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书库>言情女生>女帝归来:暴君榻上宠> 第282章 你说疼不疼?

第282章 你说疼不疼?

    无坚不催,霸道狠戾的摄魂大阵,如今只剩下最后一道了。

    是谁破了那两道?

    他们的人,都败了吗?

    乍然间,又听一声巨响,两人脸色再度惨白。

    “砰……”

    最后一颗星破碎,七星连环彻底失去光泽。

    黄真真瞳孔巨缩,撕心裂肺道,“不……”

    该死的,到底是谁把最后一道摄魂阵给破了。

    小凡凡……

    小凡凡呢。

    想到他很有可能化为了一滩血水,从此以后再也不可能复活,黄真真心如刀绞。

    纵然身上的气力被全部抽干,纵然连爬行的力气也没有,纵然丹田的火蹭蹭蹭不断的往上涨。

    黄真真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步步的往前爬。

    她手指用力太猛,深深嵌在地上,似乎只有这样,才有力气支撑身子不断往前爬行。

    血,自她的指尖缓缓流淌而下,身上的痛苦一重高过一重,却远不及心里的恐惧疼。

    “小凡凡……不……不会的,你不会有事,你让我等你,你不会言而无信的。”

    “小凡凡……”

    哽咽的声音,焦急的眼神,痛苦的表情,让逐渐迷离的离江恢复了些许清醒。

    这样的眼神,这样的心疼,跟他当初何其相似。

    她……经历了什么?

    她口中的小凡凡又是谁?

    那个白衣男子玉清凡吗?

    离江仅剩的一丝记忆,就是看到眼前红衣染血的女人面对生死毫不畏惧,在第七处摄魂大阵被破以后生不如死,泪眼婆娑。

    他实在很难想像,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怎么会哭……

    离江咬破舌头,让自己的意识再次清醒。

    眼前,那个女人,依然不知疲倦的往前爬着,嘴里不断喊着小凡凡,声音凄凉,惶恐,害怕,担忧。

    就在此时,又听砰的一声巨墙。

    另外一道无坚不催的石墙再次被震开,一个白衣男子跨步而入。

    离江脑子昏沉得厉害,他看不到男子的长相,隐隐只看到他一头雪白的白发。

    自他进来后,似乎吓到了,将地上还在挣扎爬行的红衣女人抱了起来,嘴里紧张的喊着,“真真,醒醒……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随即,男子将黄真真拦腰抱起,几个琴弦下去,密道里仅存的阵法全部被破,所有骷髅化为血水,连整个密道都在轰隆隆作响着,随时有坍塌的可能。

    眼睛一沉,他彻底昏死过去,什么也看不到了。

    “小凡凡……小凡凡……小凡凡……”

    黄真真喃喃自语,紧紧反抱白发男子,她努力争开眼睛,迷迷糊糊间看清了男子的容貌。

    那张脸跟玉清凡长得一模一样。

    连担心的眼神,愤怒的眼神,以及身上淡淡的梅香味都是那么熟悉。

    “小凡凡……你……回来了?”

    黄真真伸手一抓,抓到的却是一把白发。

    迷离的眼神倾刻间恢复了不少,她挣扎着下来,“你不是小凡凡,小凡凡在哪里,他在哪里?”

    “既然知道自己中了情毒,为什么还要擅自运用内力?”杨云墨的话蕴含着怒气。

    黄真真毫不怀疑,自己随时可能会被他给甩出去。

    她就奇怪了,自己有没有运用内力关他什么事?

    “小凡凡呢,小凡凡在哪儿?”

    “他对你有那么重要吗?重要到让你连命都不顾了?”

    “我问你小凡凡在哪里?”黄真真歇斯底里的怒吼,发出的声音却极弱。

    “不知道。”

    “放开我,马上放开我。”

    “你中毒了?”

    “跟你没关。”

    “怎么没关?你是玉清凡的妻子,自然也是我弟弟的媳妇。”

    “你心里有玉清凡吗?你把他当过弟弟吗,再不放开,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杨云墨不管,脚步如风,留下一道白影,速度如同闪电一般,转眼已离开密室,来到了驿馆。

    黄真真张开大嘴,对着他的胳膊狠狠咬了下去。

    那力道之重,恨不得把杨云墨的胳膊全部咬下来。

    “啊……你属狗的吗?”

    杨云墨吃痛,差点将他甩了出去。

    “放开我。”

    “玉清凡的尸体还在。”杨云墨痛得眉头直皱。

    咬了他一次就够了,偏偏还咬他第二次。

    若非怕她受伤,真想将她扔了。

    黄真真咬牙的动作一停,松开嘴,“你说什么?”

    “玉清凡的尸体还在,你满意了吗?”

    “小凡凡在哪?”

    “你身上还有情毒呢,先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放我下来。”

    “你又想干嘛。”

    “解毒。”

    “怎么解?”

    “随便找个人解。”

    杨云墨一张俊美无涛的脸马上拉了下来,狠狠踹开驿馆房间的大门,将黄真真重重扔在床上。

    虽然他的力道很重,右手又用内力将她身子托了起来,避免她身子磕到床板。

    杨云墨整个人压了下去。

    声音如同地狱刚爬出来的厉鬼,让人无端的心惊胆颤。

    “随便找个人解?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随便了?”

    黄真真使劲推开他,“你想干什么?”

    “你不是找人解吗?那我委屈点,帮你解了。”

    黄真真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抬起一脚,重重踹向他的下身。

    杨云墨握住她的细腿,冷笑一声,“我可不像楚裳,随便让你踢宝贝。”

    “滚。”

    “你不解情毒了吗?”

    “我找谁,也不会找你。”

    呸……

    连亲弟弟的媳妇也想染指,简直禽兽不如。

    杨云墨忽然身子一压,凑近她绯红的耳根,似笑非笑,略带暧昧,“放心,我保证你试过一次,终生都难忘的。”

    “喀嚓……”一声。

    黄真真再次狠狠咬上他刚刚被咬的胳膊,眼里喷着怒火。

    杨云墨痛苦的呼出声来,狠狠甩开自己胳膊。

    黄真真咬得太重,任他如何甩,也甩不开,最后只能忍着疼,让她尽情的咬。

    白衣被血水染湿,绽开一朵朵的血莲花,妖冶而凄美。

    许是感觉杨云墨陡然安静了,黄真真松了嘴。

    “你不疼吗?”

    杨云墨哭笑不得。

    整条袖子都被血水染红了,能不疼吗?

    这小妖精,咬就咬了,三次还都咬同一个地方,这条胳膊怕都半废了吧。

    察觉到背部隐隐一直有一股力量传到她的四肢百骸。

    黄真真这才知晓他在给自己运功驱毒,黄真真眼神稍稍安了些许。

    当日她中的情毒,似乎比今日厉害了数十倍,支撑的也没有今天的十分之一久。

    这是为何?难道是他将内力传给自己了?

    这也没那么容易解吧……

    ------题外话------

    不好意思,今天说好万更,又没做到。

    我会慢慢补上来的,么么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