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书库>历史军事>买宋> 第二百二十五章 我们绝对不相信

第二百二十五章 我们绝对不相信

    一场有心人放的大火,整整烧了一夜,将整间客栈连同周围的数十间房屋都给烧的一塌糊涂。

    而终于,在开封府衙役,以及巡检司兵丁,潜火兵,包括众多武举生的帮助下,在天明时分,才总算将之扑灭了。

    扑灭大火之后,望着前方那被烧毁的满地残垣断壁,尽管依旧烟雾缭绕,热气逼人,但众人好在是松了一口气。

    同时展昭和杨文广两人也没有半分耽搁,见得大火熄灭后,直接就是从一旁的兵丁手中抢过一块湿毛巾来,捂住口鼻,不等烟雾散尽,就冲了进去寻找线索。

    后面的张世杰邱廷弼,包括鲁达贾斯文等武举生见状,焦急之下,也是跟着一起冲了进去。

    来在客栈的废墟里后,展昭和杨文广两人是扒开废墟,焦急翻找。

    最后,是看到,那唐沐风的尸体已经被烧成了一具焦炭。

    “该死!”

    见此,两人是暗骂了一句,也顾不得其他,忙小心翼翼的将这具焦炭尸体给搭开,打量向了他身后的地板。

    可因为这间客栈的地板都是木质的,在这场大火的焚烧下,已经被烧塌了,只能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出下面好似有一个暗格,但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真的。

    到底是先前就存在,还是这场大火将地板烧裂了一道缝隙,很是让人为难。

    而且就算是真的,里面也没有丝毫证据,不能借此证明就是真的有人藏在里面,来陷害李小鱼。

    所以,见得这般情景,又气又急之下,展昭是咬着牙道。

    “该死,文广兄弟,这次咱们还真是麻烦大了啊,紧赶慢赶还是慢了一步,这场大火来的太巧了,将一切证据都给烧毁了,这下可怎么办。”

    杨文广也是苦笑着说道。

    “展昭兄弟,不是咱们麻烦大了,而是王华兄弟麻烦大了,你说的不错,这场大火的确来的太巧了,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若说这里面没鬼打死我都不信。”

    “是啊,真是该死,通过这场大火我可以百分百的确定王华兄弟是被人陷害的,不然不会这么巧,可是就算我们确定也没有用啊,拿不出具体的证据来,无法说服别人,更无法说服那帮文举生,真的是麻烦大了。”

    “没错,也怪我们,怎么早没想到呢,那家伙可能藏在这唐沐风的尸体下面,现在可好,不仅尸体被烧成了焦炭,连下面的暗格也被烧毁了,现在还真是一点法子都没有。”

    “嗯,难不成只能用那把打王金锏给他脱罪了吗?可这样真的行吗?”

    杨文广是再度苦笑着看了他一眼,摇头道。

    “就算行也不是长久之计啊,毕竟这打王锏虽说上打昏君下打馋臣,能免除死罪,但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没有人真的会拿着这种兵器滥杀无辜的,到最后王华兄弟就算借此免除死罪,前程也全毁了,官家不可能再重用他的。”

    “而且,说不定还会因此而严惩他,总之,一切都说不清楚了啊。”

    “也是,真是该死,到底是谁会陷害他呢,文广兄弟,你觉得呢?”

    杨文广是两个眼睛微微一眯,同样咬着牙道。

    “除了觊觎哪个位置的人,你觉得还能有谁。”

    “嘶,难不成他们真的……”

    倒吸了一口凉气,瞪了眼,刚想要说些什么,可看着后面紧跟着匆忙跑进来的鲁达贾斯文等一帮文举生,展昭又是赶忙住口,站起来苦笑着望着他们说道。

    “众位兄弟,你们也进来干什么,这里危险,快出去吧,有什么话咱们外面说。”

    闻言,鲁达是率先焦急的开口道。

    “嗨,展昭兄弟,别说这些了,王华这小子现如今都被抓起来关进大牢了,我们哪里还顾的上什么危不危险啊,你们快跟我说说,找到证据了吗,怎么样啊,情况到底如何?”

    “是啊,到底是谁陷害的小郎君啊,你们快告诉我,我们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没错,我相信小郎君的人品,他肯定不会干出这种事的,一定是有人陷害他,你们就告诉我,到底是谁,敢陷害我们小郎君,我非得把他大卸八块剁碎了不可。”

    “……”

    听得一众武举生气势汹汹的这样说,展昭和杨文广两人也是颇为头痛的安慰道。

    “好了列位兄弟,虽然我也很不想告诉你们这个事实,可是到如今也不得不说了,现如今情况还真有点麻烦,因为这场大火,是将所有的证据都几乎烧没了,所以,一时之间,我们也推测不出到底是谁害了王华兄弟啊。”

    “没错,不过周围兄弟,你们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全力探查的,也一定会保证王华兄弟平安无事的,你们就相信我们,先回去,把这件事交给我们处理好吗?”

    “什么?”

    听得展昭和杨文广两人这样说,众多的武举生都是越发的气愤起来咬牙骂道。

    “该死,这么说,咱们这一晚就白忙活了是吧?”

    “怎么会这样,到底是谁,是谁这么心狠手辣,非要致小郎君于死地不可?”

    “不行,绝对不行,现在没有证据,那帮恼羞成怒的文举生,是一定不会放过小郎君的,咱们不能这么让他坐以待毙啊,必须得想些办法出来。”

    “没错,小郎君完了,就等于咱们武举生完了,一定要想办法救他啊,哪怕是死都在所不惜。”

    “就是,正所谓士为知己者死,各位兄弟,与其这样看着小郎君坐以待毙,倒不如咱们拼死一搏怎么样?”

    “你是说,劫狱?”

    “好主意,我赞成!”

    “对,事到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了,算我一个,一定要救出小郎君。”

    “也算我一个,为了小郎君,就算死也值了。”

    “对对,讲的对……”

    一时间,听得一众武举生群情激奋的这样说,竟然胆大包天的想要劫狱,展昭和杨文广两人也是吓了一大跳,急忙焦急道。

    “别别别,众位兄弟,你们可千万别冲动啊,事情还没有到那么糟的地步,千万别做出这等糊涂事来。”

    “就是,要知道劫狱之罪可是罪同谋反,是祸灭九族的大罪,千万别犯糊涂。”

    “没错,现在还不能确定王华兄弟百分百有罪,你们这一劫狱,不就是不打自招,承认他杀人了吗,这样就算你们救出他来,王华兄弟的一世英名也全毁了啊。”

    “对,就算你们不为自己想想,也得为他想想啊。”

    听得展昭和杨文广两人这样说,一众武举生是焦急道。

    “那你说咱们该怎么办,难不成真这样让我们眼睁睁的看着王华兄弟在大牢里受罪吗?”

    “就是,那群文举生本就对小郎君怀恨在心,现在好不容易被他们找到机会,怎么可能放过小郎君,肯定会往死命里整他的。”

    “没错,我可知道那群文举生有多阴险狡诈,简直得理不饶人,如果坐视不理的话,小郎君简直是必死无疑,而劫狱的话,就算是九死一生,也还有一线生机的。”

    展昭和杨文广闻言,是越发焦急了,练练摇头道。

    “不不不,列位兄弟,你们在胡说什么啊,什么必死无疑九死一生的,别说的那么丧气,都说了,只要有我们两个在,就绝对会保证王华兄弟平安无事的,你们就放心吧。”

    “对,你们千万别瞎想,真的,我们和王华兄弟也是兄弟,怎么会坐视不理呢,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就他的,绝对不会让他出什么意外。”

    “没错,而且就算那群文举生想要害他,也没那么容易,因为就算坐实了王华兄弟杀人的罪名,也得是秋后问斩,距离现在还有好几个月的时间呢。”

    “而你们要劫狱,一旦失败的话,那可就是直接凌迟处死了,知道吗,所以千万别做什么傻事啊。”

    听得他两这样说,将信将疑之下,鲁达和贾斯文等人一琢磨,他们说的也有些道理,因此想了想,是咬着牙道。

    “那行,我们现在可以不冲动,不过你们必须得让我们先见小郎君一面,看看他到底怎么样了。”

    “没错,只有见小郎君一面,确定他真的平安无事,我们才能放心,不然,不管如何,我们都实在放心不下。”

    “这……”

    听得一众武举生这样说,有些为难之下,想了想,展昭和杨文广两人也知道,如果不让他们见李小鱼一面的话,让他来劝劝他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