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书库>历史军事>神话版三国> 第两千八百九十三章 诶,有些不对

第两千八百九十三章 诶,有些不对

    甄宓最后还是没有继续装下去,因为再装下去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加之陈曦那抄自千年之后的情话,已经将原本就原谅了陈曦的甄宓,真的给说晕了。

    “嗯……”甄宓带着淡淡的鼻音缓缓睁眼,陈曦也暂停了自己的上下其手,装作自己什么都没有干的样子,赶紧将甄宓扶了起来。

    “宓儿,你终于醒来了,这都一个月过去了。”陈曦虽说将甄宓扶了起来,但是脑子一抽,说话的时候,突然一拐,就拐到这一方面了,贴着陈曦胸口的甄宓当即嘴角一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她还能不知道自己装睡了多久,不过现在心情好,只是静静的贴着陈曦的胸膛,并没有说什么,而陈曦也逐渐变得安稳了下来。

    “咳咳咳,开玩笑的,宓儿,你头还痛吗?”陈曦摸了摸甄宓的脑袋,带着些许的歉意询问道。

    “不痛了。”甄宓轻声说道,“子川,你之前明明能闯进来的,至少我家里人是不可能拦住你的。”

    “呃,这种事情需要给你留个面子啊。”陈曦当然不说自己当时只是抱着每天路过来问两句的想法,并没有强闯的意图,这个时候当然要表示自己对于甄宓深沉的爱恋和尊重啊。

    “嗯,我原谅你了。”甄宓轻声说道,“之前那次,有我的问题的,但是你以后不能在那样了。”

    “上次是个意外,不过,现在我们还是不要谈上次了。”陈曦挠了挠脸颊有些尴尬的说道。

    “好的,你还写了别的吗?这么长时间,你就写了一篇诗?”甄宓好奇的询问道,这个时代的贵族少女,多少都有些文青的倾向,就算是甄宓也不能免俗,最多是严重的程度各有不同。

    “其实一直在写了,写了几十篇,但真正能拿出来的只有两篇,稍等一下,你能起来吧。”陈曦将甄宓扶起来,带着淡淡的感慨说道,他是真的写了几十篇的废稿,最后选择了当文抄公。

    果然节操这种东西对于他这种人来说,就是用来突破的。

    “嗯。”甄宓轻声说道,也没有管放在床上的大氅和外罩,缓缓起身,穿上鞋子之后,以目示意陈曦。

    “你来写吧。”陈曦伸手拉住甄宓,走到几案的位置,也亏这里本身就有笔墨纸砚这些东西,否则的话,甄宓就算是有心要陪着陈曦来个红袖添香夜读书,也没办法实现。

    “好的。”甄宓坐在主位,铺平自己的宣纸,然后点了点毛笔。

    “日**尽花含烟,月明欲素愁不眠。赵瑟初停凤凰柱,蜀琴欲奏鸳鸯弦。此曲有意无人传,愿随春风寄燕然。忆君迢迢隔青天,昔日横波目,今作流泪泉。不信妾断肠,归来看取明镜前。”陈曦轻声的念到,而甄宓也提笔书写,在写完的那一刻,陈曦确定甄宓哭了。

    其实在决定做文抄公的时候,陈曦就有大把的选择,毕竟唐诗宋词可以说是陈曦记忆最多的篇章,然而陈曦最后选择的确实长相思的两首,而非是名气更大的其他诗篇。

    究其原因就是这两首诗更应景,而且也恰好符合一男一女相思的形象,诗篇本身都是传世级别,就算是有高下之分,也只是对于后世而言,对于当前的陈曦来说,相互呼应更为重要一些。

    “好了,不哭了。”陈曦拥着甄宓,轻声的说道,伸手为甄宓擦拭掉眼角的泪水,“那是之前,而不是现在,我们没必要苦这样折腾我们自己,以后再也不会了。”

    “以后再也不要这样对我了。”甄宓那双清亮的眸子带着泪看向陈曦,“我之前真的非常心痛,非常,非常!”

    “嗯,没有以后了。”陈曦轻声的说道,伸手抚着甄宓的后背,非常果断的给与承诺。

    “我带你出去玩吧,今天刚好有夜市。”听闻此话甄宓心安了很多,然后陈曦低头对甄宓说道,毕竟这个屋子现在是什么情况,陈曦也是心里有数,再呆下去,恐怕某些人又要来了。

    “好,我也很久没有看过花灯了。”甄宓点了点头,然后陈曦起身将甄宓扶了起来,而后通知侍女进来,过了一会儿甄宓便换了一身更为轻便的衣服。

    “还在看啊。”甄宓出来的时候心情明显好了很多,拉着陈曦有说有笑,而曹操等人到这个时候才破解了陈曦遗留下来的手段,得以观察甄宓居住的别院,然而这个时候已经人去楼空了。

    “呃,这也太快了,子川这是将人已经带走了?”刘备看着空荡荡的园子无奈的说道,陈曦的手脚也是快的可以。

    “哦,又写了一首,原来如此!”曹操看着镇纸下面压着的宣纸上写的另一首长相思,心中默念一遍之后,和之前的比对一下,心生佩服,“别的不说,子川在文赋诗作上确实非常厉害,前者写自己,后者写甄氏,怪不得甄氏会愿意跟着离开。”

    “可惜没有看到过程。”刘备略微有些不开心地说道。

    “呵,散了吧,散了吧,好戏已经看完了,去逛逛夜市,然后早早休息,明天还有工作要干。”曹操对于刘备的话只回了一个呵,然后重心直接转到了自己人身上。

    随后一群人便是散的散了,虽说曹操最后那句话挺扎心的,一边让人去逛夜市,一边又要说明天要干活,这不就是明说需要以工作为重吗?散心都不让人好好散了。

    “我可能知道是谁下药了。”刘备看着窗外带着人穿行的赵悦等人叹了口气,哪怕是换了一身衣服,而且也非是列队而行,但是这些人刘备全都认识,这是未央宫的禁卫啊。

    “谁这么捣乱啊!”曹操眉头跳了跳,略有不满地说道。

    “嗯,是长公主吧,十有**都是了。”刘备叹了口气说道,“不过按照长公主的性格不可能是故意去做坏事,大概是好心干了坏事吧,再加上丝娘有时候不带脑子,很正常的。”

    “你这是怎么发现的。”曹操虽说觉得这件事很有可能,但你刘备不能随便一说我就信啊,好歹给个理由吧。

    “下面那队人,现在便衣的那群人,那,那,那,还有那几个,这些都是未央宫的护卫,就是双天赋的那个军团。”刘备指了指跑到远处的那几个护卫说道,曹操愣是一个都没认出来。

    毕竟现在离得远了,而且全都是背影,曹操又不是刘备这个变态,能在人群里面靠着感觉将之分辨出来。

    “你这都能分出来?”曹操黑着脸说道。

    “什么叫做这都能?”刘备无语的说道。

    “这不合逻辑啊!你这是怎么分辨出来的。”曹操尽可能的心平气和的询问道,这段时间曹操基本确定,刘备除了心性和气魄能和自己一比之外,其他方面除了认人这个自己比不了,剩下的全部被自己碾压和吊打,然而现实是对方吊打了自己。

    “见得多就能认识,看,这个是轮休的长安卫。”刘备又指了一个人说道,然后对方可能是耳聪目明,抬头看向刘备的方向,刘备笑了笑,对对方招了招手,对方欠身示意。

    “……”曹操这一刻真的觉得刘备这货有毒。

    “话说轮休的士卒真的不少啊。”刘备扫了一眼下面道路上,一眼望去认出来了好几个人。

    “有很多吗?”曹操不解的看了一眼刘备,他是真的一个没认出来,准确的说,下面这群人曹操基本都没有印象。

    “嗯,那个是元让麾下的曲长,有两膀子力量,胆子很大,也很英勇,某次元让麾下被袭击的时候,他反应过来顶上去的。”刘备很是随意的指着下面的某个壮士说道,膀大腰圆的壮士。

    曹操艰难的从自己脑子里面提出来了一个印象,然后勉强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好像记起来有这么一回事,然后因为思考的太艰难,都忘了刘备这是指着自己的人说道。

    “我想起来了,这人还是元让报给我让我给加官的,不过脑子不太好。”曹操哈哈的笑道,勉强从脑子里搜刮到一些印象,表示自己其实也记得有这么一个人。

    “这个是张伯渊麾下的西凉铁骑,没啥特长,就是能打,实际上我觉得西凉铁骑也就那么一个特色了,这家伙也是个伯长,曾经和北匈奴禁卫动过手,杀了四个。”刘备笑着指了另一个说道。

    “哦,杀了四个军魂士卒,这个挺厉害。”曹操啧啧称奇。

    “嗯,他最引以为豪的战绩,不过那个时候他也是军魂士卒。”刘备点了点头说道,当初刘备遇到这家伙的时候,这家伙就在给自己的手下吹自己的战绩,不过确实很厉害了。

    “嗯,还有这个,这个是虎卫营的汉子,膀大腰圆,没什么好说的。”刘备随便又指了一个应付道。

    曹操看了看,除了看出来膀大腰圆四个字,真的没有看出来其他的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