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变脸> 第18章

第18章

    殷末是在晚上到达东远路的,临走前,他特意在用了一叠便利贴,给周喻义写了一份情真意切的分手信黏在了床头,然后带走了所有的衣服行李,把钥匙扔在了玄关处的鞋柜上。

    走出门的那一刹那,他整个人感觉都轻松了,腰也不酸了,背也不痛了,只觉得前途一片光明,无数帅哥在等着他临幸。

    “所以,你就写了封信,把他甩了?”

    因为斟酌要怎么写分手信,殷末晚到了一会儿,他拉着行李箱,穿着简简单单的T恤牛仔裤,乍一看,还以为是来这会所应聘的。

    “甩了。”

    殷末把行李箱扔给孔语,转头向旁边另一个戴眼镜的男人,伸出手来打了个招呼:“第一次见啊,兄弟。我是殷末。”

    那男人方才一直饶有兴趣打量着殷末,殷末手伸到跟前,才伸出手握住:“我姓许,单名一个铭字,金名铭。”介绍完自己,又笑道:“你和传说中不一样。”

    “和传说怎么不一样了?”殷末低头,怀疑自己今天是不是穿的太清纯了,等会儿没帅哥投怀送抱要怎么办。

    “比传说中还漂亮。”

    殷末满意地掸了掸自己的T恤,清纯也没关系嘛,脸好就行,眼前这个帅哥还算识货。

    孔语一看这两人还没进去就有勾搭一起的架势,连忙说:“你俩别内部解决啊,搞不好的,里面各种美男猛男任君挑,咱们别为一时的荷尔蒙伤了以后的和气。”

    殷末哪儿能看不出许铭的心思,直接一伸胳膊就把人脖子勾着了,压根不理会孔语:“我两闹着玩儿的,你是老妈子么?还担心我们内部解决?”

    许铭笑了笑没说话,一手顺其自然勾住殷末的腰。

    两人竟然勾肩搭背的就进去了,留下拖着行李箱的孔语,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殷末的节操完蛋了,他都开始啃窝边草了。

    他默默的把行李箱塞进后备箱,把钥匙给了门童,跟在了二人身后。领班是认得许铭的,看到他带着两个生面孔,问:“许少今天在这边玩还是去那边?”

    殷末问:“哪边?”

    许铭想了想,说:“这边吧,比较热闹。这是我的两个朋友,今天一起过来联络下感情。”

    “好的,许少。”

    领班让手下带着许铭,非常有素养没问这勾肩搭背的到底是属于哪种朋友,在他看来,这种清纯年轻漂亮的男生,多半是金主带过来长见识的。连别墅A那边,都有不少这种款,老板喜欢这款,客人也喜欢。

    用过简餐后,许铭带着其他两人去了酒吧,这里有挺多明星驻场,气氛也相当不错。孔语都是夜场玩惯了的人,任这明星再多,酒再好喝,也兴趣缺缺。

    孔语是知道这儿有秘密的,否则也不会成为口口相传的一般人进不来的地方。眼前的许铭自然有,可他不大愿意说,只是和殷末耳鬓厮磨,看得孔语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殷末真是再清纯的皮都罩不住内心骚动的心,把许铭撩够了,直接就坐人家大腿上吻下去了,这豪放风格,在这里也是惊呆了一群人。旁边一桌立马有赤裸裸的眼神传过来,孔语忍不住掏出口袋里的套套砸这对狗男男。

    “你们够了啊!”

    殷末摸到身上的套套,抬起头,两指夹住朝孔语摇了摇:“谢谢了啊。”

    说了句谢谢还不忘继续撩许铭:“宝贝儿,换个地方吗?”

    许铭把眼镜重新带上,说话还在喘气:“我不做下面那个。”

    殷末说:“我也不做。”

    孔语吐槽:“你骗鬼啊,前几天和你前夫打得火热,这时竟然说你不做下面?”

    殷末说:“呵呵,自从遇到那个强奸犯变脸狂魔,我就更不会做下面了。”

    许铭拍了拍殷末的背,说:“那还真是可惜了。”

    殷末捏了把许铭的臀,也有些惋惜:“是啊。”

    他从许铭大腿上下来,坐在一边,自己倒了杯酒,又给许铭倒了一杯,两人碰杯干了,这露水情缘算是彻底夭折,两人继续开启好兄弟模式。

    孔语简直要醉了,早说过不合适,何必来这里吻个天翻地覆引得周围一群恶狼绿得发光的眼神呢?他怀疑殷末等会儿是不是会遇上个周喻义二号,再被强一次。殷末好在小时候练过,要不以他那撩人的本事,不被人上成小残菊才怪。

    所谓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孔语以为周喻义降得住殷末的,没想到看走了眼。

    伴随着一波又一波的音乐高潮,殷末和许铭开始狂灌酒。孔语肯定殷末又要用灌人那一招,他凭着装醉不知道上了多少良家1号,最后惨遭辣手摧花,吃了亏还越挫越勇,这才刚过不久,就开始故技重施。

    可是许铭是个耿直的主,也比殷末有原则的多,说不上就不上,喝得差不多了,开始收手。

    孔语看了大半晚上的狗男男互舔互灌戏码,有些厌倦:“这里就这些玩?”

    许铭灌了杯冰水,清醒了不少:“这里玩的多了,要自己发觉。老板藏的酒挺好,藏的人也不错,最重要的是会玩能玩。别墅A那边很多好东西。”

    殷末来了兴趣:“什么好东西?”

    许铭和殷末坐进了点,指了指一边圆桌道:“看看那桌人最后的两人。”

    殷末看了一眼,那两人和今天自己打扮差不多,和夜店风格格不入,问:“两个小美男嘛,有什么好奇怪的。”

    “看他们的脖子。”

    殷末这才仔细看了,竟然看到那两人脖子上都有项圈,顿时心有意会。

    “原来别墅A里玩这些。”

    “这些都是商品,别墅A里还有很多好酒,很多古董和藏书,还有赌桌,赌的都不是一般的东西,只要你想玩,只要你能玩。”

    殷末听到古董藏书,不知道怎么,突然就想起来自己那个绅士前夫,貌似他也喜欢这种玩意。

    “无聊。”

    “很无聊吗?”许铭说,“我不常去那边,不是因为无聊,是因为那里气氛实在是有一种狠特别的感觉,我也说不出什么,就是感觉去那里的所有人,虽然是在挥霍生命般任性的玩,但实际上都是老板手里的提线木偶,被老板用各种诱惑无形的控制着。”

    殷末突然对这个神秘的老板来了兴趣:“老板是什么人啊?”

    许铭说:“是个圈里很有名的S,他的名气也和别墅A的气氛有很大关系,我从来没听说他出来玩,大概都养着。”

    殷末突然就对那个老板来了兴趣:“这老板,听起来有点诱人啊……S操起来是不是特别棒?”

    “……”许铭无语了,“你可以去尝试一下。”

铅笔 小说(w w w.x 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