鬼王就住在孽镜阁中,隔三差五看一眼孽镜台有无惫懒之人,难免冷汗潺潺。

秦广王狠狠瞪了他一眼:“赵杀,其余九殿也有鬼差托生人间,偏你回得这般慢!如今只剩你不曾面考了,速速进来!”

赵杀忙上前几步,躬身行礼道:“属下知罪。”

“不必聒噪,起来说话。”秦广王说着,在广袖中一摸,掏出袖珍绢榜,掷在赵杀面前,“依你所见,这榜上诸鬼,有哪一位品行可鄙,不应担此重任?”

说罢,还冲赵杀长叹了一声,宽抚起来:“你随我二十年,本王深知你为人品性,断不能眼睁睁看着其余小鬼抢了你的肥缺。”

赵杀自然知道,从他入殿开始,便已经在面考了,自己一言一行,都难逃阎罗法眼。

他把绢榜慢慢展开,挨个打量上头名讳,脑海中心思电转。

攻谏同僚,自是气量狭小;推选自己,亦是有损上司的颜面……

秦广王等了片刻,怫然怒道:“如此拖泥带水,成何体统?”

赵杀将拳头攥得极紧,鬓角被冷汗沾湿,迟疑了好一阵,才把心一横,一字一句道:“榜上数十名同僚,都十分出色。硬要选上一名,唯有李靖明李判官不堪大用。”

秦广王将扫把眉一挑,还未开口,赵杀已认真续道:“这回托生人间,属下在将军府暂住,对李判官不满已久,每、每回夜深人静醒来,便看见李判官仍在批阅宗卷,挑灯夜读,如此加班,全不顾及自己的身体……”

“属下当时偶感瘟疫,那李判官还拿出一副暖耳,分给属下,待同僚十分友善。如今想来,未免有些妇人之仁。”

赵杀说到此处,把当初藏在神识中一副暖耳也掏了出来,双手奉上:“属下句句属实,不敢妄言。李判官体魄不强,心性不坚,属下以为难当大任。”

秦广王听得抚掌大笑起来,袖摆一扫,将暖耳同榜文一道收回案上:“都说赵卿是酆都情圣,果真如此,此题姑且揭过,本官再考你一题:阴律无私心,赵卿情深二十斤,当如何断案?”

此话恰好问到赵杀痛处,他手心亦全是凉汗,在屋中转了几圈。

这一问,却是一道极难的开放型问答题,如道法三千,并无准绳可依。

秦广王不悦道:“可是答不上来?”

赵杀心中忽然生起一念,只是一时抓也抓不住,只得在屋中继续团团打转,才子高人七步成诗,赵杀足足绕了七十余步,直到秦广王长身而起,面前冕旒摆动,打算摆驾离去,赵杀才突然道:“属下以为,若常无欲,可观其妙;若常有欲,可观其徼。只要明辨大是大非,情深有情深的好处,情浅有情浅的好处,并不碍于公允。”

秦广王听得一笑,赵杀这一通回复当中,首句引用圣人名言,中篇真情实感,收尾点题,正可谓凤头猪肚豹尾,立意亦是十分高远,刚要夸赞,那鬼卒恰好于此时将赵判官厚厚一沓的影镜检验文书送了过来。

这位鬼王翻开一看,嘴角笑意一点点化作恨铁不成钢的狰狞之色,最后长长一叹,颓然摆了摆手:“你这身情债,往后也是升迁无望……便好好做个多情判官吧。”

赵杀听见这话,忙躬身称谢。

虽然知道是落榜了,心中却平静如水。并不十分难过。

等他出了孽镜阁,一路涉水踏石,往平日当差的孽镜台行去,行至半途,半空中铁钟三响,传来崔判官朗朗之声:“诸试已毕,恭喜李靖明李判官金榜题名,即日赴任——”

崔判官话音刚落,半空之中,就投下一道金光,划开阴气,照彻十重鬼殿,现出一条通向九重天外的偌大玉阶。

赵杀依稀听说过鬼官赴任,要这样一阶阶往上登去,走上一夜,到得南天门下,而后才有仙官以琼浆玉露设宴,接风洗尘。

可天庭三日,地府十年,这短短一夜,已是地府两轮春秋。

两年过后,赵杀才能猜着天上哪一颗是司徒靖明命格所化的星辰,坐在黄泉的流水宴席上,冲着碧落之外升迁的故人遥遥举杯。

隔着这样一重天堑,赵杀纵然有心想等故人任满三百年任期,有朝一日,再着仙冠霞衣,从九重天上一步步沿玉阶下来,可天庭三百年后,阴间已隔万万年,自己哪里熬得了那么久?

赵杀这样一想,心中愈发不舍,死死望着那道阶梯,也不知哪一眼将是最后一眼,直看着司徒靖明被亲朋故友拥簇着送上玉阶,负手而行,步履极快,转眼间已经登上一重天,从始至终不曾回头。

赵判官看得满心空落,身形摇晃。

待金光散去,故人云雾藏身,委实看不见了,赵杀颓然收回目光。

就在此时,先前那名鬼卒手捧托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