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书库>言情女生>天空的虹彩> 『三白骨区』

『三白骨区』

    “嗯,我知道。”杰克对着手机的那段说着话。

    “知道的话,你还不来吗?”另一边,是杰克的经纪人。“害得我还得给你解释。”

    “可没有一定要去的道理吧。”

    “但是,这可是不动游星的婚礼啊!”经纪人在另外一边喊道。“就算是给他一个面子,也……”

    经纪人还没说完,便被杰克打断了。“那种被磨钝了锋芒的人,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喂,杰克!”

    杰克没有再理会经纪人的话,直接将电话挂断了。“那么,也该到了吧。”他将手机收好,将决斗盘戴在了左臂,向着街上走去。

    而在街上,身穿奇怪铠甲的人越来越多,大有将杰克围拢之势。

    ====================

    佐藤梦子(2-8000):三叉龙之影灵衣

    山崎善才(2-8000):暗之增产工厂

    ====================

    看了看自己的两张手卡,善才正准备进行操作,却突然响起了一阵不合时宜的铃声。不得已,善才只好把手放下。“抱歉。”说着,他从口袋中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将来电挂掉。“可不能让这种事情,打扰到我的决斗。”

    “为了决斗,连电话都挂了吗。”台下,布雷欧吐槽道。

    “这说明他正投入到决斗中,我懂的。”让翘着手指,自言自语道。“那种投入到决斗中,不想理会其余的一切,只专心于这场决斗的胜负的感觉……”

    布雷欧和让,是曾经在WRGP中以“独角兽队(TeamUni)”的名字,和游星的“五龙队(Team5d's)”交锋的队伍。虽然只有那一次机缘,却也让他们得到了参加婚礼的机会。

    而在舞台上,善才也正式开始了自己的回合。“我……将手卡中的‘银河海蛇’丢弃,发动‘调和的宝札’,从卡组中抽两张卡。”

    “不是只有一张吗。”梦子愈发感到奇怪。就算银河海蛇是调整,会在卡组中投入一张,作为“高等仪式术”送去墓地的卡片还说得过去,但善才不仅亮出了第二张,甚至还有专门用来滤抽这种卡片的“调和的宝札”。种种的不协和,让梦子感到迷惑。

    整了整新抽到的两张手卡,善才拿起了其中的一张。“发动‘三白骨区’,将墓地中三只2星以下的通常怪兽特殊召唤。我将墓地中的两只银河海蛇,以及一只神圣球体特殊召唤;全部守备表示。”

    〖果然有这张卡吗。】看到在善才场上出现的三只怪兽,梦子心想。

    “嗯?”看到善才场上的三只怪兽,观战的克罗突然感到了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虽然他也看过关于山崎善才的决斗录像,但是这种熟悉感,是怎么回事?

    “……然后,我将2星的银河海蛇和神圣球体叠放。”在善才的面前,两只怪兽化为了两道黄色的光束,被吸入展开的黑洞中。“YZ召唤‘圣光之宣告者’,守备表示。”

    善才把这只怪兽召唤出来的一瞬间,全场突然沸腾了起来。身为职业的决斗者,他们马上便理解了状况——

    山崎善才首先是一个仪式召唤使,但他此时召唤出了身为YZ怪兽的“圣光之宣告者”,并且根据以往的记录,他还拥有着身为同调怪兽的“虹光之宣告者”。这也就意味着,他起码——起码是掌握三种召唤方式的决斗者。而且,他已经有差不多十年没在决斗圈中出现了,如果这是他十年前的水平的话……

    “发动圣光之宣告者的效果。”善才挥手道。“取除一个YZ素材,将墓地的一只怪兽加入手卡,然后我选一张手卡送回卡组。我将墓地中的‘千手神’加入手卡,然后将千手神召唤,攻击表示。”

    将另外一张手卡送回卡组后,善才将刚刚拿回手中的卡片放上决斗盘。“千手神的效果,我将卡组中的第二只‘神光之宣告者’加入手卡;然后发动已在场上的‘暗之增产工厂’,将手卡中的神光之宣告者送去墓地,抽一张卡。”

    “场上还有银河海蛇以及千手神……”观战的龙亚也惊得合不上嘴。“这么说……”

    “将2星的银河海蛇和4星的千手神调星,同调召唤‘甲状铠骨骼’,攻击表示。”海蛇化为了两道光圈,将善才场上的千手神包围。在同调的光芒之下,黑甲的机械从天而降,引发一阵轰动。“甲状铠骨骼的效果,这个回合它不会被战斗、效果破坏,并且我受到的全部伤害为0。”

    “……”而身为善才的对手,梦子此刻已经愣在了原地。她的确知道,善才掌握一种以上的召唤方法——她手上的“虹光之宣告者”,便是由善才亲手赠送的。但她也记得,善才曾经说过的话。

    「掌握多种召唤方式,并非值得自豪的事情;相反,那可能会让你因为自大而丢失方向。虽然我掌握其它的召唤方法,但我的本心让我选择了将仪式召唤研究下去,否则只会有百技而无一专——没有真正拿得出手的。」

    但是现在,善才却接连进行了YZ召唤和同调召唤。〖老师,你到底想表达什么?】在梦子眼前的善才,仿佛就像多年前,他自己提到的那反例。虽然这显示出他掌握至少三种召唤方式,但这些怪兽在她的“三叉龙之影灵衣”面前,根本毫无作为。无论是效果,还是攻击力,都无法对梦子造成任何的威胁。

    “……然后,我将手卡中的——”善才拿起了最后一张手卡。“‘龙之镜’发动。”

    全场惊呼。

    这张卡的发动,确切地说明了,山崎善才也是同时掌握仪式、融合、同调和YZ的决斗者。如果以前的他便有这样的实力,那么最早掌握所有(灵摆除外)召唤方式的人,恐怕就不是那位天才少年赤马零儿了。

    在众人的欢呼中,善才面不改色。“我将墓地中的两只银河海蛇除外,融合召唤‘始祖龙古龙’,攻击表示。”

    两道光芒拔地而起,在空中合而为一。在那光芒之中,身披深色鳞甲的蛇龙怒吼着,从天空中缓缓盘旋落下,对着梦子的战士示威。

    “怎么会……”看到善才场上的三只怪兽,一向镇定的耶戈也沉不住气了。虽然他的决斗水平不高,但他也清楚地了解到了目前发生的事情。

    ——眼前的这个决斗者,在一个回合内,接连进行了YZ、同调和融合召唤。再算上在第一回合进行的仪式召唤……

    这一下子,不用说是有水平的决斗者了,就算是现场中对决斗毫无了解的要员们,也都被震撼住了。

    现在,会场中最冷静的,恐怕就剩下正在决斗中的梦子了,毕竟决斗不容许她有更多的想法。〖终于出现了一只麻烦的怪兽了,古龙不会被和通常怪兽以外的怪兽战斗破坏,攻击力也和三叉龙一样是2700点……是要用它作为突破点吗。】

    “战斗。”善才一挥手,巨龙便拍打着翅膀,向着梦子的怪兽冲来。“我用古龙攻击你的三叉龙之影灵衣。”

    “发动手卡中‘天枪龙之影灵衣’的效果!”梦子亮出了手中的卡片。“将这张卡从手卡丢弃,让三叉龙在这个回合不会被战斗以及效果破坏!”

    面对恶龙的挑衅,战士毫不畏惧,拿起冰剑迎上前去。那龙一甩尾,正面接上了战士的攻击,二者的冲击四散而去,向着观众席袭去。

    ——这应该只是虚拟影像才对,但是随着这攻击而突然熄灭的灯光是什么情况?

    随着灯光突然熄灭的,还有喧闹的人群,众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黑暗所震撼住了。但只过了不到一秒,大家很快就了解了情况。

    “怎么情况!”耶戈立马联系了工作人员。“为什么突然停电了!”

    这次的场地,是由耶戈负责的,在新童实野市市长的威望,以及不动游星的名声之下,耶戈确信这次应该是万无一失的才对。

    在黑暗中,响起了又一阵铃声,这次接通电话的是哈拉尔德。“怎么了,雪莉?”他问。但不知电话那边说的什么,让他的神情渐渐严肃起来。十几秒的工夫,他便挂断了电话,催促着同席的两人起身。“出事——”

    他的话还没说完,突然响起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这次,众人终于反应了过来,惊慌失措地寻找躲避的地方,就连正在舞台上的梦子也慌了一瞬。但很快,她便发现爆炸并非出自宴席之上,而应该是某个与宴席十分接近的地方。

    “你说什么?”这次是耶戈的声音。“车库爆炸了?”

    听到耶戈的话,众人纷纷向其投来目光。要知道,这次婚礼的参加者来自五湖四海,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