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书库>言情女生>盛世凰谋:天妃> 第178章 沉樱郡主(二更)

第178章 沉樱郡主(二更)

    武昙当场就黑了脸,脑袋缩回来,一屁股又坐车里了,冲着青瓷没好气道:“你就叫我来看这个?”

    青瓷不明所以,狐疑的爬过去,也探头往窗外看。

    可是那边一排仪仗,已经拥簇着那辆马车从巷子另一边慢慢的出去了。

    青瓷没看见重点。

    武昙这边,车夫已经收住缰绳,停下来了。

    青瓷回头看了武昙一眼,见她嘴巴撅着老高,一脸的不高兴,也不敢问她,就干脆爬到门口,推门出去问车夫:“怎么回事?”

    车夫也是一脸的苦色,小声的道:“晟王殿下刚跟一年轻姑娘一起上车走了……”

    青瓷:……

    回头看一眼武昙,只悔得恨不能给自己两个大嘴巴。

    这也赶得太巧了,她这早不拉着主子来,晚不拉着主子来,偏赶在这当口上。

    车夫也是为难,回头偷偷看了眼在车里生闷气的武昙,又小声问青瓷:“咱们还过去吗?”

    这还哪儿能过去啊?

    青瓷道:“算了,你先送主子回府吧。”

    她们家王爷府上,怎么会来女眷?王爷还亲自作陪,一起坐马车出府了?

    她自己想跳下车去,找岑管家问问怎么回事。

    武昙却嚷嚷开了:“你也不许去!回家!”

    青瓷哪敢在这时候惹她,赶紧就退回来,示意车夫调头走了。

    路上见武昙生气,就试图安抚一下:“许是有什么误会呢……”

    “嗯!”话没说完,武昙就扯着嘴角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但看上去却是杀气腾腾的表情,“没准是请来给他看病的!”

    这……

    暴走起来,完全不让说话啊!

    青瓷也无奈,就只得是闭了嘴。

    武昙回到侯府,青瓷本以为依着她的性子,肯定关房里要气半天才能好好说话,没曾想她却没事人似的拿着宾客名单就去找林彦瑶研究去了,两人定的差不多了,又拿去找老夫人过目,问她有什么需要更改和填补的,一圈忙下来,天都黑了。

    萧樾做了缺德事,青瓷就很心虚,寸步不离的跟着服侍,一直到入夜,武昙主动唤了程橙过来伺候她更衣沐浴,这才赶紧脚底抹油,又奔了一趟晟王府。

    彼时萧樾人还没回,岑管家却带着人热火朝天的一顿忙,忙着搬家具,收拾行李。

    雷鸣是跟着萧樾一起出去了。

    青瓷就只能逮了岑管家过来说话。

    岑管家还很意外:“你怎么又来了?”

    青瓷看着他们搬了一堆女人用的家具,脸都绿了:“你们这干什么呢?这么一堆女人的东西?”

    看那些花里胡哨的款式和金碧辉煌的做派,一看就不是给她家主子准备的啊。

    岑管家刚要说话,院子外面就传来说话声。

    “我原也不想过来叨扰小舅舅的,但是又确实不想住在宫里,别家亲戚的府邸里人口又复杂,所以……小舅舅您别介意。”一个女子婉约的声音道。

    萧樾倒是不冷不热的,只道:“麻烦是有点,不过也无所谓了。”

    岑管家一听他回来,就顾不上青瓷了,连忙转身迎候:“王爷!郡主!”

    青瓷一听那女子称呼萧樾做“小舅舅”,心里的一块大石头倒是当场落了地,也赶紧跟着转身行礼。

    萧樾看一眼院子里乱七八糟堆放的行李,问道:“还没收拾好?”

    岑管家道:“郡主住的屋子里已经布置的差不多了,就是这些行李,府里的下人粗手粗脚的,小的不敢叫他们随便碰,想等郡主回来了问一问该怎么办。”

    那姑娘已经不小了,看上去十六七岁的年纪,生得十分的端庄,没有十分的美貌,但是举手投足间的气质使然,看着倒是赏心悦目的。

    萧樾侧目,递给他一个询问的眼神。

    然后,这眼神一转——

    就看见站在岑管家身后,被岑管家挡住一半的青瓷了。

    他眉心隐约一跳,紧跟着就目光锐利的四下里搜寻了一圈,正盯着那屋子门口疑心——

    那丫头别是跑里面去等着堵人大闹了吧,就见身边那姑娘正眨着眼睛,不解的盯着他瞧。

    萧樾察觉自己失态,连忙定了定神道:“哦!这边的屋子你看看,不够用的话,有些不常用的东西,暂时就叫他们送到库房去。”

    那姑娘也察觉了他那一瞬间的神情有异,也意识到了症结所在,便略打量了青瓷一眼,见只是个规规矩矩的婢女,就又顺势移开了视线,笑道:“剩下的我让我的婢女收拾吧,有需要再去找你。”

    这话是对岑管家说的。

    岑管家连忙应诺:“是!那……天也晚了,小的们就先退下了,郡主有需要,尽管叫人去唤我。”

    “嗯!”那姑娘点点头。

    萧樾这会儿已经颇有点心不在焉,只勉强应付了一句:“那你休息吧!”

    就当先转身往院子外面走去。

    青瓷还狐疑这姑娘的身份——

    虽然岑管家称呼她为郡主,但是青瓷一时也难对号入座,而且也实在想不通有哪个王府或者公主府的郡主会需要跑到晟王府里借住的。

    故意的吧!

    心里是这么嘀咕,面上却没露出来,尾随萧樾就出来了。

    岑管家等人出来之后就自觉得往前院去了。

    青瓷和雷鸣跟着萧樾,还没等青瓷发问呢,雷鸣就在那挤眉弄眼,也不敢问出声,只用口型示意:“那小祖宗来啦?”

    青瓷冷着脸,不想说话——

    下午气成那样,看你们怎么哄!

    两人正大眼瞪小眼的较劲呢,冷不防前面萧樾突然停了下来,两人一个不察,往他背上就撞做了一团。

    “属下该死!”雷鸣站稳了,连忙跪下告罪。

    青瓷也跟着单膝跪地。

    不说话。

    萧樾就恼了,沉声问:“你有事儿?”

    青瓷在他面前也不敢甩脸子,只实话实说:“昨天过来听岑管家说王爷好像是病了,下午跟着我家主子来了一趟,在巷子口刚好撞见您出门……就又回去了。”

    萧樾沉吟,不由的倒抽一口凉气,虽然不想问,还是脱口道:“生气了?”

    “不知道!”青瓷闷声道,实话实说,“属下看不出来。”

    心里却不满——

    不管是哪家的郡主,您领回来住都不对啊!

    雷鸣一听这话,却是瞬间头就大了。

    青瓷等了片刻,见萧樾没反应,这才不得不再次开口:“需要属下给捎什么话吗?”

    萧樾本来正在失神,闻言,才神色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道:“不用!”

    说完,就转身继续往前走了。

    青瓷和雷鸣跪在那里,面面相觑——

    这是……破罐破摔了?

    最后,还是雷鸣先稳住了,拽了她起身,“什么叫看不出来生没生气啊?那小祖宗哪儿是个能藏住事儿的?”

    青瓷冷着脸,越发觉得自己领的这个差事真难办,只道:“那位是什么人啊?”

    雷鸣循着她的视线回头看了眼方才大家一起过来的那个院子,也是心急如焚的解释:“王爷的亲姐姐宜佳长公主的遗孤,自小养在太后娘娘身边的,本来是跟着太后娘娘住在行宫的,现在回京没地方住,就暂时借住在咱们府上了。”

    周太后一共生育了四个孩子,两男两女,长女宜佳长公主因为一些不得已的原因,在十七年前难产亡故了,留下的女儿就被周太后抱到了身边,一直亲自抚育。

    据说太后对这个外孙女十分的宠爱,一直都是捧在手心里的。

    现在她突然回京,要借住在萧樾这个亲舅舅的府邸里,而且理由还给得那样充分——

    确实是没办法拒绝的。

    而且,主子们的事,青瓷确实也不好说什么,想了想,只问:“那她要住多久?”

    自家主子跟王爷之间,虽然是个心照不宣的事,但毕竟没有正式的名分,以前府里没外人的时候,来来往往的无所谓,现在这样——

    怎么都是得避嫌了。

    雷鸣也知道这个道理,但确实也是没办法:“这次太子大婚,各方都有使臣和外驻的藩王亲族来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