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桃花入命> 第五十五章(完结)

第五十五章(完结)

数十年过后,地府鬼吏皆知情圣赵判官形单影孤,终日对着一院桃花。

有孽镜台当差的鬼卒传言,赵判官其实娶了四位夫人,人人貌美,各有姝色,其中还有一位是地府的同僚,曾有一段锦绣前程,为赵杀滞留阴间。

只是这等说法,传到孽镜台外,大小鬼差都不大信。

若是真有夫人,为何几十年间无人得见;至于染指同僚之事,众鬼揽镜自照,亦对各自容貌心中有数。

只是孽镜台鬼卒言之凿凿,却叫其余鬼吏听得心中奇痒,又一年年终酒宴,便有不少鬼卒排着长队给赵判官敬酒。

赵杀犹记得自己上一回喝醉,惹得满院桃花都薄有怒色,哪敢轻沾这杯中物,开头只一个劲地连连推拒。

可后来鬼卒敬酒词一篇接着一篇,当中更有厚颜者道:“我给赵判倒杯酒,赵判不喝嫌我丑!”

赵杀嘴里直说:“不敢,不敢,赵某何等何能。”终是连饮数杯,杯杯见底,不过片刻,酒意已上了头。

几位阎罗从酒席主位下来,挨桌敬酒祝词,赵判官免不了又喝了几大杯,好在四下环顾,尽是如他一般身形打摆、面红耳赤的醉汉。

酒过数旬,满座皆醉,便有上峰怂恿座下鬼吏吟诗,还定了个“思红尘”的旨意,增添雅兴,得魁者有十年功德的赏钱。

所谓千古文章意最高,若是颂阎罗恩典,歌盛世太平,难免千篇一律,唯有满座宾客的红尘过往,各自都有一番跌宕故事。

这提议一出,四下里轰然叫起好来。

头一位响应的,是地府中出了名的一名酷吏。

他曾是一方能吏,将弹丸小县治理得风调雨顺,百姓富足,无奈被同僚祸水东引,冤屈而死。

这名鬼吏醉意已浓,往桌上一坐,用蘸了茶水汤汁的手指当笔,于半空写诗,头两句写幼年抱负,愿看峰峦百叠,愿立乱世奇功;第二联转说自己中年所思所念,莫过于任职小县茫茫的荷田与茫茫的月;第三联说如何无辜横死,恨意时至今日,仍化作笔意;到了尾句,却是严惩奸佞之志,与思悼荷中月影。

这便是他的思红尘了。

赵判官看得感慨万千,不少鬼吏也是眼眶微红。

借着满身醉意,又有第二名鬼吏振臂响应,也拿茶水一蘸,草草写下几句,赵判官被人推推搡搡,只看清最后一句写的是:“京华伉俪扬贤名,酆都老鬼绝红尘。”

众鬼定睛细品,才知道这是一首自己功业未半病死,鬼魂在旧宅中流连不舍,直至爱妻改嫁旁人的哀诗。

满座宾客悲意更浓,有多愁善感者一度嘤嘤而哭,只是说到用情至深,生死不渝,不少人都开始打量起赵杀。

赵判官如今醉得深了,又极想多攒些功德,众鬼一劝,他便当真坐上桌案,拿指腹在茶杯中饱浸,借醉写道:“道曰天生天杀,金冠紫绶乌纱。茫茫原上白骨,熠熠泉下荣华!回身百重弱水,君隔一丈蒹葭。入梦问我恩仇,入命却是桃花……”

他一口气挥手而就,写罢还打了个醉嗝,只觉平生诗赋,此诗最妙,正要等众鬼夸耀,便有明眼的鬼卒大摇其头:“赵判官,你这首六言律诗,平仄韵脚皆不对,对仗亦不甚工整,理应罚酒!”

赵判官微微一怔,旋而从善如流,来者不拒地连喝了六七杯罚酒。

也是,自青涵把魂魄寄在桃花树上,他已有许多年,许多年了,再未听过有人夸他的诗才。

想到院中桃花一年繁茂过一年,已经到了化形的年岁,却迟迟不见三位债主化出人形,赵判官心中微痛,自己又饮了满满一杯,到最后站立不稳,酩酊大醉,才由十余名当值的小鬼,驾着鬼辇,把瘫软的鬼吏一名一名送回府邸。

其中分到赵杀的那名小鬼,将几位判官一一搀扶上车,因为路途远近有别,送到最后一位,才是赵杀赵判官。

他扶着赵杀下了车辇,本想恭敬叩门,转念一想,赵判官有夫人一说只怕是无稽之谈,于是撑起赵杀,踹门而进,等穿过桃花树,准备搀着赵判官走入内室时,这名末微鬼卒忽然看见桃树下立着三道婥约身影。

那三人身着各色绫罗锦衣,容貌姝丽,鬼卒吓了一大跳,正待告罪,竟发现身后还立着一位黑衣人影,却是艳名远扬的第七殿李判官。

直到这四位夫人一同长眉倒竖,眼含妒火,小鬼这才想到要把赵判官轻轻放在地上,将一双手从腰上远远移开,而后倒退着跑出院外,将这新鲜出炉的热辣辛秘远远传播开来。

赵杀自然不知道这桩小事。

翌日依例不必点卯,他饱饱一觉,直睡到午时方醒,醒来后睡眼惺忪,提起床角的水桶想要浇水,可等他走到院中,水桶竟哐当一声落在地上。

他精心伺弄多年的桃花树下,终于一个不差的现出四道身影。

赵判官呆站了许久,四位债主却嫌他站得太久了,不是咳嗽两下,就是冷哼了一声。

赵杀如梦初醒,趔趄奔上前去,看看这一位,又看看那一位,浑身发颤,脸上却只知道笑。

他这些年来,一直望眼欲穿,三名故人久久不曾凝出人形,司徒靖明虽然是鬼判之躯,但被天庭除名一事,行事终归不妥,调回第七殿后,阎罗有心敲打,特意分配了一个苦差,平日里聚少离多。

这样耽搁下来,赵杀这数十年里,竟是只能养花寄情,陶冶情操。

赵判官想到此处,忍不住问:“是不是本官照顾不力,累得你们这么久才凝出人形?”

赵静、许青涵二人皆是面色闪烁,不好说自己化形已久,只是从童身长起,在身形凝实之前,只敢以花枝勾一勾意中人的衣袖,聊慰相思之苦。

倒是阮情脱口而出:“王爷,阿情只是睡了一觉,昨夜醒了就来见你了!”

这一下,旁边三名债主都冷冷扫了他一眼。

唯有赵杀觉得阿情当真是伶俐可爱,强捺情意,又去问司徒判官:“靖明,你那调职文书批得如何了,往后还忙不忙?”

司徒靖明本不想答,看赵杀提心吊胆,当真是十分惧怕,这才面颊微红,以实话相告:“不忙了。”

赵判官听到此处,登时笑了出来,喜得眉飞色舞,颇为失态。

他笑了好一阵,才想起要为债主置办宅院,当即掏出仅有的功德,和昨夜赋诗所得的三月功德攒在一处,往半空抛去,府邸顷刻间扩充了数十丈,在府邸四周开辟院落。

赵杀便兴致勃勃地将这些院落一间间分给四位意中人落脚。

忙完之后,他那四位债主仍站在原处,迟迟不肯进屋。

赵杀嘴角噙笑,低声问:“怎么了?”

其中一位债主冷着脸道:“院落不过小事,此处有四个人,四人如何伺候王爷,需得有个章程,万万不能厚此薄彼。”

赵判官还微微而笑:“好说好说,往后本官搬个小桌,每日当差回来,就坐在花下,与你们每日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至理,万万不会厚此薄彼!”

那位债主听得面色怫然:“我说的是‘伺候’的章程!”

赵杀顿时红了脸,四下环顾,发现四人都一般认真,这才发现自己要答的是一桩大事,斟酌了好一阵,才忐忑道:“依本官看……大可一年照顾一人,四年为一轮……”

此法兢兢业业,即便是夜夜交欢,腰疾臀疾齐发,四年来也不曾独处一日,都拿来陪几位债主。

但赵杀说完过后,心中却惴惴难安,自觉说错了话。

他再一打量,果然连阮情都脸色惨淡,垂着泪瞪了一眼赵杀。

赵杀慌忙改了口:“本官是说,一旬与一人相伴,四季为一轮!”

这章程同样十分敬业,一年三百余日,日日不曾独眠独卧,陪四位意中人看遍四季。

可四位债主依旧面色不虞,还是赵静温温柔柔地提点道:“一旬……未免太长。”

赵杀听得一愣,不禁道:“那一月陪一人?再不成,每七日……每一日也成,就是一日一换,月尾常常多了数日,不知如何筹划。”

他说完,自己也觉得不大像话,一日一换,每月只能完完整整的排下七轮,余下数日若是随意点选,难免厚此薄彼;自己独处,又显得太过惫懒,不足以回报债主的拳拳真心。

然而司徒靖明冷冷应了:“那就一日吧。”

连许青涵也道:“每隔四日,就与王爷见上一面,倒也不算太过难熬。”

赵杀听得眼眶泛红,许久才重重一点头,都怪自己负心,叫四人落到这般地步,只是他这头还在暗暗自责,那头已经开始互相商议。

司徒判官先道:“至于多出的几日,依李某看,不如当日摒弃术法,仅凭膂力来定个高低,谁胜了便是谁的。”

许青涵稍一踟蹰,就附和起来:“那便比膂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