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桃花入命>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六章

那厉鬼似是失了神智,立在原处,如榆木雕就,空有一身的气势。

赵杀看得心中极乱,一度想迎风揍到他跟前,握他脉门,探他额上余温,悄声问上一问:为何阿静还未醒呢?

自己化作阴魂时,也像他一般,浑浑噩噩,走走停停,但只要神魂凝实,在忘川上便能恢复神智,沿途吟诗作赋,看两岸如萤磷火。

可为何他家弟弟还未醒呢?

赵杀眉头紧蹙,好不容易才按捺住自己嘘寒问暖之心,眼下阿静命册出了这般大的错漏,如果不能早早更正补全,时日一长,只怕天意肃杀,道不能容。

赵判官定了定神,语气愈发柔和,从命册所载的最后一日问起:“命册里说你身中言蛊,半夜无人看顾,在赵王府偏院咳血而死,死后被妖兽撕咬。可本官依稀记得这一日,你身在阴山,于碑亭中坐了一夜,与命册并不相符,可有此事?”

那阴魂怀着一身戾气,静静站在风眼,如若未闻。

师爷被飒飒寒风刮得凉意入体,勉强将双眼睁开一线,定睛再看,只见这恶鬼周身锁链,半数轻飘飘随狂风盘旋,半数沉甸甸逶迤在地,被风来回拨动,簌簌颤栗出声,这一看之下,更是惴惴不安,从旁提点道:“大人一定要审问清楚,看看碑亭之中,有谁插手护持,好将那狂妄歹人一并拘入阴间!”

可赵杀已经顾不得此事,仍轻声细语道:“你气运顺遂,在碑亭中呆了一夜,翌日便有神医从阴山上下来,带回药引,治好了你的言蛊。此后数月,不单想起自己真正的心意,也……也报了仇。”

阴魂仍旧立在堂下,过了片刻,才微微侧过头去,似有所念,似有所思。

赵杀见四面狂风稍稍一敛,还以为他已经醒了,忙拿起命册墨笔,自椅翻桌斜的孽镜台上,摇摇晃晃地走了下来。

有许多鬼卒来拦,赵判官下意识地抚过手上黄色桃花印,拨开左右,越走越近。

他于心中暗道:无妨,这是本官的故人。

这样一想,脸上便微微笑了出来。

赵判官一路走到故人身前,捧着命册,悬提着笔,定定看了好一会。

那阴魂如今不过是一具狰狞白骨,穿着破烂蟒袍,镣铐加身,有无数黑火燎灼衣袍。

纵然他站得笔挺,依旧有满身遮掩不住的腐朽之气。

阿静已经长大了,六十载春秋过后,不会再有人讥笑他早生华发。

可在赵杀眼里,阿静永远是年岁最好的时候,生着一双猫儿眼,迷蒙地看着他,紧紧地跟着他。偶尔矜贵凛人,偶尔因病痛佝偻。

赵判官急着要将命册补全,又不忍吓着了他,只好凑上前去,想摸髑髅上枯白长发:“阿静,你报了仇……后来呢?”

那厉鬼身上鬼火陡然燎灼起来,炽如红光烛室,连赵判官一并罩在火里,赵杀痛得倒退几步,闷哼一声,额角涔涔流下汗来。

那万丈气焰听见这声痛呼,慌忙再度收敛。

赵判官运转法力,叫被鬼火燎伤的皮肉慢慢愈合,强撑着笑容,把声音压得极轻:“阿静,你不记得我了?”

赵杀完问之后,忐忑不安地等了许久,厉鬼眼窝中,总算亮起微弱的灵火。

他终于想起一桩入骨执念,再然后,才记起自己的姓名。

他想和一个人相依为命,日日夜夜,念念念念。

于是搜遍红尘,陡峰荒野,海外仙山,年复一年,直至双眼尽盲,再也走不动了。

那人身怀道法,永生不死,定然活在世间一隅。

可那人不想见他了。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