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大巫妻> 第232章 成名之路

第232章 成名之路

光影移转,又了一月过去了。

麦州相对来说是平静的,大多的人默默的早出劳作晚来歇息,一生便也就此碌碌。

但有些人却知道平静只是外在,麦州因为巫族存在的特殊性,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平静过。只不过大多的阴暗面,是不被民众知道而已。

“寿诞!”罗巫手指敲击着扶手,面上神色不显。

朝廷使人送来了圣旨,太后寿诞在即,请罗巫主派遣有身份有能力的大巫前往京都,为太后作祝祷。

“朝廷想来忌讳我巫家踏出麦州之地,多年来将我们圈囿在,如今突然借太后寿诞为名让我们的人去京都,主子,这中间只怕有问题!”成合将圣旨攥在手里反复看了数次,揣摩着这中间的门道,只是暂时无所得。

成仪应和点头。

“难道我们还怕了他的阴谋阳谋?”罗巫主笑,“你们想多了,这事情要说阴谋,还当是我的阴谋才是!”

成合成仪对视一眼,不甚理解罗巫主这话里的意思。

“这次以寿诞名义去到京都,是我的心愿,而燕王殿下,帮我达成了心愿!”罗巫主摊开自己的思量,“一直困在麦州绝不是我们想要的,我族巫技,但给天下人都瞧瞧,等他们瞧过了便会知道,巫之于天下,将会是何等的妙哉!”

“成仪,这一次出行,你来安排。罗灵作为嫡长女,是必然要去的。其余人,你定下来就好,不必再让我过目了!”

“是!”成仪应下。

罗巫便不再说话,开始翻开案牍上的书籍研读,成仪转身去办事,跨出门槛的时候听罗巫问着,“那个鹿鸣现在到哪了?”

“我们的人来报,到岳州一带了!”成合回禀,“还是跟之前一般,游山玩水,只不过在岳州停的时间有些久,还有显露了些许能耐,惹了注意!”

罗巫恩了声,道,“护好她,也看牢她!”

成合道声是。

.........................................

岳州城最大的客栈最好的上房里,水红色裙装的女子依窗站立。

这身裙装制作的料子用的是最好的云纱,轻薄柔软,却不透,又自然带着光泽,仅这一身衣裳,就够寻常人家吃喝十年不愁了。女子抬手拢了拢发,就看到她的手碗上带了血玉手镯,也是价值连城的物件。只乌黑云软的发丝没有带繁复的珠玉,也没有扎繁复的造型,仅用玉蝴蝶将发半挽后扣了起来,玉蝴蝶左右二翅则各连了带子,带子又整好接连着女子脸上的遮容纱巾。

隐隐又绰绰,让女子风姿容颜越发仙丽。

门嘎吱一声从外推开,容貌普通的年前妇人作仆从打扮进来。这仆妇,赫然就是七婆曾扮过的容貌。

门一合上,仆妇就跪地叩拜,额头磕在手背上,虔诚又恭敬的一声,“殿下!”

女子徐徐转过身,鼻腔了一个嗯字,手一抬,手指一勾,“起!”

“都准备好了!”仆妇道。

女子嗯一声,右手一个优美的弧度转到身后,左手则放在腹处,行走之间,自有一种贵不可言的气度。她走到门前,仆妇便已开了门,然后跟在身后。

女子一出现,就一下夺了客栈里所有人的目光。但无人胆敢直白的盯着看,也无人敢吹个口哨去逗弄。只因为女子的气度太过华贵,这样的气度只怕身份不简单的。而且,这位仙女一般的姑娘,很“神”!

“怎么个神法?”有刚住客栈的客人听掌柜的说起来,忙的打听。

“这姑娘主仆一个月前就住进咱们这客栈了,你是不知道,我却记得清楚,这姑娘第一次上街,大晴天的却带了伞,果然后面就大雨倾盆起来了。也有几次,明明天黑的吓人,雷打的更个什么似的,可姑娘出门不带伞,没多久,这天就是放晴了,半星子雨点都没瞧见。一二次算是巧合,但一个月次次都是姑娘带伞就下雨,不带伞就没雨,一次都没错过,你说神不神!”

“还有还有!”见女子主仆已经上了马车走远了些,客栈里的一些人就插嘴进来道,“上次那行脚商,就那位去符镇上行商的那位,那仙女姑娘只是看了看,说了句‘客官最好莫走夜路,不然,定失了命去!’,你们道后来怎么样了?”

“怎样了?”大家好奇的问。

“死了!”

周围的人一片哗啦,“真死了!”“怎么可能?怎么会死的?”“这看一眼就知道生死,这是真神仙啊!”

“真死了,我也是去符镇你行商的,刚好和那位一前一后,那位急着抢生意,晚上出的门,就是因为行夜路,遇了滑石,人就没了!”说话的人手背敲打手心,心疼一脸也惊叹一脸,“反正那女子啊,我看不是一般人。天色是晴是雨她知道,人是生是死,她看一眼啊。”说话人手指勾一下自己的眼睛,“也知道!”

“对对对,我也觉得她不是一般人,说件不好意思的事,我连着二天都做梦,梦里有神仙对我说,这位红衣姑娘是天上人呢!”有人神秘兮兮的道。

闻言有人大笑,打趣说话人是有所思才有所梦,定是心里头痒痒,想这位天上人姑娘了,但更多的人却神色严肃,然后一个一个慢慢的开口。

“我也....”

“我也梦见了!”

“我也是.....!”

一时间大家笑声停歇,面面相觑,额头一把冷汗。

“这姑娘,莫不是真是天上人!”客栈老板手指指天,又想起忌讳,忙的自己把自己的手指捏住,放下举起的手。

“啊,你看天上的日头,被老板这么一指,好像不太对劲了啊!”有人就看了天空一眼,然后玩笑的说道。

众人也就嬉笑着,都纷纷看向天空。强烈刺眼的光芒下,大家都眯起了眼,只有一人小声的咦了声,“这日头边缘是好像黑了一点!”

“胡说什么呢?”有人瞪眼,有人就搂了他的肩膀继续喝酒去。谁也没有再留意天空的变化。

“会有变化的!”鹿鸣拢着手,看了一眼头顶的太阳,太阳高悬,明晃晃的,她却不觉得刺目。

鹿鸣抬起脚步继续朝前走,她的前头是岳州府衙。府衙的兵丁就守在门前,但鹿鸣和七婆抬脚进入,他们竟都无人相拦。俩人就这么径直的走到了府衙里头,准确无误的找到了正在办公的知府林大人。

看到推门进来的鹿鸣和七婆,从案头起身的林知府怔愣了一下,继而喝道,“你们是何人?”

“大人!”七婆上前一步说话,鹿鸣则转过了身去,背对这林知府。

林知府高声唤人,却无一人进来,再看水红色女子的背影,直觉心里阵阵发寒。

七婆的声音则如雷滚滚,碾压入耳,此声道,“大人,这日头很快就要被天上的妖物吞噬了。”

妖物噬日?不不不,这可都是大凶的征兆,是要被上面朝廷开刀问责的大事。林知府只觉得脑袋里轰的一声,思绪繁复交错起来,眼前似乎都已经看到明晃晃的砍头刀悬在了脖颈上。然后,脖颈一凉。

嘶------的一声冷气倒抽,林知府陡然回过神来,再看眼前,哪里还有什么女子和仆妇,只二名手下的衙役,一人端着碗,一人朝他面目脖颈处弹着凉水。

“大人,您还好吧!”衙役恭敬又关切的问。

林大人在他俩脸上转了一圈,就陡然的起身走到门口,抬头看天上的日头。俩衙役也急冲冲的跟着朝天上看。

天空上的日头明晃晃的!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