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8章 天不负我

    一行几辆汽车原来返回,米修虽然一直表现的很淡定,但在回来的路上,手指一直抓着霍念未的胳膊,小小的脸绷的很紧。

    霍念未眸色沉沉,竟然敢动他的儿子……不管他们是什么身份什么背景,他都会让那些人付出代价。

    “阿嚏!”

    “你还好?”他回头看旁边的人,眼神十分复杂,“这次多谢你。”

    虽然米修十分聪明,但是一个小孩子的聪明对上一群成年人,如果没有黄琳在其中周旋保护,小家伙未必能这样全身而退。

    “没关系。”火火揉了揉鼻子,声音塞塞的,“再者,我也很喜欢米修,他很可爱。”

    这是她拼尽力气生下的孩子,这是她和霍念未爱情的见证和延续,为他做什么,她都是心甘情愿的。

    现在已经证明米粒是受到了黄品新夫妇的蛊惑,所以她也不必继续隐瞒自己的身份了,她要告诉他,她是火火,是他的妻子,是他儿子的妈咪。

    “我有事情跟你说。”火火轻轻开口,声音带着微微的颤抖,“或许你会觉得匪夷所思,但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了。”

    霍念未偏头看身边的人:“回去再说可以吗?我们大家需要先回去洗澡换衣服。”

    不然,回头集体感冒可就糟糕了。

    “好。”火火点头,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轻轻松了一口气。

    也许,她准备的还不够充分,现在有一段缓冲的时间也好……她刚好可以整理一些自己的思绪,免得说的没有调理,霍念未不相信不就糟糕了?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一行人回到了林华安排好的住处。

    “黄小姐,下车了。”霍念未抱着米修准备下车,看到身边的人一动也不动,皱眉,“黄小姐?”

    林华过来伸手接了米修过来:“霍少,我先带孩子去换衣服。”

    “爹地马上过去。”霍念未摸了摸儿子的头发,“你乖乖听林叔叔的话。”

    米修乖巧的点头:“好。”

    霍念未这才伸手去探了探了黄琳的额头,眸子一紧:“你发烧了。”

    “到了啊……”火火用力睁开眼睛,看到面前皱着眉头的男人,低低的笑了,“你还是这个样子……严肃的样子好吓人。”

    霍念未心口忽然划过奇怪的感觉,不过看着眼前脸颊通红的人,霍念未也没深思,直接将人抱了出来,旁边很快有人撑着一把大伞为两人挡雨。

    火火手指揪着霍念未胸前的衣服,鼻子一下就酸了,她好想他,想的心都疼了,现在被他紧紧抱着,她才觉得心中缺失的那一大块是真的要圆满了。

    她脑袋昏昏沉沉的,觉得自己一会儿像是泡在冷水里,一会儿又像是架在火上烤,混混沌沌中觉得身边有人影来回的晃动。

    “念未……”她喃喃道,“小宝真可爱……”

    “哐当!”

    霍念未手里杯子应声落地,他紧紧盯着床上的女人,眼中尽是难以置信,她的语气,她说的“小宝”……

    火火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境斑驳陆离,有时是一片白光……好容易挣脱梦境她睁开眼睛,看着陌生的天花板,好一会儿才回神,记起昨天发生的事情。

    “真是越来越没用了,淋淋雨竟然还感冒了……”火火嘟囔道,双手撑着床坐了起来,头发有些凌乱的散在肩膀上,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柔弱美,“不知道小宝有没有感冒呢?”

    她掀开被子准备起身,忽然门被人从外面推开,霍念未端着早餐进来,看到她已经醒了,他的视线一下有了焦点,紧紧锁住她。

    如果可以,他的视线一定是要变成密密麻麻的网,不让她有机会从自己面前再次跑掉。

    “你、你怎么这样看着我?”火火有些不自在,下意识的避开霍念未视线,清清嗓子,“米修怎么样了?小家伙没感冒吧?”

    霍念未走过去,把早餐放在了床头柜上,视线已经锁着火火,好一会儿才慢慢道:“你不是叫他小宝吗?”

    “小宝……”火火倏地瞪大了眼睛,脑子里一片混乱,结结巴巴道,“孩子都是宝贝……小宝贝嘛……哈哈……”

    她脸上的表情实在太浮夸,她笑也带着心虚的慌乱。

    而这些无一不佐证了霍念未的猜测,她是他的火火。

    “慕暖阳,你还要骗我到什么时候?”霍念未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递给她,“先看看这个。”

    火火疑惑的接过来,匆匆扫了一眼,瞬间无语,虽然不知道霍念未怎么怀疑到她的,不过这么利索的做好了dna亲子鉴定,也是没谁了。

    “解释吧。”霍念未收好东西,虽然脸上的表情还算淡定,不过放在膝盖上微微颤抖的手却是出卖了她此时的真实情绪。

    三年来,他一直在找她,即使所有的人都告诉他没希望了,他依旧不愿意放弃,很多时候,他自己也不确定自己究竟是不相信她已经死了,还是想给自己一个坚持下去的理由?

    没想到,她真的活着。

    天知道,在看到那份鉴定结果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是颤抖的,脑子里一片片的空白,他甚至脸最基本的思考能力都没有了。

    “上次在a市的车祸,你记得吧?”火火垂下眸子,低声道,“我是那次恢复记忆的。”

    霍念未声音沙哑:“你失忆了?”

    “是,三年前的那场爆炸事故对我了造成了极大的伤害。”火火解释道,“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

    恢复记忆之后,她发现身体上原本的胎记都没有了,后来查到是因为当时皮肤被烧伤,所以做了大面积植皮,能恢复到现在这个样子,真的是相当不容易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霍念未看着火火。

    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黄琳”会给自己十分熟悉的感觉,原来,她就是他一直苦苦寻找的人。

    火火泪中带笑,她偏头看霍念未:“你不抱抱我吗?我很想你。”

    一句话而已,她瞬间泪如雨下。

    下一秒,她就落入了一个宽厚的怀抱,他那么用力、那么用力,像是要把她嵌入到自己的生命中似的。

    “霍念未,我回来了。”火火轻轻道,“以后,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

    “好。”

    外面依旧是大雨倾盆,可房间里却洋溢着幸福、美好,有许多爱情的泡泡在他们两个人身边飞来飞去。

    “我饿了。”火火红着眼睛轻轻推了推霍念未,“你喂我。”

    霍念未有指腹温柔的帮火火擦了眼睛,笑的无限温柔:“好,我喂你。”

    这一刻,他恨不能把自己所有一股脑都给了她。

    “小宝的名字是你取的吗?”火火喝了一口温温的小米粥笑着问道,“为什么叫米修?我怎么觉得好像是希腊名字似的。”

    霍念未看着火火的眼睛:“missyou。”

    missyou,想你。

    火火鼻子一酸,用手扶住霍念未的胳膊:“以后我们都不分开了。”

    说起来,这些年,霍念未和米修过的比她要辛苦,她忘记了所有的事情,只不过做了三年的黄琳而已,可他们却是在清醒中煎熬。

    “难为你了。”她轻声道,“如果我真的死了,你怎么办?”

    霍念未拿着汤匙的手一顿,停了一会儿缓缓道:“没想过。”

    其实是不敢想,在失去火火最初的一段时间里,他浑浑噩噩,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如果不妈咪把米修放在他身边,他大概永远没办法振作起来。

    后来,他则是开始一边找寻一边等待,他觉得的上苍不应该这么残忍,他觉得他的火火一定在某个地方等他。

    “你看着我这张脸会不会觉得十分奇怪?”火火不忍心看霍念未回忆过往时的伤心,她轻声道,“我要不要去做个整容手术变回来?”

    霍念未摸了摸弯弯的头发:“傻瓜,只要你还是你,脸是什么样子没关系。”

    “可是……”

    “如果你真的觉得不习惯,那我们咨询了专业的医生,这样来回在脸上动刀子会不会有伤害?”霍念未语气十分温柔,像是恨不能把火火捧在心尖尖上,“我们尊重医生的建议好吗?”

    火火用力点头,觉得自己的眼睛里的幸福和甜蜜一定是要溢出来了。

    “你长得好看,说什么都对。”她抱住霍念未的胳膊,轻声道,“我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现在梦醒了,小宝都已经长大了。”

    这感觉怪怪的。

    “如果你觉得错过了孩子的成长很遗憾,我们可以再生一个孩子。”霍念未建议,他的眉眼里都是笑意,“你觉得怎么样?”

    火火嗔怪的瞪了一眼霍念未:“三年不见,你调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