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书库>武侠仙侠>人间最得意> 第六百二十八章 剑 一

第六百二十八章 剑 一

    小园城里早已经是风雪大作,那些剑意压着那些金光,不管怎么看,陈圣败亡只是时间的问题。

    这很可怕。

    没有谁想过,被困在这里数千年里的剑君一招脱困,竟然还有着这般强大的能力,那些充满了锋利意味的剑气,就像是跗骨之蛆一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尽数围绕到了陈圣身侧,本来按着这个趋势下去,接下来便是陈圣和剑君这一场大战的最后时光,胜负之分,以及生死之分就在最后的时候。

    可谁都没有想到,此刻小园城里出现了一本书。

    看着那本书在夜空里出现,李扶摇抬起头,眼里情绪很是复杂,在他身旁,那个老剑修也是看着这本书,惊讶道:“这是什么?”

    “这是一本书。”

    李扶摇看着夜空,平静的可怕,“这是儒教圣人周夫子的儒教天书。”

    这个世间有很多修士的法器都可能是书,但有这份威势,并且有这么些金光,只能是那本书,也只能是那个人。

    周夫子在这个世间的意义很重要,所以有很多读书人用过很多浓墨重彩的笔墨来描绘过那个人,但那个人在云端,没有多少人能够看到,那些普通的读书人自然也看不到,所以那些描绘中,多是想象,并无太多真实。

    可周夫子便是周夫子,即便描绘的不太真实,那也是周夫子,绝对没有任何人敢轻视他。

    即便有,那个人也离开了人间。

    老剑修也不是什么愚笨的老人,他听着这话,没有半点沉默,只是一脸不可置信,“连那位圣人都来了,这位剑君到底是何等人物?”

    李扶摇没有说话,只是在心中默默想着,差不多能够和当年的辛剑仙相提并论的剑仙,怎么又会是一般人呢?

    “但愿这位剑君前辈能够活下去。”

    说完这句话,李扶摇背着剑匣便要离去,如果说之前陈圣驾临小园城,李扶摇还不慌不忙,那是因为有剑君在,可这个时候,周夫子来到此处,明显便是要成就两位圣人联手,这样的局势下,剑君恐怕没有什么胜算了。

    这位剑君,修为再如何高妙,想来也和当年的朝青秋比不了,既然比不了,那自然没有胜算。

    李扶摇的确想看看最后的结局到底如何,可是一旦剑君败亡,他极有可能会被两位圣人顺手给斩杀,所以李扶摇不得不离开这里了。

    他看了一眼天际。

    背着剑匣就往城外走去。

    街道上到底处都是剑君的剑意,因为这些剑意不是针对李扶摇的,所以李扶摇行走其中,虽说也觉得有些刺痛,但绝对不会有太过难行。

    剑君身处在云端,云海早已经被剑气斩出一道又一道的沟壑来了。

    他的脸色有些苍白,但显得还是那般沉稳。

    “跑什么?”

    剑君对着小园城里说了句话。

    “怕你打不过。”

    李扶摇忍不住回了一句。

    周夫子落在远处,没有去低头看小园城里,像是他这样的人物,无论地位还是境界,都是最高的那拨人之一,自然不会对着一位朝暮境的小修士出手,哪怕那个人的天赋再高,对以后的山河局势影响再大,周夫子都不会随便出手的。

    沧海的敌手,自然也是沧海。

    那本儒教天书迸发出一道又一道的金光,这位儒教圣人没有半点废话,便有无数手段拿了出来。

    这个世间已经有了叶长亭和柳巷两位剑仙,再多出一位,是道门和儒教都不能接受的。

    既然不能接受,便不能让这件事发生。

    剑君提着万丈长,看着那道符?和那本天书,没有说话,沧海之间的战斗,并不是能够用言语解决的。

    只是片刻之后,云海里再度生出剑光,从某处掠过,直到落到了那道符?之上,就像是一颗彗星,显得十分耀眼。

    与此同时,还有些雪花在云端飘落。

    寒意和剑意都在其中。

    周夫子的身后出现一片金色的雷云,里面甚至有金色的闪电,看着像是一条条金色的大蟒在云中穿梭,不知道什么时候便要冲过来咬人一口。

    磅礴的气机早已经布满了云海,剑君的衣角早已经破碎不堪。

    那些飘落的布条,却又在半空遇见些雪花,重新回到剑君的衣角上。

    只是中间有一条条金色的小线。

    看着便好像是镶了金边一般。

    剑君手中的万丈长光芒大作,剑气瞬间便席卷开去,无数磅礴的剑气瞬间便撕裂一道云海,只是一瞬间便将那符?硬生生斩断。

    陈圣的鬼画符既是符?又是法器,从未被人斩断过,即便是当初的朝青秋,也不曾出剑斩断过,可今日被剑君这一剑,竟然硬生生斩开了。

    剑君是这个世间为数不多的剑仙不假,但是怎么会如此厉害?

    陈圣有短暂失神。

    可就是在陈圣失神的这片刻之间,周夫子身后的金色巨蟒疯狂的涌向了剑君,虽说有好些巨蟒在半途便被剑君的剑意绞杀,可是仍旧有相当一部分巨蟒仍旧是掠过那一张以剑意织就的大网,落到了剑君身后。

    金光照亮了剑君的白衣。

    要是有人仔细去看,就能看到剑君的白衣上有些鲜血。

    这是之前在大战的时候留下的伤口。

    那些金色巨蟒撞向剑君。

    周夫子收回那本儒教天书,很快便到了剑君身前。

    儒教天书在手里,周夫子的神情很是漠然,“你既然不属于这个时代,为何还要继续留着呢?”

    说着话,周夫子的手已经要印上了剑君的胸膛,那只手里有无数金光,也有无数大道气息,那是周夫子的倾力一击,只怕没有那么好接下。

    剑君一头长发早已经被吹乱,他抬起头看着周夫子,冷声道:“剑士身前是死地,难不成现在没有这个说法了?”

    说着话,天地之间的剑意,尽数凝结,汇聚于剑君身前,从远处看来,就好像是有一柄巨剑,从云端生出,而那柄巨剑的剑尖,对着的就是周夫子后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