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桃花入命> 第四十九章

第四十九章

赵判官气血两失,双脚发软,眼前直冒金星,浑如纵欲。

他晃了好一会,总算缓过气来,自己把伤处裹好,鲜血舔尽,气喘吁吁地靠在交椅上。

堂下赵静吃饱喝足,缓缓将眼睁开,抬头一看,第一眼就看见这人散着发,喘着气,就坐在自己身前。

他一时有些恍惚,旋而极是欢喜,小声道:“你……你终于肯入我的梦了。”

师爷们听得直翻白眼,啧啧有声,只觉此情此景,实是有辱斯文。

唯独赵判官红光满面,一下子坐直了腰。

他像是听见了什么动听的情话,哆哆嗦嗦地品了又品,将字字拆开,正读反读,都能在心头荡开涟漪。

一位师爷委实看不下去,为公理正义,硬着头皮上前,想叫鬼卒拽紧铁索,喝令这恶鬼……三夫人在蒲团上跪下。

可赵静已经负着手,拖着铁链往孽镜前走去。

他旁若无人,站在那面光滑如镜的硕大宝鉴跟前,照了照自己的面容,确定此梦顺心如意,自己黑发如缎,青春正好,这才随绷紧的锁链后退半步,慢慢向赵杀走来。

赵静每近一步,赵判官脸上就变红一分,很快便面红耳赤,羞怒道:“你先回堂下站好,哥哥很快判完。”

赵静立在他身边,并不说话,只是专注看着他,替赵杀将两鬓乱发拢好,轻轻挽到耳后。

赵判官老脸通红,把声音压得极低,含糊提点道:“阿静,此处人多,先等一等!”见劝说不听,还一度微微恼道:“真不是梦!你、你怎么也以为是梦?”

赵静仍是微笑,歪着头看他,拿修长手指绕着赵杀长发,良久才道:“哥哥,我有几十年不曾梦见你,能做这样一场梦,我已经再欢喜不过。何必在梦里哄我呢?”

赵杀听得心中一软,他命册所断的故人,除了阿情冰雪聪明,青涵和阿静在重逢时都有些糊涂。

但聪明也好,糊涂也罢,心上人一旦啜泣,于他都像钝刀割肉;一旦含笑,也都似雪化春回。

赵判官越是细想,越是柔肠百转,随手从桌上取来一张白纸,拿手背遮着,瞒着赵静写下数行小字,而后再将白纸对折。

赵静看得大惑不解,轻声问:“哥哥,你这是做什么?”

赵杀恼道:“你倒是说说本官写了什么,如果真是你的梦,你理应猜中才是。”

赵静听得一怔,仔细一想,才发现赵杀所说,当真有几分道理。

常言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世人坠入梦中,不是因朝思暮想之事而沉溺,便是因日夜畏惧之事而惊醒,极难在梦里做一个瞒得住自己的梦。

赵静一旦明白过来,脸上难免闪过迟疑之色。

他不怕满腹心思被人看穿,只怕揭穿那刻,一场美梦戛然而止。

还是赵判官三催四请过后,赵静这才盯着那张白纸,眉头紧锁,轻声道:“纸上写的可是……我想和哥哥相依为命?”

他在漫漫光阴中,对自己心思再清楚不过,只有这一句话被他铭刻入骨。

情思最炽时,常拿这句话解渴;心意如灰时,也拿这句话果腹。

可赵静这样笃定,赵判官却支支吾吾按紧了白纸,迟迟不敢展开。

赵静在一旁看得清清楚楚,心口纵然一阵绞痛,面上还是振作精神,反过来宽慰道:“当真是我猜中了?哥哥,我在梦里与你相会,已经欢喜不尽,委实不必瞒我。”

赵杀老脸通红,仿佛遇见了一桩极为难的事,把声音压得极低,悄悄问了句:“你为何觉得纸上是那一句话?不曾想过别的……别的什么话?”

赵静一时不知如何作答,既然是在他的梦里,那纸上自然写的是令他最朝思暮想的事,是他的欢喜奢求、累世执念,是求而不得,断然不会有其他可能。

赵判官看他这样笃定,脸上更是烫如火烧,只觉人人拳拳深情,唯有自己有些龌龊下流,踟蹰许久,才把那张纸慢慢展开。

赵静定睛一看,只见纸上一堆蝇头小字,状如符文,细看才发现赵杀写的是:

火火火火火火

火 赵静 火

火柴柴柴柴火

火火火火火火

赵判官揭开之后, 看到赵静呆立原地,不由干咳了两声,含糊道:“这符文狗屁不通,但你当年,你当年硬说是干柴烈火符……我以为你喜欢呢!”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