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书库>玄幻奇幻>无限剑神系统> 第五百二十七章 锤气

第五百二十七章 锤气

    整个雄震城,前五千年,后五千年,秦牧山的实力当是第一。

    秦牧山在雄震城之中的无敌,那是丝毫不容得怀疑的,在雄震城中,你可以怀疑今天的太阳是不是从东边出来的,但是你却绝不能够怀疑秦牧山是不是无敌。

    无敌是多么的寂寞。

    前五千年,后五千年,秦牧山独自一人站在冷风中,任凭冷风吹,他已经站在了山巅之上,抬头只见满眼的日月苍穹,而众生都匍匐在他的脚下。

    一个人上位久了,即使这个人的本性并不倨傲,但日积月累也难免产生一种上位者独有的傲气。

    秦牧山的傲气,自然比任何一个人的都要更加严重。

    在秦牧山看来,在这个雄震城之中,他可以礼贤下士,可以和一些市井泥腿子谈笑,但是这些都必须建立在他主动的前提下,这是他秦牧山给那些人的面子。可是面子这东西,秦牧山不给,你不能上赶着来要。

    现在苏墨非但不要秦牧山给的面子,甚至连秦牧山的面子都不给了。

    秦牧山如何能不愤怒!

    一股强大至极的气息,从朱雀大街上涌来,就像是在无风的时候,平地起了一股风。

    当然,这并不是普通的风,而是一种……一种苏墨走遍那么多世界,还是第一次见到的强大气息。

    锤气!

    是锤气!

    这朱雀大街上平地而起的,竟然是一股股的锤气!

    苏墨见过剑气,这当然是他最熟悉的,因为他自身就是一个强大至极的剑修,也立志要做诸天万界最强剑的男人,剑气萦绕在他身边。

    他也见到过刀气,刀气如瀑,一刀斩出,刀光化成一片星河。在刀河秘境中,苏墨就曾经见识过那刀河王的刀气,刀河王的刀气就是如斯的强大,如果境界不够,战力不足的话,在面对刀河王的刀气的时候,恐怕会两股战战,连打的勇气都没有,就要逃遁。

    但是苏墨从来都没有见到过那什么锤子的锤气!

    锤气!

    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整个朱雀大街,到处都弥漫着锤气,苏墨的身周被锤气包围,苏墨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处在锤气之中,只要一动,就会遭到漫天的锤气铺天盖地的攻击。

    苏墨的内心是拒绝的,他很不愿意承认,自己真的被锤气给包围了。

    其实想想也很容易理解,剑有剑气,刀有刀气,那为什么锤子就不能够有锤气呢?这雄震城中的城主秦牧山,使用的就是两把神锤子,那么自然的,锤子上弥漫而出的就是锤气了。

    难不成还是剑气或者刀气不成?

    就算剑修和刀修比较多,但也没有这么霸道的。

    雄震城的前五千年和后五千年,秦牧山就是靠着两把神锤子,锤得整个雄震城都没脾气。要说雄震城也不算小了,城中的天才修士也很多,但是在秦牧山的两把神锤子面前,一个个也都甘拜下风,没有谁能是秦牧山的锤子的对手,甚至就连在秦牧山的锤子底下走上十几个回合都是奢望。

    在秦牧山拿出自己的两把神锤子,整个朱雀大街都被锤气所笼罩之后,苏墨的表情就变得凝重,凝重之中还带着几分苦涩。

    秦牧山的锤子着实是不简单的,在秦牧山的锤子出现之后,整个朱雀大街就变成了一个属于秦牧山的小天地,秦牧山一举一动就暗合这个小天地的流转轨迹,如果秦牧山一动,那就是整个小天地在动。在这个由锤气所组成的小天地之中,秦牧山就相当于这个小天地的主人,战力自然能够在还没打的情况下就上一个台阶。

    想要在秦牧山的锤子小天地中打败秦牧山,境界上不比秦牧山高上一两个,恐怕是没有丝毫机会的。

    苏墨的精神力探查过去,已经将秦牧山的境界做出了判断。

    不得不承认,这个雄震城所在的世界虽然荒僻,但是世界等级却不能够算低了,毕竟怎么也属于莽荒纪大世界的附属小世界了。因为世界等级不低的原因,所以修士的境界可以很高,天花板很高。

    秦牧山的天花板,就在祖神境界之中,甚至在祖神中应该都算是强悍的存在,因为苏墨的精神力探查的时候,能够感应到秦牧山身体里那蛰伏的气血之力,强大无比,恐怖如斯!

    怎么说也是能够横压雄震城前五千年和后五千年的男人,战力上确实不容小觑。

    现在秦牧山使出了一招,就直接营造出了一个锤气化成的小天地,就更加佐证了苏墨对秦牧山的判断,这秦牧山的境界不低,真实的战力可能比他的境界还要更强一些。

    秦牧山别看外表看起来已经是须发半白,事实上他体内的气血之力汹涌浩瀚,强大无比,根本就没有一丝衰败的气象。

    须发半白的外表,只不过是在迷惑那些愣头青罢了。或者也可能秦牧山有这个独特的喜好,就是喜欢须发半白的老大叔形象也说不定。

    “外乡人,你现在跪下,向老夫以及老夫的宝贝女儿道歉,老夫还能够勉强饶你一条性命。只要你自己废去自己一半的修为,然后再留下一只手一只脚在雄震城中,我就可以考虑留下你的一条性命。不然的话,老夫接下来的出手,就会直接要了你的性命。你不要妄图逃遁,想都不要想,在老夫的锤子所画的小天地之中,还从来没有什么人能够逃出去的。无论你做什么,都逃不出老夫的手掌心,在老夫营造的小天地之中,老夫想要杀你,易如反掌!如杀土鸡瓦狗尔!”

    秦牧山冷笑着对苏墨说道。

    这一番话看似在让苏墨投降,又或者只是单纯的大战之前放狠话,但事实上却并非无的放矢。

    秦牧山是一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大战还未开始,就先用上心理战术了,直接摧毁对方的道心,让对方觉得根本就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那过会儿大战落败就是注定的,不可能会有任何意外发生。但是这种低级的心理战术,对苏墨来说,当然是不值一提,连让苏墨的心湖产生一丝波澜的可能性都没有。

    “要打就打,不要再废话了。事实上自从你把这让人笑得合不拢嘴的锤气放出来后,即使你不跟我打,我也要好好跟你打上一场。因为我真的还是第一次见到锤气啊!以前倒是也见到过一些用锤子当武器的修士,但是从来没有见到过锤气的。秦牧山老哥,你还别嘲笑我孤陋寡闻,实在是你不仅用个锤子,竟然还能够让锤子放出锤气,太好笑了啊,笑得我的心湖都要海啸了。”

    苏墨笑着对秦牧山说道。

    事实上苏墨一直认为自己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在和人打架的时候无论多好笑都不会笑。

    除非忍不住。

    秦牧山当然感应到苏墨的嘲讽,他虽然惊讶苏墨在自己的锤气所化的小天地之中还能够谈笑自若,但他却并没有太过重视苏墨。

    因为以往丰富的经验告诉秦牧山,只要他的锤气使出来,只要他的锤气小天地形成,那他就是绝对的无敌的,没有人能够在这个锤气小天地中是自己的对手,甚至他前五千年和后五千年,都觉得不会有人能够接下自己的三锤子。

    “既然你这个外乡人如此喜欢笑,又如此的不识抬举,那你就好好的笑吧。我这就让你好好的笑,一直笑上两三个时辰,然后再看看你还不能够笑得出来。”

    秦牧山冷哼着说道。

    “不用不用,用不着两三个时辰。两三个时辰之后我恐怕嗓子都哑了,真的就笑不出来了。我们还是赶快开打吧。你的锤气不错,我想要好好的领教一番。待会打起来的时候,你可千万不要手下留情。”

    苏墨摆了摆手,对秦牧山说道。

    “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竖子,我喜欢你的胆气,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挑战我们城主府的威严,更不该的是竟然敢招惹连我这个当爹的都不敢轻易招惹的秦姚。你今天死定了,我说的,谁都救不了你。”

    秦牧山冷笑着对苏墨说道。

    “哈哈哈,既然如此,那就还等什么呢?赶紧开打吧!嗯,秦牧山老哥你虽然锤气无双,但是打架有点托泥带书啊,为什么到现在也不出手?是不是觉得我看起来像是个晚辈,不愿意率先出手?你这可就误会啊秦老哥,如果单纯的计算修道年龄的话,可能我比你要大多了。我只是看起来年轻而已。不过话说回来,秦老哥这一副须发半白的模样,也是挺吸引人的。我今后也会考虑考虑,照着秦老哥的样子,改变一下自己的形象,毕竟我真实的年龄也不小了嘛。到时候我请秦老哥来当我的总形象设计师,不知道秦老哥意下如何?”

    苏墨插科打诨,并且一口一个秦老哥,把秦牧山给气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