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科幻灵异>麻衣神算子> 第1287章 贺飞鸿的宝贝

第1287章 贺飞鸿的宝贝

    正当我思索或许能和秋季天合作的时候,之前拉过他一次的秋季豢再次出手拽了一下秋季天的胳膊。

    秋季天显得有些不耐烦道:“够了,我有分寸,站后面别说话。”

    秋季豢愣了一下,也就退到后面去了。

    看来秋家这四个人来出双泉村的案子,已经得到了上面指示,不能和我们西南的人走的太近。

    听到秋季天这么说,我们仍旧是继续往里面走,在这个过程中,我一直注意着我的阴阳手。看它会不会吸收这儿的阴气,一番观察下来,我这阴阳手竟然对阴气毫无反应。

    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这阴阳手挑食,要知道之前,无论何种能量,它都要吸收一部分的。

    此时我忍不住问神君和仙级老祖,能不能确定这里为什么会有地府的噬魂风。

    两个老家伙也都表示不明白其中的因由。

    我们走了一会儿就发现,越是往村子中央走,这种阴气就越重,那阴风的风力也是越大。

    贺飞鸿担心道:“这噬魂风越来越大,会不会成了地府天灾的程度,如果是,我们应该怎么防范?”

    神君道:“以气护体就可以了,只要你的气比噬魂风的阴气强,那阴气就侵蚀不了你们的身体。”

    其实不用神君说,在竹谣用香气包裹我们的同时,我们也是分别施展神通用各自的气把身体给护住了。

    站到这山前荒村的正中央,我把心境之力再次张开,这次不是细致的搜寻上前村的情况,而是把周围的大环境全部看了一下,这一片区域持续将近七八里的样子,在中心四五里的地方全部被这种阴气覆盖,而出了这四五里,阴气从空中回流,然后在这村子的中央落下,向四周扩散。

    这里的噬魂风有自己独立的循环系统。

    这村里唯一的古怪就是这噬魂风,或许我们把这噬魂风的循环系统给破坏了,就可以有找到双泉村的方法了。

    我把探查到的情况给同伴们共享了一下,然后贺飞鸿道:“初一,我好像发现端倪了,我们没有在这个村子发现结界,是因为这里根本不存在结界,阻挡我们找到双泉村的,不是结界术,而是机关术,至高无上的机关术。”

    机关术?

    我们几个人同时看向贺飞鸿,他伸手探知了一下周围的阴风,然后道:“这阴风为什么可以循环,没用阵法,没有术法,没有结界,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机关术。”

    我好奇道:“机关术能做到这些吗?”

    贺飞鸿道:“圣君,你可别小看机关术,机关术在某种程度上可是无所不能的。只是我还到不了那种境界罢了。”

    我问贺飞鸿,是不是已经发现这山前村的机关术所在了,他道:“暂时还没有,不过给我一点时间,如果我的猜测是正确的,那我用不了多久就能找到其中的关键所在。”

    贺飞鸿说这些的时候,我已经在意识里问了一下太极图,这里的一切是不是和机关术有关,太极图的回答很快,也很确定。是。

    所以我就对贺飞鸿说:“不用如果了,你的猜测是正确的。”

    贺飞鸿惊讶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笑了笑说:“圣君,有你的本事在真的很方便。”

    说罢,贺飞鸿捏了一个指诀。从身体里发出几道很细的道气来,那些道气就是贺飞鸿用来操控机关术的道气,他的那些道气遇到机关术会有一些反应,用来寻找周围有没有机关,最合适不过了。

    过了一会儿贺飞鸿就指了指我们的脚下道:“就在这下面了。”

    说罢。贺飞鸿捏了一个指诀,那盘旋在空中的苍枭木鹰就发出一声唳嘹后俯冲而下。

    “嘭!”

    苍枭木鹰直接在我们旁边落下,在下落的过程中,苍枭木鹰的翅膀还拍了几下,就把附近的阴气拍的有些错乱,那些循环的阴气流也是被打散了几秒。

    不过在几秒过后,那些气流就又恢复了正常。

    贺飞鸿说机关术就在我们脚下,我们自然是赶紧避开,我用慧眼往地下看来一下,地面下除了土层就是石块,根本没有什么机关术。

    我用心境之力探查了一下,就微微发现了一些异样,好像有股特殊的力在牵引和控制着这里所有的阴气。

    而这股力只对那怪异的阴气管用,对我们这些人根本不起作用。

    按理说我本不应该感觉到那股力的,可是我的心境之力却让我发现了它。

    捕捉到那股力后,我也是说了一句:“看来真的是这样了。”

    贺飞鸿问我要不要把那机关术弄出来,我说自然是要的。

    他捏了一个指诀,然后从苍枭木鹰上的道气全部移开,然后一股道气飞快地向着地下钻了下去,我心境之力紧跟着贺飞鸿的那股道气向下飞冲。

    瞬间我们的探查范围就到了几百米的深度,要知道,换做平时我只能探查到地下几十米,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咔咔!”

    在几百米深的地下,我忽然听到两声机关响动的声音,贺飞鸿笑了笑道:“找到了。看来这次跟你们出案子,我是捡到大便宜了。”

    贺飞鸿捏另一个指诀,我们脚下的地面就开始“轰轰轰”地晃动了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地底下钻出来似的。

    难不成,贺飞鸿已经控制了这地下的机关术,而那机关术还能在控制下移动,这么说来,这地下的机关术是类似苍枭木鹰一样的活体机关了。

    我们周围晃动的声音越来越大,仿若是发生了地震一样,就在这个时候,那些本来不停循环的怪异阴气也是忽然停下循环,全部对着我们脚下的地面钻了下去,它们钻去的方向是贺飞鸿控制的机关术。

    贺飞鸿显得很兴奋,那些阴气往下冲,会把他的道气冲的很淡,这样的话,他对地下机关术的控制力就会减弱。

    不过贺飞鸿并不在意这些,他大喝一声,然后飞快捏动指诀,本来被冲的很淡的道气忽然加强,我们脚下地面的晃动频率和幅度也就越来越大了。

    不一会儿我们脚下就裂出一道缝隙来,那缝隙出现后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扩大,转眼间就裂开了将近一道七八米宽的缝隙。

    又过了一会儿晃动停止,这缝隙里“嗖”的一声蹿出一道金影来,那影子比贺飞鸿的苍枭木鹰还要大上一倍,等金影在苍枭木鹰旁边落下,我们就彻底震惊了,是一条金属做成的机关龙。

    不过很快那机关龙身上的金光就散去了,原本威武的机关龙忽然间变得破旧不堪,原本的威势也是去了一个精光。

    留在地上的那金属机关龙好像成了一对破铜烂铁。

    我心中不由有些失望。原来两眼冒光的梦梦和安安也是忽然叹气,可贺飞鸿却是像捡到了宝贝一样直接扑了上去,不停抚摸那金属机关龙的每一个部位。

    我说:“坏的。”

    贺飞鸿道:“好的,好的,这哪里是坏的,这就是宝贝。”

    贺飞鸿将自己的控制机关术的道气缠绕在这金属机关龙上,然后继续道:“一般机关术师,在研制出属于自己的活体机关后,都会在其身上落下一个属于自己道气印记,这样以来那活体机关就只听从自己一个人道气的空气,就不怕遇到比自己强的机关术师的时候,机关被抢夺了。”

    “可这金属机关龙,并未有这样的印记,现在我就给它结印,这东西以后就是我的了。”

    我道:“可这……”

    不等我说完,贺飞鸿道:“这东西虽然看着破,可里面的机关结构却是极其的巧妙,这金属机关龙,除了刚才那些怪异的阴风,还有不下数十种神通,等我回去慢慢研究,定能掌握其要领,说不定我还能借此势头升了天仙,迎来仙劫呢。”

    贺飞鸿说这些的时候,我把他的面相看了一遍,他的印堂红光冲天,的确是捡到了一个大便宜,只可惜,我这相师现在成了马后炮,在他发现这金属机关龙之前。我根本没有看出这一面相。

    看来这是一次突发的命相安排,属于命理中的意外。

    如果这种安排是机缘,那就是千载难逢的机缘。

    如果这是灾难,那就是万劫不复了。

    不过就目前看来,贺飞鸿这次命相中的意外是机缘,而不是劫难。

    贺飞鸿继续激动道:“等我回去好好研究一下这个机关龙,然后再把它好好修补一下,肯定能恢复我们刚才见到它的时候的英姿,它的威力肯定会在我的苍枭木鹰之上。”

    正在我们谈话的时候,西北四人组和昆仑四人组也是纷纷飞进了这山林。而此时周围大片的森林忽然枯萎了下去。

    那些都是阴树,没有了这阴气的支撑,它们就没有在阳间的生活环境,所以枯萎下去也是很正常的。

    西北四人组看着贺飞鸿得到的宝贝也是有些 >>

(本章未完......)

铅笔 小说(w w w.x 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