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2章 振作起来

    火火面色凝重:“我也不能确定,有时候越是明显越是答案,可阴谋论又告诉我们,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

    “疗养院那里有军队驻守,能发生这样的事情除了火是从内部开始的,还有就是有人可以支配欧阳飞宇那些人。”

    “先说火是从内部开始,也可以分两种,爹地妈咪他们的金蝉脱壳之技,再者就是他们之间有内奸。”

    霍念未看着火火,听她丝丝入扣的分析,现在才觉得他聪明睿智的小妻子是真的回来了。

    “爹地妈咪和子墨是没问题的。”霍念未沉声道,“剩下的就是二叔和三叔三婶三人。”

    火火偏头看他:“我以为你只会怀疑三叔和三婶。”

    “在事情真的水落石出之前,我们不能不怀疑。”霍念未沉声道,“虽然二叔对我们也不错,可抱歉火火,我不能……”

    火火拦住他的话,温和道:“明白。”

    感情有亲疏,人心分左右,这已经是他们最理智的判断了。

    “内部调查自然是从这三人调查开始。”霍念未握住火火的一只手继续道,“还有就是如果他们内部没有问题的话,那就看看外面这些人了。”

    火火赞同:“林敏毓和柳凌锐两个人,到底是谁动的手呢?”

    “还有一个乔婉。”霍念未补充道。

    “你单独把乔婉提出来,难道认为她和林敏毓已经不是一条心了吗?”火火诧异道,“我觉得应该不会。”

    霍念未眯起眼睛:“乔婉和林敏毓肯定是一条心,但林敏毓已经长大了,他现在是怎么想的,就未可知了。”

    “一个是一直掌握实权的总统母亲,一个是长大成人的总统先生……权力和亲情的确是不好权衡。”

    霍念未嘴角嗪着讥讽的笑:“其实他们关系越是不和,我们就越能掌控局势。”

    不然他们几个都拧成了一股绳,那他们可就是真的寸步难行了。

    “你既然已经想的这样透彻,想来已经决定好了下一步怎么做?”火火看着霍念未,眼中满是信任,“幸好有你在身边,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霍念未把人揽入怀里,轻声道:“我已经安排人盯着小姑姑那边。”

    “林敏毓已经封锁了消息,不过依照小姑姑的手段,想来很快就能得到消息。”火火轻叹一声,“好好的一个欧阳家,怎么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霍念未揽着火火的肩膀,久久没有说话。

    诚如他们预料的那样,在火灾发生的第三天,欧阳锦果然知道了这个消息。

    “到底是怎么回事?”欧阳锦脸色铁青,垂在身体一侧的手指不停打颤,“你是说我的三个哥哥都、都死了?”

    前来回消息的人把头低的很厉害,像是有些不敢承受她的涛涛怒气。

    “给我备车,去总体府!”她恨恨道,“我要问一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都是她至亲的亲人,现在却说是全部丧生在了一场大火里,这让她如何能接受?

    “是小姑姑的车子。”霍念未启动汽车跟了上去,“看来是已经得到了消息。”

    火火偏头看霍念未:“倒是没想到你在小姑姑家也安置了人手。”

    原本,欧阳锦是对疗养院那边的事情一无所知的,但是她“无意中”听到家里的两个佣人说闲话,就十分“凑巧”的知道了这件事,再安排自己的人去那边查看,可不就知道的一清二楚了。

    “防患于未然。”霍念未双手握住方向盘,忽然道,“火火你不会觉得我居心叵测吧?”

    火火摇头:“我们在这里步步为营,走的如此辛苦,你这样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不管他们愿意还是不愿意,现在已经掉进了b国这个超级大泥潭里,如果不想被淹死,也就只能一步一步的走出来。

    当然对于那些想踩着他们上位的人,他们自然也是一个都不会放过。

    霍念未一只手握住火火的手,眼睛直直的看着前面的汽车,他早在心中下了无数次决心,不管未来怎样,他都要好好的照顾她、保护她。

    “我们总这样跟着也不是办法。”火火看着外面的街道,皱眉,“再过两条街就是总统府了,我这个跟下去跟容易暴露的。”

    现在是敌在明他们在暗,一旦这样的局势改变,他们就会变得更加被动。

    “只要确保小姑姑进了总体府就好。”霍念未微微眯起眼,“其他我们不需要多做。”

    火火一脸疑惑:“我以为你是带我来见小姑姑,争取让她站在我们这边呢。”

    “发生意外的是小姑姑的三个哥哥,即使我们什么都不做,她也会站在我们这边。”霍念未打着方向盘转了一个弯,忽然眸子一紧,一脚将刹车踩到底,轮胎摩擦地面发生刺耳尖锐的声音。

    一行人跑过来,为首的人敲了敲他们的窗子。

    火火先是一惊,接着就握住了霍念未的手指,苦笑:“我们被发现了。”

    “怕吗?”霍念未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火火摇头:“你在我身边呢,有什么可怕的?”

    “我也是这样想的。”霍念未低笑一声。

    总统府里,欧阳锦盯着乔婉脸色铁青,一字一顿:“你来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疗养院怎么会发生大火?飞宇又怎么会受伤?”

    “阿锦,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乔婉头疼不已,“敏毓已经安排去调查这件事,你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欧阳锦一巴掌拍在了桌上,恨恨道:“乔婉!”

    她的三个哥哥呐!

    她觉得好像大梦一场似的,繁盛的欧阳家竟然眼看着要凋零了下来。

    “我知道你很生气,可是……”

    “当初你是怎么跟我说的?”欧阳锦眼睛猩红,“你说只是让飞宇在保护他们,为的就是防止柳凌锐伤害他们,可现在你跟我说你的承诺呢?”

    乔婉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是我疏忽大意了。”

    她现在也是恨惨了柳凌锐,好狠毒的人,发生这样的事情,只怕以后要和欧阳锦离心了……不,现在还不是翻脸的时候,她还需要她的帮助。

    “阿锦,你给的一点时间,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乔婉把姿态放的极低,她红着眼睛道,“这次的事情是我对不起你,但是你相信我,我也很难过,真的很难过……”

    欧阳锦冷笑:“你是想让我跟你说没关系吗?”

    “阿锦……”

    “你不要叫我的名字!”欧阳锦逼近一步,一字一顿,“乔婉,这么多年来,我欧阳锦可有什么对不住你的地方?”

    乔婉脸色一白,却还是拼命摇头:“你对我的好,我都知道、我都知道。”

    “当初敏毓……算了,这个我就不说了,你养大的他,他跟你亲近我无话可说。”欧阳锦看着乔婉露出失望至极的表情,“后来你一桩桩一件件,只要你找我,但凡我能做到,我可曾有一次驳过你的面子?”

    乔婉眼中闪过愧疚:“阿锦,这辈子是我亏欠你的。”

    “你是不是觉得亏欠对我一点都不重要。”欧阳锦冷笑,“我既然做了,就没想着你回报。”

    “我知道,我都知道……”

    “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会让我的家人做诱饵?”欧阳锦忽然厉声斥责,“大火发生的那天晚上,你在哪里?又在做什么?”

    乔婉连连摇头:“大火跟我真的没关系,阿锦你不要听别人胡说八道好不好?我们相交这么多年,难道你还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是啊,我是如此了解你。”欧阳锦深深的看了一眼乔婉,“以后你的事情跟我没半分关系。”

    她转身向外走,冷冷的声音砸在身后:“我会弄清楚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乔婉,你是知道我的手段。”

    “阿锦,难道你不能为了敏毓相信我一次吗?”乔婉着急的喊道,“你想想敏毓好不好?”

    欧阳锦脚步一顿,可最终没有回头,大步的离开了。

    “柳凌锐!”乔婉跌坐在地板上,手指因为用力,根根收紧根根发白,“我是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妈咪,锦姨是不是已经知道了?”林敏毓匆匆进来,看到狼狈的乔婉大吃一惊,赶紧的走过去把人扶了起来,关切道,“您不要不说话啊,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乔婉看着林敏毓,视线渐渐变得清明起来,她借着林敏毓的搀扶慢慢走过去坐在了椅子上,脑子里飞快的闪过各种错综复杂的画面,乱糟糟的没有头绪。

    直觉告诉她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可到底是哪里,她却怎么都想不出,那感觉就像是有一块大石头压在了心口上不能结解脱,让人压抑憋闷的难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